《我和白姐》
第38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你!”白姐猛地看向我,眼神不再如从前那样温柔了,这让我害怕,心里莫名痛了一下;她很不屑地说:“胆子够大的,什么都不懂,还敢混水摸鱼,来我公司蹭饭吃!你叫什么名字?”
  她竟然问我叫什么,呵!可真够能装的;我咬咬牙,鼓起勇气看着她说:“我叫王小志!”

  她特别轻蔑地笑了一下,反复打量了我几眼说,“小屁孩一个,毕业了没有?”
  我把头转向一边,故意不看她,“都知道的,何必再问?!”
  “你什么态度?我问你毕业了没有?!”她立刻凶我,那冰冷的语气,让人心碎。
  “没毕业!”我回头看向她,吼了出来。
  那一刻,周围的人,全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我,估计在公司里,敢跟她这么说话的人,我是第一个吧?!
  但我不怕她,反正最后都是滚蛋,我干嘛还要卑躬屈膝?
  被我一吼,她也怒了,朝我更大声地说:没毕业就回学校好好上学!什么都不懂,出来丢什么人?!

  我说我丢什么人了?我有能力,我能做好自己的工作!
  她立刻回我说:“有能力?你这种小屁孩,能有什么能力?吃轮饭的能力吧?!”
  妈的,她竟然这样说,我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她一定以为,我被陈芳包养了……
  那时候,我心里好气,堵得慌!你明明不是那样的,背地里为她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反倒被误会,被她怨恨,甚至仇视。
  可很多的话,我不能说;白姐是那种为了心爱的人,可以什么都不顾的女人;我怕她冲动,毁了我所做的一切。
  最后我轮了下来,跟她道歉说:“对不起白总,我这就走,工钱一分不要。”

  夏主任这时赶紧蹦出来,指着我鼻子就骂:“项目被你做成这样,你还好意思提工钱?公司不让你赔偿,已经算照顾你了!”
  他妈的,这个混蛋,我被气死了;白姐的公司里,怎么会有这种人?他很明显的,就是把我招进来,让我给程小胖顶黑锅的;我说当初,怎么那么容易就进来了,原来一切都有荫谋,全他妈是套路!
  我愤愤地看着他,他却狠狠推了我一下:“你看什么看?不服怎么着?”
  “我服你妈!”我直接一拳揍过去,什么都不顾了。
  接着我们就打了起来,那混蛋四十多岁,还挺有劲儿的;但是打架不怎么行,被我按在了地上。

  反正脸已经丢尽了,我也不在乎她怎么看我。
  这个世界,谁他妈都欺负我,学校欺负我,陈芳欺负我,小茜欺负我,白姐也欺负我;好!这些人,我都能忍;可他妈这个姓夏的,他妈的算老几?他凭什么欺负我?把我招聘进来,顶个黑锅再把我撵走,我他妈就不让他称心如意!就是走我也得揍他一顿!
  真的,我没有任何顾忌,我早已经一无所有了,连他妈尊严都没了的男人,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那些坐牢啊、报复啊什么的,我统统不怕;坐了牢更好,我就不用再去忍受,陈芳那女人的折磨了,这反而是一种解脱!

  我不停地打他,眼镜都被我踩碎了;白姐被吓到了,赶紧让人把我们拉开。
  夏主任肿着眼睛,捂着脸说:小子你等着,我要报警,我要让你坐牢!
  我咬牙说:你个老狗,晚上走道给我小心点儿!
  “你们够了!”白姐一拍桌子,大吼了一声。
  我抬头看向她,她气得脸色煞白,胸前的大波一颤一颤的。

  “你们把夏主任送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医药费算公司账上。”她说完,又愤愤地看着我说,“你跟我上楼!”
  说完她就往外走,我也不怕,大不了被丨警丨察抓走,住两天拘留所而已。
  我出了门,跟在她后面;她在前面走,高跟鞋踩的地板“哒哒”响。她身上很香,仍旧是以前的味道;身材那么好,只是我早已失去了拥抱她的权利。
  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她靠在老板椅上,用命令的口气,让我把门带上。
  呵,牛逼什么?谁还不知道谁?!
  我把门带上,走到她前面,很无所谓地说:你想怎样,说吧。
  见我这样,她又是一拍桌子,冷冷说:“王小志,注意你说话的语气!我是你上司,是你老总!”
  她可真神气,竟然这样教训我了,可真够吊的;我说:“以前是,现在不是了;我辞职不干了,可以吗?”
  “你说不干就不干,你把这里当什么了?没办离职手续,我就是你的领导。”她嘚瑟的要命,装得那么硬,我都想笑了。
  我故意说:是啊,你是我领导,都把我领导到库上去了。
  听到这话,她竟然被我气笑了,但随即又板起脸问:“你怎么不在学校上课?”
  我无所谓说,不想念了,读书没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她又生气了。

  其实我挺不愿看她生气的,我为她付出那么多,就是想让她以后过得好,开开心心的,不再伤心,不再流泪。
  想到这里,我就不说话了,她爱怎样怎样吧。
  见我低头不语,她站起来,抓着我衣服问:“我问你,你怎么不念了?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这么不让姐省心?王小志,你到底还要怎样,姐看不懂你了,越来越不懂了……你,你好混蛋啊!”
  她骂着骂着,就哭了……
  有的时候,你不得不相信缘分这东西。
  我和白姐,经历了那么多悲欢离合,最终在命运的牵引下,又走到了一起。
  可如今再见,她仍是她,那个高贵的、美丽的、善良的女人;而我却已不再是从前那个单纯、干净、敢爱敢恨的我了。
  面对白姐的质问,我只是冷冷说:白总,请不要这样,这里是公司,你要注意形象。
  听我这么说,她猛地抬起头,牙齿咬着嘴唇,特别怨恨地看着我说:你个混蛋,你叫姐,不要叫白总!

  我说我是你员工,你这样,影响不好。
  日期:2016-11-25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