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36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却哭得更大声了,特别凄惨地说:“已经赖不掉了,孩子都三个月了!小志,我好害怕啊……”
  这真是报应,恶人自有恶人磨,看来老天还是公正的。我就很明确地告诉她:“温小美,你把我害得那么惨,但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我不跟你计较;可是以后,我不希望跟你有任何纠缠,更别指望我为你做什么,明白吗?”
  “王小志,你怎么这么绝情?!”她哭着,声音又悲又冷。

  “我绝情?呵,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他妈滑稽!”我无奈地笑了一下。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恶毒地威胁我说:“那好,你不管我是吧?既然这样,我这就给你妈打电话,说孩子是你的,你搞完了不负责任,我还要让老家全村的人都知道!我要让你妈见不得人、出不了门!”
  “温小美!我操你妈!!!”那一刻,我差点把电话喊爆了!
  她怎么可以贱到这种程度?!
  再次回到工大,我站在图书馆前,看着那些无忧无虑的学生们,内心不禁感慨万千。
  曾几何时,我背着行囊来到这里,和他们一样,对未来充满希望;可如今,那些希望早已破灭,最后剩下的,却是满身的伤痕。
  我以为再也不会回来了,这个学校,给了我太多的希望和失望,最后直至绝望。可我还是来了,来给那个害了我的女人擦屁股。
  我想如果不是母亲病成那样,根本承受不住温小美的胡搅蛮缠;她就是死,我都不会眨一下眼;但生活就是这样,总让人身不由己。
  拿起手机,我给温小美发短信说:我到了,在图书馆前面。
  她立刻回我说:你稍等,我马上就到。

  我坐在图书馆的台阶前,掏出烟抽了一根;不远处的广场上,很多轮滑小子,炫着各种帅气的动作;三五成群的男孩,抱着篮球嬉笑打闹;当甜蜜的情侣们,手挽手在我面前走过时,我不禁想起了白姐,想起那天我背着她去食堂吃饭的情景。
  那时,我曾对她发誓:我要背着她,走一辈子;可是姐,我食言了……
  远处的风,吹过草坪,吹过红旗,吹在我的脸上;却吹不尽无限的感伤,和蜿蜒而下的泪水。
  后来温小美来了,她穿得很朴素,那件米黄色的毛衣,还是大二那年,我们一起逛夜市的时候,从地摊上淘来的。
  那时我们没有钱,却还有相濡以沫的爱情;我用自己仅有的零花钱,给她买了这件毛衣,带她去路边吃了涮串,最后还给她买了一个大大的棉花糖。
  当时她感动的哭了,说这辈子,除了我谁也不嫁。可沧海桑田,谁也不曾想到,如今却成了这般模样。
  “带钱了吗?”她低着头,脸色不大好。
  “带了,走吧。”身上这些钱,还是白姐留给我的。
  她点点头,伸手要挽我的胳膊;我把手臂一扬,自己走在了前面。
  出了校门,我想在路边打车,温小美拽拽我说:“去坐公交吧,以前咱们出去,都是坐公交的。”
  我冷冷说:“以前是以前,再说了,你现在这情况,不适合坐公交。”说完我掏出烟,闷闷地抽了一口。
  我本来是想见到她以后,狠狠骂她一顿、发谢一下的;毕竟她那么卑鄙,还拿母亲威胁我。可现在见她这样,我也没什么脾气了;穷人何苦为难穷人,都是从大山里出来的,不容易。

  打车到了医院,我把她扶到长椅上,自己忙前忙后,挂号缴费。
  进去做流产的时候,她猛地抓住我手说:“小志,我害怕!”
  她这样,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即便她再可恨,却也还是个女孩。
  我拍拍她的手说:你别怕,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出来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她紧抓着我的手,微微笑了一下,眼角带着泪;我不知道这泪,是害怕,还是感动,但一切都与我无关;再也不是从前了,我对她已经麻木了。
  我在走廊的长椅上坐着,诊室里,传来了她痛苦的哀嚎;曾几何时,我被学校开除的时候,我恨过他、咒过她,巴不得她不得好死!
  可现在,听到她凄惨的痛哭,我不恨了,也恨不起来了;相识一场,我只希望她以后,能好好的。
  从诊室出来的时候,她捂着肚子,脸色煞白;我过去扶住她,她扑进我怀里就哭了;“小志,对不起,我错了,真的错了!我不该那样对你,我好贱,好后悔当初做的那些事!”
  我把她推开,搀着她胳膊说:什么都别说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那我们,小志,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你知道的,我还爱你,咱们恋爱了十年,还能回去的对吧?!”
  我猛地说:“给别人打完孩子,再回过头找我,你当我是什么?呵!他妈的,我操他妈的!”在医院里,我直接爆了粗口;我也不知道在骂谁,总之心里特别窝火。
  她赶紧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随口说说,你生气的样子,让人害怕……”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经常这么温柔而胆小的,跟我道歉,说这些话;那时的我,好傻啊,真的以为,她就是这种温柔善良的女孩。
  可现在,经历了那么多,我早已了解了这个女人;即便她再会伪装,哪怕骗过了我的眼睛,但心里留下的伤痛,却是永远也骗不了的。
  出了医院,我带她吃了肯德基,又给她买了些营养品;她说自己这样,没法回学校见人;我就在离医院不远的地方,给她找了家干净的宾馆住下。
  为她做了这些,我觉得已经仁至义尽了,本来是想一走了之的;可每当我看到厕所马桶里,那大块的瘀血,还有卫生纸上的斑斑血迹时,我心轮了,没法去冷漠、去无情。
  就当她是个老朋友吧……
  那几天,我白天上班,晚上回去照顾她。
  在公司的前两天,我过得还算轻松;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大大的书桌,崭新的电脑;这一切,都是我曾经,做梦都想得到的。

  可第三天,夏主任就扔给我一个策划案,是丽都房地产的宣传草案。当时他端着杯子,抽着烟说:“小王啊,这个案子已经做了一半了,现在全权交给你负责,明天把方案交给我,没问题吧?”
  我愣了一下说:“明天?主任,这时间有点紧吧?”
  他抿了口茶水,蛮不在乎地说:哎呀,要么说你是新人呢,干工作不用那么认真,差不多就行了。明天中午下班前给我,不要让我失望。
  “可是主任……”

  “不想干现在就走!”
  他冷冷说了一句,转身晃晃悠悠就走了。
  虽然我不认同他的观点,但没办法,我还是要照做。
  那天中午,我连饭都没吃,就坐在电脑前,加紧赶文案。
  说实话,夏主任给我的那份草案,做的一塌糊涂,虽然我没有工作经验,但在学校里也学过很多相关的知识。我想如果能给我一周时间,我绝对能拿出一个很好的方案出来;但时间,根本就不允许。
  最后,虽然我连夜加班,但文案还是草草了事。
  第二天我把文案交给他,他一笑,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说:“小王啊,你放心吧,咱们公司还是比较人性的,即便你被开除,工资也不会拖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