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32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从包里,拿出化妆盒,对着镜子补了下装,特满意地说:“嗯,好了,咱们走吧,去吃好吃的!”她抓住我的手,就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可越是这样,我就越难受,她应该打我、骂我的,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一些;可她偏偏要对我好,让我无地自容。
  到了车上,她系好安全带,又伸手摸着我的脸说:都瘦了,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你这样,姐怎么放心?
  我刚要说什么,她立刻打断我说:放首歌听吧,姐姐唱给你听好不好?
  我点点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就把车子开起来,按下音乐播放器;车子里,忧伤的旋律缓缓响起,她跟着歌哼了起来。

  徐徐回望曾属于彼此的晚上
  红红仍是你赠我的心中艳阳
  如流傻泪祈望可体恤兼见谅
  明晨离别你路也许孤单得漫长
  一瞬间太多东西要讲
  可惜即将在各一方
  只好把这刻尽凝望……

  这首歌的名字叫《千千阙歌》,是用粤语唱的,当时我听不太懂,只感觉她唱的特别用情,特别动听。
  “姐唱的好听吧?”她突然问了我一句。
  “嗯,好听,跟歌星一样。”我傻傻地说。
  “那你知道这首歌的意思吗?”她笑着问我。
  我摇摇头,其实一句也听不懂;她就拿手打了我一下,“小傻瓜!”
  停好车,她拎着包走下来;当时已经春天了,风吹在脸上很舒服。
  我站在那里看她,她穿着白色礼服,胸前又挺又饱满;腿细长匀称,又穿着高跟鞋,特漂亮。
  餐厅里,吃自助的人很多,我们往里走的时候,很多男人都偷偷看她。

  她红着脸,去柜台交了钱,回来的时候,特羞涩地抱着我胳膊说:“那些男人好坏,他们老看姐姐。”
  我说你长得漂亮,万人迷,谁看了不心动?
  “那你心动吗?你爱不爱姐姐?!”她立刻抓着我的手问。
  我能不心动吗?在这世上,没有比我更爱她的人了;可是经历了一些事,当再次说“爱”的时候,却显得那么沉重。
  爱一个人,并不是件简单的事;那些常把爱挂在嘴边的人,大都爱的肤浅。只有你经历了很多,彼此之间付出刻骨铭心的伤痛后,再鼓足勇气说出的爱,才有分量。
  “有那么难吗?不说就不说,知道你不爱我!”见我迟迟不说话,她古怪地白了我一眼,撅着嘴就往里面里走。
  我跟上去,她假装不理我,却又很细心地,把很多好吃的,夹到我盘子里。
  我不是粗心的男人,她对我这样,我特别感动。可这感动,并没有让我好受,反而成了一种折磨,让我无地自容的痛苦。
  夹完菜,当回到餐桌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真的,她不该对我这么好!
  “王小志,想什么呢?快吃饭,这么多好吃的,美死了!”她夹起一块肉,就要喂我。
  那一刻,我猛地抓住她的手说:姐,你为什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不骂我?不打我?你想让我死吗?!”
  我知道,白姐心里,肯定压抑了太多的苦闷,可她不说,甚至连脾气都不发。这让我特别难过,我真怕她憋出病来。
  我就说姐,你心里有什么不痛快,一定要发谢出来,不要憋在心里;我就在这儿,你打我、骂我都行,千万不要这样;你这样,我太难受了。
  她立刻说,“小志,你不要哭,你是男人了,男人轻易是不能哭的,知道吗?”她拿纸巾,轻轻擦着我的脸,特别温柔。
  我点点头,不哭了;她放下纸巾,叹了口气说:你知道的,姐从小到大,一直挺孤独的,身边没几个朋友,也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姐很珍惜,珍惜那些走进姐生命里的人。
  她伸出手,轻轻摸着我的脸,很深情地看着我,甜甜一笑说:你知道吗小志,除了爸爸,你是这世上,姐最爱的人了,姐又怎能忍心去伤害你?让你难过?你还这么小,很多事情都不懂,犯错也是难免的。更何况,再过不久,姐就要嫁给那人了,所以在这短暂的时光里,我们一定要高兴、快乐,好吗?
  “姐,你不要这样想,我说过的,你不用嫁给他了,白叔叔挪用公款的记录,现在已经不在卢强手上了。”我赶紧跟她说,“姐你要尽快赚钱,赶紧把资金补上,这样你爸爸,就不会有事了。”
  白姐明显不信我的话,还以为我跟她开玩笑,就敲了一下我脑袋说,小傻瓜,你说不嫁就不嫁啊?你又不是上帝,哪有那么好的事?
  我赶忙说:真的不用了,你一定要相信我!还有,你好好想想,这些日子,卢强是不是没再管你们要过钱?

  听我这么说,白姐一下子愣住了!
  她看着我,眼神渐渐变得复杂,“你说的,是真的?”
  我不停地点头,说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从今以后,你再也不用担心了。
  告诉她这些,我本以为她会高兴,会喜极而泣,因为这一切,是她做梦都想要的。
  可她却狠狠甩开我的手,特别冰冷地问:王小志,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说,你快给我说!
  “姐,你不要问,问我也不说!总之,从今以后,你要好好的,找个条件好的男人,去爱、去结婚知道吗?别再找我这样的了,又小又不懂事,家里还那么穷,也不会关心人,还总惹你生气。”
  我以为我会很平静地说出这些话,可最后眼泪还是流了出来;但我顾不了那么多,有些事,早已命中注定好了,谁也改变不了。用我的青春,换她一生的幸福,这很值得!
  最后我站起来,擦了擦眼泪说,“还有,你比我大五岁,我不喜欢比我大的,我喜欢小女人,像我同学那样的。”
  白姐哭了,她再也抑制不住了,眼泪就那样从脸上静静地流下来,无声无息,却满含绝望。她尽量控制着情绪,冷冷说:王小志,你再说一遍?你再跟姐说一遍?!
  我知道,这样会伤她,让她难过;可我没办法,我不能把真相告诉她。因为我和陈芳那些肮脏的事,就连我自己都不敢想,那太恶心,她那么善良,一定承受不住!
  擦干眼泪,我穿上外套,长舒了一口气说:我跟我一个同学恋爱了,她年轻漂亮,家里是做金融的,挺有钱;她说毕了业,招我做上门女婿,将来还能继承她家的公司;这是好事,你应该为我高兴。
  “王小志,你就是混蛋!!!”她抓起杯子,猛地朝我砸来。
  我没躲,杯子刚好砸在我头上,血流了下来,我却感觉不到痛,已经麻木了。
  这是我欠她的,我伤了她,她应该得到发谢;我说:“你继续,继续砸,砸到你出气为止。”

  她眼神复杂地看着我,牙齿咬着嘴唇,手落在半空,不停地颤抖。
  我说:“你砸啊?不砸是吧?那我自己砸!”我摸起红酒杯,狠狠拍在了额头上,血和红酒沿着我的脸,哗哗往下流。
  真他妈痛快!当人的情绪,悲伤到极致的时候,自虐,能让人瞬间轻松很多。
  她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我,我以为她还不满意,我就抓起桌上的酒瓶,猛地抡在了自己头上。
  砰!

  酒瓶应声而碎。
  我一时没站稳,身体晃了两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