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30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们一见面就很开心,亲热的跟姐妹似得;这种场景让人恶心,明明两人都不怀好意,都在做着肮脏不堪的事,却还要装清高、聊时尚。
  我在旁边的沙发上坐着,麻姐这个肥婆,今天刻意打扮了一下,花了很浓的妆,笑的时候,连上的粉都往下掉。
  陈芳说:好姐姐,咱们把合同签了,赶紧打款吧?
  麻姐抬头看了我一眼,色色一笑说:“款先打一半,剩下的一半,完事再说。”她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又把手机放下说,钱过去了,现在咱们,是不是该进入正题了?
  她说着,手指含进嘴里,朝我眨了眨眼;陈芳赶忙给我使眼色,我走过去,麻姐一把抓住我的手,慢慢地、慢慢地,她把我的手,塞进了她的裤缝里。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陈芳还在这里,她竟然一点也不避讳。
  陈芳站起来,尴尬地笑了一下说:那麻姐,你们…呵!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她要走,麻姐却伸手拽住她说:走什么?一起玩儿才有意思。
  “麻姐,别这样……呵,难为情。”陈芳笑着,眉头却皱了起来。
  麻姐却冷笑了一声说:“你个小**,有什么难为情的?你那点破事,我都知道,不要跟姐装,你这个**!”说完她就让陈芳脱衣服,让我也跟着脱。
  我跟陈芳,就像两个表演脱衣舞的小丑,麻姐抽着烟,坏坏地看着我们。陈芳的身材很好,虽然没有白姐的漂亮,但那股妖娆的气质,确是白姐不Ju备的。而我的身材也不错,在大学经常锻炼,后来又到工地干体力活,肌肉线条非常硬朗。
  麻姐坐在那里,本来还是笑着的,可突然她就怒了,大声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身材为什么要这么好?!”她一拍桌子,猛地从包里拿出一根鞭子。

  她要我跟陈芳做,让陈芳扶着沙发,我从后面弄。
  那一刻,她这么说,我竟有些不知所措了。
  陈芳看我傻在那里,赶紧朝我挤挤眼,又对我撅起屁股。
  我弄了进去,陈芳叫的特别大声。一旁的麻姐,貌似兴奋了;她着急把衣服脱下来,光着身子,拿着鞭子,嘴里大骂说: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我这么有钱,老天为什么要给我这么丑的身体?!你们这些贱人,你们不配有这么好的身材,不配!白瞎了!!!
  她愤怒了,面目狰狞地就如魔鬼一般,手里的鞭子一下抽到我身上,我疼得眼泪差点飙出来。
  我停下来,愤怒地看着她;她朝我吼:不准停!给我干她,干死这个**!
  陈芳怕我冲动,赶紧扭动屁股;还不忘提醒我说:王小志,如果不想那人出事,就听她的。
  我闭上眼,忍着背上火辣辣的痛,那种恶心的场景,简直让人心碎。
  我抓住陈芳的腰,一下一下撞击着,她大声的叫,麻姐就一下下地抽打。
  我就像个畜生一样,一边挨打,一边被人围观**……

  那一刻,我丢掉了男人最后的尊严,丢掉了所有的羞耻心,一点点坠入堕落的深渊,在魔鬼和妖津的环绕下,失去了自我……
  我的人生简直糟透了,我怎么也想不到,曾经那个单纯的、羞涩的男孩,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鞭子的抽打,让我变得无比痛苦、愤怒,而一想到白姐,我羞愧地几乎要死掉了!我不敢想,什么都不敢想;在那种环境下,我宁愿做一个机器,只期待着这件事,赶紧结束、赶紧结束……
  可那肥婆,却越来越兴奋,近乎到了变态的程度。就在陈芳要到的时候,她猛地推开陈芳,掐住我脖子,把我按在了地上,坐了上来。
  你们知道吗?200多斤的胖子压在身上,那简直就是折磨,没有一丝快感,我感觉骨头都要断了。
  后来我们到了库上,她似乎还不满足,就让陈芳用嘴帮她;我忍痛站在一旁,本以为自己能喘口气,可她却扬起胳膊,让我舔她的腋窝。
  我以为没什么,这要求并不过分,总比她坐在我身上要好;可当我把鼻子凑过去的时候,我才知道她为什么,身上要喷那么多香水。
  他妈的,这个女人有腋臭,是那种闻一口,就能让人把胃吐出来的味道。
  我不行了,真的做不到了,真的!我甚至都开始想,为了白姐,我这么委屈自己,值得吗?这简直比死还要难受!
  多少次,我把嘴凑上去,又赶紧把脑袋转开,我恨不得去吃屎,也不要舔她的腋窝。
  她见我没有动作,就在那里开始骂,用钱威胁陈芳。
  “王小志,两个星期;两个星期我就把那东西给你!”陈芳咬牙说着,她也不好受。

  我最终没能禁住诱惑,那是白姐的自由,再有两星期,白姐就不用那么提心吊胆、愁眉不展了。
  我脏了不要紧,但我希望她能干干净净地活着;将来,或许某一天,她会爱上另一个男人,不用再提心吊胆地去爱,他们可以在大街上牵手,可以名正言顺地去见朋友;再也不会有顾虑,再也不用担心未来。
  虽然那人不再是我,但我依旧欣慰,她毕竟是一个善良的、美丽的、帮助过我、疼过我的女人……
  想过这些,我便伸出舌头,舔在了麻姐的腋窝上。那里很粘稠,说不上来的味道,我甚至不敢呼吸,不敢咽口水;我压抑着、忍受着,可胃里的酸水,还是忍不住往鼻子里钻。
  那一夜,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仿佛死过一次,无比痛苦。
  第二天,麻姐很满意地打了余款,签了合同。
  出凤凰山庄的时候,陈芳着急要去银行,就给了我家里钥匙,让我回去休息。
  我呆呆地接过钥匙,如行尸走肉一般,回到家我就开始吐,恨不得把肠子都吐出来。
  我不停地漱口、洗澡,我想洗去身上的肮脏,想洗掉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可洗不掉了,再也洗不掉了;我脏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
  所有的一切,我都不希望白姐知道,那样她会伤心,她会恨死我;她那么关心我,生怕我受委屈,犹如母亲,犹如姐姐,把我当做挚爱之人。
  我特别想在她心里,保留一份纯洁,即便这纯洁之中,带着欺骗。
  那段日子,陈芳忙起了开公司的事,她要做传媒行业,跟白姐一个行业。
  而我整日无所事事,不愿出去见人,就窝在陈芳的家里;其实我不愿在她这里呆,只是不在这里,我又能去哪儿呢?
  时光仿佛又回到了过年时,我刚认识白姐那会儿;那时我也是无处可去,但却有个女人一直担心我、牵挂我,给我温暖。
  如今,物是人非,我同样被一个女人收留,只是得到的,却是冷漠、利用和索然无味的性。

  那天陈芳去外地见了卢强,回来的时候喝得酩酊大醉;她的心情很不好,看我躺在沙发上,抓起高跟鞋就朝我砸。
  “你他妈给我滚起来,老娘这里不养闲人!”她砸了我,我额头渗出了血。
  “你有病吧?东西呢?要回来了吗?”我捂着额头,愤怒地朝她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