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车回了家,尚早,小美女给我留了一张纸条。
  “谢谢你陪我过生日,这是我过的最好的生日,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字写得很好看,有一种说不出的飘逸,可惜,可爱的小美女做不到如字体这般洒脱。
  我把纸条放下,微微叹息。
  吃过了饭,我早早就睡了,伤口处理的很好,可还是疼,我谨遵医嘱,没抽烟没喝酒,睡到十一点多,我喝醒了,下床喝了水,拖鞋在地板上发出踢踏踢踏的声音,喝完爬上了床,拉过来被子,盖好,对自己好一点,却被一阵急促的喘息声惊扰。
  声音很大,苍劲有力。
  我心说这是谁家老婆这么不矜持,知道你这是过*生活呢,不知道还以为杀猪呢,声音高亢持续不停,一波接着一波,听得我脑袋疼,这还让不让人睡觉,就在这时,雅美蝶出来了。
  靠,谁家看A片呢,这么大声,报复社会呢。

  刚想上门去找,声音一下消失了。
  貌似是从楼上传来的,隔天应该好好拜访一下,借个种子什么的。
  继续睡,可半天都睡不着,听了那靡靡之音,辗转又反侧,脑子里面走马观花一样出现白子惠、李依然和齐语兰,那一个个俏模样,那一幅幅好皮囊,可是偏偏我跟她们什么关系都没有,A片有毒,误我。
  想想李国明,想想关珊,我这股火立马就熄灭了。
  眼皮开始打架,视线模模糊糊,就在我遁入梦境之时,又有声音从脑中炸开。
  “董宁他怎么样了。”
  听到我的名字,我一下子就醒了过来,身上还出了汗,可能是吓的,大半夜的被讨论,让人毛骨悚然。

  这声音好像机器人,是那种经过变声器的声音,让人听不出原音。
  “还好。”
  “情绪稳定吗?”
  “还可以。”
  “随时向我汇报。”
  “知道,我会时刻关注他的。”
  通话很短,戛然而止。
  我的心提了起来。
  是谁?
  在关注我。
  我静静的坐着,一瞬间毫无睡意,直至天明。
  想了一整晚,我也没有头绪,最有可能的是李国明,但他为什么要用变声器,还有随时关注我的人是谁?说起来陆家也有嫌疑,但同样解释不通。
  胡乱洗了把脸,我就出了门,琢磨一晚上,以至于早上没去跑步,一出门,刚好齐语兰也出门,她问我伤口怎么样了,我告诉她没事,我们一起等电梯,我不由的打了个哈欠,齐语兰问道:“没休息好?”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是啊!”
  齐语兰说:“你昨天晚上也听到了吧。”
  这下更尴尬了,我点了点头。
  齐语兰说:“应该是楼上的小秦,他是程序员,单身,晚上困了提提神。”
  我一愣,说:“连这个你都知道?”
  齐语兰笑笑,说:“别忘了,我是人民丨警丨察。”
  就在这时候,电梯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个年轻人,戴着黑眼镜,背着黑背包,一看到齐语兰,他把头低了下去。
  齐语兰笑着说:“说曹操,曹操到,这就是小秦,秦凯。”
  秦凯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他说:“齐姐,你别对外人乱说...”
  齐语兰说:“董宁刚搬过来,住我隔壁,不算外人,你们来认识一下。”
  我对着秦凯点了点头,说:“你好!”
  秦凯不敢看我,回道:“你好!”
  齐语兰严肃的说:“小秦,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看片了,你要再这样下去,我走法律程序了。”
  秦凯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他说:“齐姐,我不是有意的,我昨天带的蓝牙耳机,忘记关音箱了。”
  我笑了笑,说:“你别害怕,你齐姐吓唬你呢,看个片不会把你抓进去的。”
  秦凯哭丧着脸说:“可是大家都知道了,我...我没脸见人了。”
  我说:“大家都是正常男人,可以理解,回头交流一下番号什么的。”
  秦凯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说:“董...董哥,谢谢你。”
  齐语兰把秦凯拉过一边,说:“秦凯,不是我说你,这不是第一次了吧,知道你压力大,需要减压,不过多注意注意,别影响其他人。”
  秦凯说:“齐姐,我知道了。”
  齐语兰说:“有时间还是找个对象吧。”
  秦凯的脸更红了,电梯一到,他打了个招呼就跑了出去。
  齐语兰对我笑笑,说:“没想到你也是个性情中人。”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摸了摸头发,说:“刚才看秦凯太尴尬了,我就想缓解一下气氛。”
  齐语兰说:“你还倒是个好心的。”

  这话说的,难道我没好心?
  出了门,齐语兰说:“昨天砍你那个人在走程序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他是怪可怜的,不过同情归同情,现在的结果是他应得的。”
  齐语兰也没多说,她向着她的车走去,走到一半,她突然问我,“董宁,你吃早饭没有?”
  我说:“没啊!”

  齐语兰说:“我知道有一家包子很好吃,要不要一起。”
  当然...好啊!
  上了齐语兰的车,被她带到了包子铺,包子皮薄馅儿大确实好吃,昨天晚上一宿没睡,我还真饿了,一口气吃了三个,还喝了一碗小米粥,吃得我都出汗了。
  吃的时候我吃我的,齐语兰吃她的,这样倒也没觉得有什么。
  吃完就走,齐语兰问我公司在哪里,她送我,我说:“不麻烦了,我自己坐车过去。”
  齐语兰也没强求,潇洒的一甩头,开车走了。
  看着那离去的车,我心里有一股异样。
  到了公司,B哥看到我胳膊上的纱布,问我,“怎么挂了彩?”
  我说:“B哥你还记咱俩那天吃面碰到的神经病吗?”
  B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记得,他脑袋好像有问题。”
  我说:“他拿刀砍我。”

  B哥张大了嘴,说:“为什么啊!”
  我说:“怪我害了他。”
  B哥说:“你害他?”
  话还没说完,B哥眨了眨眼,我半转身,白子惠走了过来,经过我身边,带来一阵风还有一句话。
  “进来。”
  我跟着白子惠走进了办公室,白子惠坐下,问我,“伤还要紧吗?”

  我动了动胳膊,说:“不碍事。”
  不剧烈动就不会扯到伤口。
  “明天周末,跟我回陆家。”白子惠淡淡说道。
  该来的总会来,我说:“好,什么时间。”
  白子惠说:“我去接你,紧张吗?”
  我笑笑,说:“这话该我问你才对。”
  白子惠莞尔一笑,说:“你出去吧。”

  去陆家对我来说还是有压力的,我感觉时间过得极其慢,我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到明天,早死早超生,所幸的是我一夜没睡,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这一觉足足睡了十二个小时,从晚上七点睡到早上七点,醒过来精神还有一点萎靡,包过夜的都明白,第二天总觉得睡不醒,洗脸刷牙的时候我想到一个问题,我的能力的发动大多跟我自己有关,尤其遇到危险的时候,直接变成了敏锐的直觉。
  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在危险中找到感觉,可是,这是一条求死之路,只能再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