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2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情传得神奇。
  所以在征地的时候,做群众的思想工作相对比较容易,可就在具体操作时,东岭乡二组一些群众出来闹事,说本来山区的老百姓就欠缺土地,街上的群众更加缺地。一个组为全乡人民做出牺牲,总得加倍补偿一下。
  万子昌反复对他们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他们不得已才答应,由东岭乡二组的建筑队承建学校作为交换条件,当成补偿以外的补偿。
  当时万子昌考虑到,如果让乡里的建筑队承包建设大楼,至少东岭乡二组那些不会做小生意的群众可以出点力,挣几个辛苦钱。夏文博也认真,仔细的考察了这个建筑公司,发现建筑质量还算行。于是,夏文博才同意这个招标的。
  实践证明,这个安排非常正确。首先是在定下承包人之前,引入了竞争机制。当时,两家建筑公司都想独吞这块肥肉,互相压价,当然,作为集资办学,乡里有关部门也要做出相应的牺牲,工商税务、村建土地一切收费统统免掉。

  但不管怎么说,这次的招标价格还是很低的。
  后来,两家分而食之,他们都有些后悔。
  还说万书记的手段高明啊!把我们都套进去了,很想反悔。
  夏文博拍拍这两个老总的肩头说:“这可是咱东岭乡的千秋大业,你们都是清流县的精英,为东岭乡做点贡献,吆喝什么难处呢!”
  这两个老总也叹口气说:“弄得没有饭吃,精毬的英!”
  虽然工头牢骚满腹,签了合同就由不得他们,还是如期开工了。
  开工剪彩前,夏文博又决定派人大的党主席去当总监工。英雄有了用武之地,老党感到十分高兴,小行李卷搬到工地上,对盖学校比谁都操心。当时,这监工的任务,县城建局也想插手,一插手就收费,被夏文博他们婉言谢绝了。
  正式破土动工后,在建设的过程中,夏文博他们免不了有空就去查看。因为有了资金保障,两家进度都比较快,大概能实现了当年筹建,当年招生的计划。
  大家都在忙着,但东岭乡有一个人却一直闲着,那就是张大川,自从发上了汪云的事情之后,他在东岭乡过得很难受,天天汪翠兰就给他摆上一副黑脸,让他心里压力巨大,总感到大家都在背后嘀嘀咕咕的指责他,虽然孙副书记说了很快就能把汪翠兰和汪云调到城里,但说是那样说,也不可能马上就成,总得有个机会才好操作。
  张大川无奈之下,就躲在城里天天装病,想等到汪翠兰和汪云调走之后,再来上班。
  没想到,装病中,却有了一个艳遇,女主角名叫丽珍,那个在酒吧和夏文博很聊得来的女人!
  第六百零九章:邂逅的美丽
  今天清晨,张大川早早的起来,到河边散步,最近在城里的这些天,他总是喜欢一个人独自来到河边思考一些问题,有时候为最近担忧,有时候又雄心万丈,感觉苍茫大地舍我其谁?
  此刻他一边呼吸着干净清新的空气,一边看江面上的袅袅薄雾。
  接着,河边的环境还是不错的,有很长一段掩映在绿树和草丛中的小路,走在这样一种环境中,张大川感到很舒服,平静而又淡泊。
  张大川被这片平常的风景所吸引,被那野花野草的芬芳所陶醉,看见东边天空的朝霞他的心也淡淡地快乐起来,他想,他总会击垮夏文博,成为东岭乡的乡长,书记,乃至更大的官,他觉得他天生就有这个潜力。
  东方刚刚透亮,薄雾将山城罩得飘飘渺渺的,张大川抬头望,山脊隐隐露出苍青色的轮廓,像一幅水墨丹青,不远处,有一只鸟儿呼啦啦眼前飞过,张大川望着天边的那一抹红霞,心里有一股隐隐约约的痛。
  早几年,都是与妻子两个人一起去散步,妻子不牵他的手,只是跟在他的身后慢慢的走,可他依旧感觉很心怡,但最近这一阶段,张大川明显的感到妻子和他疏远了,妻子忙的很,张大川也不知道妻子忙什么,但她再也不和他一起散步了。
  于是,张大川只好孤零零的一个人走。

  拐了两道弯,有一块空地,旁边有供人休息的木凳,张大川一眼又看到了那位女人,女人长的很精致,圆润端正的“鹅蛋脸”,尖尖的下巴,咪咪的细眼,总是挂着一副淡淡的笑容。
  女人手里拿着一本书,坐在哪里看着,时而沉思,时而微笑,时而远眺,从她的身上,看到了一股淡淡的书香之气,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张大川连续三天都能在这儿看到她的身影,每次张大川从女人身边走过时,都要有意无意地瞥过去几眼,女人偶尔也会向张大川礼貌的点点头。昨天,她们在花亭里避雨,两个人还随意地聊了几句。
  张大川知道了女人独身,一个人住在河那侧的新开发小区,最近她刚刚失业,正在筹划着做什么生意。
  此时,女人放下了书,静静地朝山下瞭望着,远看她那份神情,像是一座沉默着的美丽雕像。
  张大川不紧不慢的走着,一切是那样的熟悉,一样的小路,一样的薄雾。可张大川在习惯性地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后,突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有一种不详的感觉袭来,而且来得特别突然,仿佛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还没等张大川的仔细思索,一件蹊跷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女人,刚才还在向山下张望,此时,头忽然慢慢地往下耷拉,身体也朝一侧缓缓地倾斜过去,随后一下歪在了木凳上,接着滑倒在了那片绿草地上,就一动不动的躺在了那里。
  张大川心里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就在女人倒下去那一刻,他快步跑上前去。
  早上晨练的人很多,三三两两走在河边的路上,他们中也有人看到了这种情形,也急急忙忙地跑过来。

  张大川最先赶到,他踌躇了一下,刚想弯腰扶起那个女人,却被身后又赶到的一个人拽住了。
  “千万别动,让我来看看!”说话的是一位医生大姐,每早她也到河边溜达一圈。
  医生大姐俯下身去,单膝跪在那个女人身旁,将耳朵贴在她的胸前,仔细听了一下,紧皱的眉头才有些舒展。
  “喂、你妻子有过心脏病史吗?”医生大姐抬起头,认真地向张大川询问。

  “这个……唔……”张大川被“你妻子”这三个字弄的满脸通红,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你先别紧张,好像没有什么大碍,可能是疲劳过度,才会突然昏倒,快打电话叫救护车来!”医生大姐有条不紊的吩咐着。
  张大川皱了皱眉,还是急忙打了电话,然后便心神不定的等候救护车到来。
  十几分钟后,救护车一路呼啸着带了河边,将女人载往县城的医院......。

  两天过去了,晚上六点,天下着小雨,张大川开车在灰暗中朝家的方向驶去,右拐不远,就是公交车站,站牌下,很多人打着雨伞,脸上流露着焦虑的表情。公车一班接一班的来去,有的人匆匆下来,有的人匆匆上去,正是交通高峰的时刻,马路上乱糟糟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