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4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停顿一下,王永新再次环视众人一圈,接着轻咳两声,把众人目光吸引过来,然后才说:“财政工作好坏,直接关系全市各项事业的发展,就好比全市经济发展的‘牛鼻子’,牵好这个‘牛鼻子’至关重要。从去年整个工作来看,由于某些方面资金投入到位,发展就很顺畅,甚至非常迅猛。但总体来看,整个财政资金调配不够合理,没有发挥资金最大效力,甚至应有效果也没达到。在资金的分配上,没有因事调配,而是因人调配;没有依据事物发展需要安排资金,而是因人安排,把资金安排给了关系不错的单位或单位负责人。”

  市长的这番话,把众人目光都引到了隋豫西身上,也有人关注了彭少根。楚天齐注意到,隋豫西脸色胀*红,彭少根则是满脸阴沉。
  王永新继续说:“做任何事情都要讲究规律,都要遵循行业发展特性,要进行科学管理,而不是拍脑门决定。在座各位,好多人都在不同岗位历练过,有些人还从事过好多行业。严格来说,每个人都不可能对分管工作完全精通,但要善于使用懂行的人。财政工作之所以发挥效应有限,主要就是‘一言堂’所致,单位一把手权威过重,而又没有注重对专业人员合理使用,不给专业人员施展的机会,没有很好调动专业人员积极性。在今年的工作中,财政局一定要反思和总结,一定要做到人尽其才,钱尽其用,否则影响了全市经济发展,那就必须要承担相应责任。”

  人们注意到,王永新明着批隋豫西,其实却是在给彭少根上眼药。常务副市长分管全市财政工作,局长又是直接亲信,板子看似落在隋豫西身上,但却疼在彭少根心里。同时王永新也是给自己亲信出头,在为财政局常务副局长名不平,为其撑腰并争取权益。
  楚天齐转头看去,彭少根依旧脸色阴沉,但似乎比刚才更显黑了。
  说着说着,王永新话题一转:“在去年的工作中,尽管有一些部门工作做的差强人意,甚至极其糟糕。但却有好多部门干的有声有色,房管局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不只是从去年,其实在前年下半年,房管局的工作就很有起色。在之前的时候,成康全市房地产开发工作是空白,所有房屋都是公有房或房改房,当时房管局工作量少,工作人员一年只能上半年班,收入非常少。
  而从去年春天开始,房管局不但工作量激增,人员更是忙的周末加班,收入也有了保证。人员基本还是那些人员,但主要负责同志动了脑筋,推动了全市房改工作发展,房管局工作人员才都有了用武之地。当然,房管局不但有了充足的工作,创造了大笔的收益,而且各项工作做的有条不紊。就拿房改前期准备以及拆迁来说,做为房改主力及拆迁工作重要组成部门,房管局都做的非常漂亮,没有因此发生一次冲突,到目前也没有出现后遗症。为什么房管局工作能够做的这么好?因为他们用心了。只要把心思用到,什么工作都能做好。”

  一贬一褒,众人都听出来了。王永新这哪是批财政赞房管?分明就是贬彭褒楚。人们也不禁纳闷,贬低彭少根可以理解,毕竟都是因为一个“权”字,但褒扬楚天齐,人们不明白。按说王与楚也有权力之争,而且年前两人还互相使过绊子,可现在怎么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不禁众人纳闷,楚天齐也是不解:这没道理呀。
  王永新提高了声音:“奖勤罚懒,天经地义。房管局把工作做的这么出色,就应该得到奖赏。当然,奖赏并不就是直接给奖金,而是有很多方式,对其工作大力支持,就是其中一种。鉴于房管局去年的工作成果,市里要加大对其经费支持,我建议今年实拨金额要比预算增加百分之十五。”
  一下子增加百分之十五,这也太的大手笔了,好多人不禁想法各异。
  “当然了,市里经费确实也不宽余。为了保证房管局经费到位顺利,我建议把房改试点配套金做为房管局经费来源。这批款项已于去年一并批复,当时还是我去跑的,批复手续已经交到了财政厅,今年的拨款应该只是简单履行一下手续的问题,就请楚副市长直接关注一下。”
  听话听音,听到这里,楚天齐恍然大悟:王永新表面说是支持,其实还不是为了把要钱的这个绳套套在自己头上?年前的时候,王永新曾经单独和自己交流过,现在又在会上提出,分明是堵了自己的后路。虽说看似贬了彭少根,褒了自己,其实都一样,都是各打了五十大板,而且还让自己有苦说不出。
  “同意我建议的,请举手。”王永新说完,率先举起了手。
  市长都这么“支持”,自己当然也要“支持”一把了。怀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人们都举起了右手。
  看着唯一没有举手之人,王永新开了口:“楚副市长,你不同意?”

  同不同意已经于事无补,楚天齐干脆也举起了右手。
  “好,全票通过。”王永新哈哈一笑,“记上。”
  彭少根看向楚天齐,露出一抹笑意,这笑中既有“幸灾乐祸”之意,也不乏“同病相怜”的意味。
  虽然只是过春节休了半个月,但工作却似积压了很多,楚天齐只得每天都紧赶着。忙忙碌碌的工作中,日子过的很快,转眼便进入了三月份。
  三月七日,星期一。
  楚天齐刚上班,李子藤便过来了。

  来在桌前,李子藤道:“市长,城建局周局长和房管所常主任分别打来电话,要来向您汇报工作。”
  “哦,他俩呀。”楚天齐一听,便想到了那二人的来意,但还是说,“都安排在上午,周先常后。”
  “好的。”回应一声,李子藤退出了屋子。
  时间不长,周家林就来了。
  在楚天齐回来的第二天,周家林就专程上门拜访过,而且现在旁边也没有别人,所以两人并没有什么客套。
  让对方坐下,楚天齐直接道:“什么事?”

  “钱。”周家林回了一个字。
  楚天齐笑了笑:“具体说说。”
  周家林面色严肃的开了腔:“去年的时候,整个拆迁工作也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总算是解决了三分之一的费用,一些棘手的拆迁工作得以实施。拆迁工作得以实施,也给投资企业注入了动力,今年早早就进了场。现在昊方、大亚、鲲鹏三家企业的现场管理人员都到了项目部,一些工程技术人员也已陆续进场。从这些企业递交的资料来看,基本都是在三月中旬就要启动施工,而我们现在提供的工作面却达不到他们的要求,那我们就必须要继续拆迁,才不至于影响他们的施工。即使不影响施工,拆迁也是必须进行的。可到现在为止,拆迁经费还没一点影儿,向财政局打听,也得不到一个准确消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