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224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宁西尴尬的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正巧这时权振东回来了,她一个箭步冲上去,一边帮他把衣服上还剩下的几片雪花拍掉,一边关切的问到:“你怎么样啊,外面冷不冷啊?”
  权振东简直受宠若惊,不明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沈宁西对他的态度忽然热切了起来。
  为了向老阿婆证明她的确没有和权振东吵架,接下来的时间沈宁西脸上的笑容一下都没断过,说话也温言细语的,甚至在权振东示意她给自己喂饺子的时候她竟然没有翻脸。
  早知道有旁人在的时候她从来不肯做这样肉麻的事的。
  权振东心里美的直冒泡。

  吃完饭,老阿婆热心的帮两人铺好了床,还是大红色的。
  沈宁西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结婚时铺的那种喜床,慌的她连连摆手说不用。
  老阿婆却一边铺床一边说要的要的,过年就应该红红火火才喜庆。
  铺好床,老阿婆让他们早点休息,然后就出去了。
  本来还算热闹的气氛一下子冷清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竟然都有些尴尬。沈宁西更是囧的连手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才好。
  两人竟然真的像刚结婚的小夫妻。扭捏了一番之后,沈宁西红着脸说了一句:“我去洗澡了。”
  然后转身进了卧室。权振东伸手摸了摸那鲜红的床单,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过了一会儿,权振东从柜子里拿了两套睡衣出来,因为刚洗晒过,衣服上海散发着阳光特有的清香味。
  他拿着睡衣敲了敲浴室的门。
  听到敲门声,沈宁西先关了花洒,正打算去开门却忽然想起这不是在自己家。

  那敲门的……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谁啊,是阿婆吗?”
  权振东咳了一声,然后压低嗓音回答:“不是阿婆,是我。”
  “你……你干嘛?”沈宁西有些警惕的靠近。
  “你忘了拿睡衣。”权振东顿了一下,“把门开开。”

  不知怎么的,沈宁西忽然想起了狼外婆让小红帽把门打开的故事。
  她心跳了一下,想要拒绝,又未免显得太刻意做作,但是就这么大方的打开浴室门又显得太豪放了一些,正为难之际,权振东又在外面催促到:“快开门啊,衣服不想要了?”
  沈宁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浴室的门打开了,她想权振东应该不会就这么冲进来吧,虽然他……以前也这么干过。
  但是如果她知道打开门之后会是这种情况她是怎么也不会开门的。
  她一开门就被权振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压倒了。
  “小西……小西……不许离开我……”他抬起她的下巴给了她一个最最缠绵的热/吻,把她的答案全部吃进肚子里,这样她就不会拒绝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权振东和沈宁西去逛了庙会,和他们一样来赶庙会的人还真不少,人潮涌动,买年货的买衣服的到处都是,两个人吃着家乡的特色小吃听着熟悉的乡音,没有生活的烦躁,都感觉特别自在。
  沈宁西的手上拿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吃,笑的一脸幸福。
  权振东却没怎么吃,因为他很怕自己生病,一生病,就什么也掩饰不了了。
  逛庙会是这里的传统,以前住在这里的时候沈宁西每年都会和朋友们一起来,后来……权振东娶了别人……他们分开了,她就再没来过,如今又站在这个熟悉的地方,心里竟然有一种感慨万千的错觉。
  大城市热闹归热闹,却不如小城镇这样有年味儿,这样的新年才像记忆中的新年。

  两人边走边看,走到一扇木门前的时候权振东忽然笑了起来。
  沈宁西的脸红了红,她急忙扯着权振东继续向前走:“我……我们快走吧,这里没什么好看的……”
  “咦,前面好像有人在表演啊,我们去看一看好不好?”沈宁西故意很夸张的说到。
  权振东却稳如磐石,他牢牢的站在那里一步也没动,看着沈宁西一直笑:“急什么,这地方对你来讲不是很有特殊意义吗?怎么都不多看一眼就走啊?”
  沈宁西两眼望天:“有吗?我怎么不记得?”
  说不记得,耳尖却悄悄的红了。
  权振东看的直乐,他故意坏心眼的说到:“真的不记得了?要我提醒你一下吗?五年前的庙会上……”
  他正要把那个故事说完,沈宁西却跳着脚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许说不许说!”
  因为实在太丢人了!!
  五年前她和同学逛庙会,结果钱包被人偷了,她发现了小偷离去的背影,然后拔腿狂奔,在就快要追上的时候前面一个人突然蹲下来系鞋带,她一个没刹住车就扑到了人家背上,还因为冲力太大直接将人家撞趴在了地上。
  嗯,那个人就是权振东。

  听说她是钱包被人偷了之后权振东也是奋起直追,最后中午抓住了小偷拿回了她的钱包。
  更丢人的是,她一时激动说了一句:“谢谢丨警丨察叔叔。”
  然后权振东一脸错愕的看着她:“我哪里像叔叔了?”
  那一年她十五,他二十四。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这位‘丨警丨察叔叔’是住在隔壁街的。
  而且两人还上过相同的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只不过她上幼稚园的时候他已经上了初中,她小学的时候他高中,她高中的时候他已经把大学玩了个转。
  也许是因为在相同的空间里生活过,两个人很聊得来,最后还走到了一起。
  权振东眉眼弯弯的看着这个几乎全部挂在他身上的女孩,握住她的手,一脸戏谑的说到:“你现在怎么不叫我叔叔了?”
  沈宁西却红着脸跑了。
  权振东急忙追了上去,然后一伸胳膊勾住她的脖子,再一用力将她整个人都勾了过来,还夹着她的小脑袋,沈宁西手脚一阵乱踢,却怎么也摆脱不了他的控制,累的精疲力尽,最后只能放弃,乖乖的让他勾着走。

  “其实,那并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权振东忽然说到。
  “嗯?不是第一次吗?”沈宁西使劲想了想,结果想半天还是想不起之前到底在哪里见过权振东,最后有些着急了就问他,“到底是哪里啊?”
  权振东笑的很神秘,却怎么也不肯说。
  沈宁西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各种招数都使出来了,甚至还撒娇:“快告诉我嘛,到底是哪里?”

  权振东挑了挑眉:“你真要我说?”
  “嗯,快说快说!”沈宁西焦急的催促着。
  “说好了,我要是说了你可不准生气。”权振东已经在极力憋笑了,可是肩膀还是一颤一缠的,可见当时的情景有多么的搞笑。
  “嗯,不生气。”沈宁西的胃口已经被吊的高高的了,权振东不说她才生气呢。
  “你还记得你们幼稚园那边有一个非常大的篮球场吗?”权振东问。
  日期:2016-11-25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