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29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咬着牙,拍着脑袋,不停地质问:为什么要这么不公平,我和白姐有什么错?为什么两个人相爱,却要这么备受折磨?!
  白姐这个傻女人,那晚我那么伤她,可她依旧爱我,带我去她家乡,去见一见早已在天堂的母亲。我想只有爱到极致的女人,才会为一个男人这样。
  可她越是这样,我的心就越痛,那种深深的罪恶,就像鹰爪一样,不停地犁着我的躯体,我的心脏……
  下午三点半的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
  我擦擦眼泪拿起来一看,顿时浑身就如触电一般,是白姐打来的电话!
  我激动地接起来,忍着眼泪说:姐!
  “怎么还不来?”她冷冷说。
  “姐…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立刻说:“还有半小时就起飞了,能赶到的吧?姐就在候机大厅门口,穿了件黑色大衣;你来了,一眼就能看到姐。”
  她这么说,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我大哭说:“姐,我有事,去不了了,你路上照顾好自己,别等我了……”
  “为什么?!”她也哭了,质问我说:“王小志,这是姐母亲的忌日,姐想带你去,姐的要求不高,到那里给…给咱妈上柱香,让她看看你,不过分吧?!”

  我手抓着沙发,指甲都抠进了座垫里;当她说“咱妈”两个字的时候,我兴奋地无法呼吸,却又痛的恨不得死去!“姐,原谅我吧,我有我的苦衷,我爱你,可我真的……”
  嘟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我绝望地闭上眼,心如刀绞。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陈芳回来了;我赶紧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又强颜欢笑地对着镜子照了照。
  出来的时候,她脱掉大衣,一把抱住我说:“小老公,想我了没?”
  我压抑着心里的苦楚,微微点头说:“嗯,一直在想你。”

  她听了,立刻说:“呵,好假,不过姐姐爱听!”
  我笑了一下,问她:“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听我这么问,她竟有些不高兴了,仿佛吃醋了一般,有些冷嘲热讽说,怎么?等不及了?你想跟那胖女人做?呵呵,口味真他妈重!
  我说那好,如果你不愿让我去,那我不去,你自己去吧。她抬起头,看了看我:“你真不愿意去?”这他妈明知故问,我说200多斤的大胖子,你会喜欢?那么丑,满脸油脂,我会吐你知道吗?
  她又有些高兴了,抿着嘴一笑说:“小志,姐姐也不希望你去,舍不得;你这样,就当是尝个野味,那么胖的女人,经历一次也没什么不好。”
  我知道,她这么说,并不是真的关心我,只是想利用我,更好地达成她的目的而已。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只有肮脏的交易。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就冷冷说:“给我一个Ju体期限,我要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拿到那个把柄!”

  她皱了皱眉,脸色渐渐荫了下来,“这个我给不了,卢强很重视那东西,不是说拿就拿的。”
  “你他妈什么意思?!”我猛地推开她,愤怒地朝她吼,“你他妈一直在利用我,压根儿就没打算帮我是不是?”我被她气死了,过了这么多天,她竟然一点进展都没有。
  “谁他妈利用你?你以为你是谁?!姐姐长这么漂亮,天天跟你睡,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她靠着沙发,批头散发地凶我;妈的,她可真自恋,若不是迫不得已,她就是脱光衣服,老子都不带看她一眼的!
  我说那好,既然这样,拜拜了;还有,你他妈真恶心,在我眼里,你跟**没什么两样!

  “你骂谁?!”她猛地站起来,扑过来就打我;我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说,别特么惹我,你把我毁了,最后又这样,我他妈真想杀了你!
  说完我愤愤地往外走,大脑一阵发飘。因为陈芳,我把白姐伤的那么深,最后她却这么说,我无法接受;她真该死,竟然这么玩弄我!
  “你等等!两个月,给我两个月时间,我把那东西弄到手。”就在我要出门的时候,她大声叫住了我。
  我回头,压着心里的愤怒,冷笑地看着她说:两个月?我给你两天,两天后我要见到那东西!

  她捂着脸说:这不可能!卢强在外地,来回就要两天,而且他不一定带在身上,你这是强人所难。
  我说做不到就他妈算了!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如意;一会儿不是要谈生意吗?我不去,那肥婆指定不会答应吧?!
  跟陈芳呆久了,我也学会耍手段,利用别人的弱点了;但我不觉得这样很邪恶,相反地,这都是她咎由自取。
  她无力地靠在沙发上,点上一根烟说,“一个月,给我一个月时间。”她的语气很冷,但我听出了决心。

  傍晚六点多的时候,我们去了凤凰山庄。
  山庄远离闹市区,建在一个小坡上,空气清新、绿化很好。
  来这里的人,大都开豪车、穿名牌,像我和陈芳这样打车过来的,连门卫都瞧不起我们。
  朝里走的时候,陈芳就说,小志你看到了吧,你有钱有权,别人都会舔着你;如果你没钱没权,连条看门口都给你脸色看,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我没说话,只是低头往前走,她继续说:“所以不是任何人,都有你这种机会的,你认识姐,那是你的福气;等姐公司办起来了,赚了钱,姐姐养着你,让你做人上人;但是有一点,今晚一定要表现好,不要出岔子。”
  到门口的时候,我猛地抓住她问,“为了钱,出卖肉体也在所不惜吗?”我逼问她,觉得她真可笑,一个当小三的女人,竟然给我讲大道理,真他妈滑稽。

  她似乎被我戳到了痛处,猛地甩开我说:“别特么废话,进去后,给我好好表现;她要什么,你就给什么;否则,你知道的,姓白的进监狱,也就是我一句话的事。”
  她这么说,我真的无话可说;最后我们上了电梯,进了那个套房。
  一进门,一股浓浓的烟味,夹杂着剌鼻的香水味,呛得我忍不住咳嗽。陈芳看到麻姐坐在那里,赶紧把脸贴了过去。
  日期:2016-11-25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