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27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已经跌到谷底了;然而更大的打击,却在等着我。
  回到宿舍,寝室哥们全都围在阿川的电脑前。
  他们见我进来,立刻皱起了眉头;阿川脸色荫沉地说:小志,出大事了,你是男人,一定要扛住了。
  我无力地抬起头,苦涩地笑了一下;我伤害了白姐,出卖了身体,还他妈有什么样的打击,我扛不住?!
  阿川走过来,紧抓着我的手,指着电脑屏幕说:今早学校官网刚公布的,你各科补考都没及格,已经被开除了……
  我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开除”这两个字,就像膨胀的气球,一点一点,塞满了我的心脏。那一刻,我无法说出任何话,我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太没有天理了,我各科成绩都名列前茅,为了补考,我更是拼尽全力;可结果,7门功课,全不及格,我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一定是学校弄错了!
  阿川把我扶到椅子上,我剧烈地喘息着,脑子里特别乱,心里就像压着块大石头。
  宿舍的哥们,全都过来安慰我;我脑袋嗡嗡响,最后猛地站起来,推开他们就往外跑。
  我一定要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一定弄错了!
  我去了院长办公室,他抽着烟,喝着茶水,似乎早料到我会来。
  “怎么这么没教养?不知道敲门吗?!”我进去的时候,他猛地一拍桌子,茶水都溅了出来。
  “对不起,院长,我……”被他愤怒地盯着,我瞬间轮了下来,转身出门,又敲敲门。

  院长扶了扶眼镜,特不开心地说:“进来。”
  我走进去,有些紧张;学生怕老师,这是天性。
  但我还是鼓足勇气说:“院长,我的成绩,一定是搞错了;您知道的,我学习一直很好,拿了那么多次奖学金,我不可能连补考都不及格的!您帮我查查好吗?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误会?”院长吹了吹茶杯上的热气,轻轻喝了口水;又慢慢放下杯子说:“王小志,我没记错的话,你去年近半年都没来学校上课吧?”
  其实只有三个月,他故意说成半年,我预感到了不好的事情。
  院长接着说:旷课半年,学校早就应该开除你;你还来这儿找理由,学校怎么会搞错?半年都没上课,你觉得自己能考好吗?!
  我摇头,近乎乞求地看着他,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我委屈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院长,我妈病了,得了恶性肿瘤,我需要钱,所以才旷课去打工,我有我的苦衷的!”我说着,擦着眼泪,又说:这次补考,我花了好多天复习,不可能一科都没过的,院长,一定搞错了,一定是的!
  院长看着我,那眼神很复杂,似乎被我的话感动了;我以为他会帮我,最起码帮我去问一问、查一查,这对他来说,就是举手之劳的事;但对我来说,却关系到我一生的命运。
  可他没帮我,最后叹息了一声说:王小志,老师给你句忠告,你家里穷,就不要轻易得罪人;在学校里是,在社会上更是。行了,收拾收拾离开吧,我帮不了你什么。
  他这么说,我瞬间明白了,一定是温小美,一定是她!
  她先前跟我说过,说我要大祸临头!
  她男朋友的父亲,是学校就业办的领导,一定是他们做了手脚。
  那一刻,我从未痛恨过这样一个女人,我跟她没什么深仇大恨,她为何要这么报复我?为什么?!
  走出教学楼,我再也抑制不住眼泪了;你们知道吗?我是一个乡下孩子,没有背景、没有关系,谁也不会为我伸冤,被人整了,只能抱头痛哭,哭得那么无力。
  我的母亲,还有白姐,她们那么希望我能从大学毕业,希望我能快乐的活着。可我却辜负了她们,空有一腔热血,紧攥的拳头都鼓起了青筋,却又显得那么无力。
  后来我想到了白姐,或许她能帮到我;可我伤了她,她简直恨死我了,我哪里还有脸去找她?
  那天上午,毒辣的太阳让人发昏,我疯狂地跑出学校,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仿佛生命又回到了原点,回到了去年年底,那个一无所有的时候。

  站在工河大桥上,冷风吹来,我放声大哭。
  这就是命运,我的命运!
  那时候,我多么想找个依靠,或许是母亲,或许是白姐。
  可我谁也不能见,假若母亲知道了,她一定会伤心死;而白姐呢?她躲着我,我也没脸见她,真的没脸了;我和陈芳做了那种事,我怎能再厚颜无耻地去欺骗感情?!
  那天,我觉得我的人生糟透了,有些东西,你可以不去拥有;可一旦拥有了再失去,那便是刻骨铭心的痛。
  后来我坐在工河沙滩上,眼神呆滞地看着河水,一点一点漫上沙滩,又一点一点退去。
  白姐没了,学校没了,我什么都没了,呵!本来就他妈一无所有……

  晚上的时候,陈芳打来了电话,我是多么不想就这么错下去,可为了白姐,我只能一错再错。
  我们见面的地方,约在了凤凰山庄,一个专给有钱人私会的地方。
  下了出租车,我就看到陈芳站在门口等我。
  “怎么?爹死了?!”她见我脸色不好,很不客气地跟我说。
  “心情不好。”我冷冷回了一句,实在无力再去强颜欢笑,去讨好她。
  见我这样,陈芳猛地抓住我衣领,本来挺漂亮的脸蛋,瞬间变得狰狞:我不管你是爹死了,还是妈瘫了,一会儿进去,你必须给我高兴起来!
  她这样,让我特别反感;本来跟她做那种事,我就带着深深的罪责;而她对我的辱骂和折磨,更是让我恨透了这个女人!我点点头,什么都没说,就朝山庄里走。
  她在后面,猛地拉住我说:先笑一个。

  我看着她,特别不情愿地笑了一下。
  “嗯,还可以。”她点点头,又立刻说:“我今天约了个客户,今晚你要好好表现,我希望通过你,能促成这笔生意。”
  “东西呢?”我冷冷地问她,我知道她什么意思,但我不能白白付出。
  她挎着我胳膊,靠在我肩上说:“东西快弄到了,你别着急。”
  我说你最好快点,我不是傻子。

  她冷笑了一下,又故作高兴说,知道了,先帮我把合作搞定了再说。
  我们到了山庄三楼,那是一个特别豪华的大套间;进了门,我抬起头,沙发上坐了一个胖女人,有200多斤。
  “麻姐,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陈芳扭着蛮腰走过去,样子骚的出水。
  “呵!没关系,我也刚到。”麻姐瞥了陈芳一眼,随后目光就落到了我身上。
  见到我,她似乎眼前一亮,赶紧把腿上的包放到一边,抖着肉肉的下巴问:“这位是?”
  陈芳赶紧坐过去,抱着麻姐的胳膊说:他呀,我男朋友,还可以吧?
  麻姐笑了,那笑充满了猥亵,让人恶心;她甩开陈芳站起来,朝我伸手说:你好啊,帅哥!

  我也赶忙笑着跟她握手,很虚伪地说:您好麻姐,一直听芳姐提起您,说您人特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