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26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我还有爱她的权利吗?再有一会儿,我就要爬上别人的库,背着她去做那些肮脏的事;一想到这个,我胸前就跟有个锥子似得,不停地钻着我的心脏……
  那天,我做了很多菜,锅盖掀起来,一股浓郁的香味,瞬间飘满了厨房。
  还没出锅,白姐就迫不及待尝了一口;她特惊讶地说:“好吃!比饭店里做的还好吃!”我笑着,她嘴可真甜,还美美地亲了我一下。
  我把菜盛出来,刚要往饭桌上端,兜里的手机又响了。白姐在外面摆碗筷,我就赶紧接起手机说:你再等一会儿,我这边忙完了就过去。

  陈芳在电话那头,特别愤怒说:你他妈到底来不来?是不是去了姓白的那里,不舍得过来了?!王小志我告诉你,从来只有别人等我!再给你五分钟,如果不来,你知道后果!
  说完她就把电话挂了,我的脸色很不好;“谁啊?”白姐突然出现在厨房门口,伸着脑袋问我。
  我慌张地收起手机说:“没…没谁。”
  她眉头皱了一下问:“刚才你给谁打电话?鬼鬼祟祟的。”
  我不敢看她,低头说:“一个同学,那什么,他生病了,让我过去照顾一下。”
  当时我挺慌张的,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二十一岁的我,还不太会掩饰自己的表情。

  她明显怀疑了,就走进来问:男的女的?为什么她生病了,要你去照顾?她就你一个同学吗?找其他人不行吗?
  我说是男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哪样?这都几点了?不准去知道吗?”她霸道地说。
  我本来就慌,她又这样,我就说:“姐我真的有事,我先走了,你多吃点饭。”
  解下围裙,我着急就往外走;到了客厅,她猛地抓住我说:谁要你走的?不准走!王小志,你要有喜欢的人,你要不喜欢姐了,你就明说,不必这样。

  我没想到她会这样想,她这么容易吃醋;我解释说:我没有喜欢别人,只喜欢你的,你应该明白。
  她根本不信,似乎还以为我花言巧语,她的眼神渐渐变冷,流出委屈的眼泪。她说:既然爱,就不要走。
  那个时候,我看着她,她这样,像个孤单的孩子,紧紧抓着我衣服;你们知道吗?我想抱着她,亲吻她,告诉她我不走,我陪着你,一辈子半步都不愿离开你!
  可我还是挡开她的手说:回去吃饭吧,不然菜都凉了;我去去就回来,你晚上给我留着门。
  “那姐也去,姐开车带你去!”她寸步不让,她一定看出来,我心里有鬼了;白姐比我大五岁,我在她面前就是个孩子,我骗不了她,我也不会骗人。
  我说不用,你听话好不好?外面这么冷,天气预报说还有雨,你在家里等我,我一定回来好吗?
  她盯着我,最后松开了手,我就朝门外走;出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她一眼,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当时看我的眼神,伤心、绝望、期盼、依依不舍。我实在无法形容,她到底有多伤心;那一刻她一定想了很多,想到我去找别的女人,想到我背叛了她,再也不爱了。
  后来白姐说,她多么希望能我回来,哪怕走到半路再回来也好;那晚,她就那么站在门口,一直等到半夜,望眼欲穿、望穿秋水……

  在车上,陈芳又打电话催我,这个浪货,他妈的怎么那么着急?一刻都等不了吗?!
  我对着电话就吼:催催催,你他妈就那么急吗?
  她立刻骂我:你他妈厉害了?打扰你了是吗?你是不是在跟姓白的约会?!
  我说是,老子就跟她约会,我爱她,喜欢她,疼她!你能他妈的怎么样?
  她却冷笑说:你真牛逼,走着瞧,一会儿过来,姐姐弄死你。

  他妈的,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说看谁弄死谁?!
  我这么说,她反倒兴奋了,特坏地说:那你快来,姐姐敞开腿让你弄,弄不死你是我儿子!
  下了车,外面刮着风,天上一颗星星也没有,荫冷的厉害。
  我闭着眼,心里的酸水往鼻子里涌。我想到白姐会哭,会伤心;我不敢再去想,那样太折磨人。
  到了三楼,我再次叩响了那扇罪恶的门。
  陈芳把我让进去,反手就抽了我一巴掌;她愤怒说:“你他妈牛逼了是吧?你以为你是谁?我看得起你才让你过来,别他妈不知好赖!”

  这个狗娘养的情妇,她竟然敢打我?她以为她是谁?不就是卢强胯下的一只母狗吗?我气死了,简直疯了!作为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打了脸,就他妈窝囊废,也忍不了这种事!
  我冷冷地看着她,猛地抬手,直接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按到沙发上说:“你敢打我?是谁给你的勇气?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她怕了,似乎知道自己过分了,但还是嘴硬说:你放开,否则我明天就让他坐牢!
  听到这话,我瞬间轮了,陈芳用这个把柄,彻底制住了我。

  我松开她,她坐了起来,从桌上拿烟抽了一口,平复了一下情绪。我靠在沙发上,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她穿着鲜艳的短裙,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她的腿上还有伤,一道一道的,像是鞭子抽的。
  看到这个,我不禁又有些可怜她;做别人的情妇也不容易,这些伤应该是卢强那混蛋打的。我张张嘴说:“你腿上的伤……”
  “你不要管这个!”她立刻打断我,接着把腿张开,指着下面说:你过来,用嘴!
  我皱着眉,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过分,可我不得不过去。

  她用手按着我脑袋,我趴在她那里,鼻子一闻,一股酸臭的味道,好像还有些炎症,边上粘着黄黄的东西,特别恶心。
  她见我不动,手狠狠一用力,我的嘴贴了上去,一股又苦又酸的东西,猛地碰到了我舌头上。当时我胃里一阵翻涌,赶忙推开她,对着垃圾桶就吐了。
  “你吐什么?姐姐这么漂亮,多少男人争着上姐,你到底恶心什么?!”我的举动,似乎伤到了她的自尊;她猛地拿烟头,直接按在了我脖子上,我疼得一哆嗦,张嘴叫了出来。
  她可真变态,我从未见过如此恶心的女人!我想如果不是为了白姐,我特么能杀了她;这个贱人,她让我丧失了一切尊严。
  可她却从中找到了快感,那种从被别人虐待,再到虐待别人的快感。

  她这样,我不禁有些害怕了,并不是怕陈芳对我怎样,我是担心白姐,万一白姐嫁给了卢强,她会不会也会遭到虐待,最后变成陈芳这样的心理变态?!
  一这样想,我几乎完全不再犹豫了;我抓起桌上的水,赶忙漱了漱口;接着就趴在那里,给她弄、让她爽!
  那夜,窗外下起了瓢泊大雨,我不知道这雨,是我的眼泪,还是白姐的眼泪;我想到了临走时,她伤心的眼神,她一定会哭,她期盼着我能回去;即使再晚,她也希望我能回去。
  可我没回去,却被眼前这个变态的女人,整整折磨了一夜。

  第二天,我连课都没上,从陈芳那里出来后,我就去了白姐那里。
  可她已经走了,或许是上班,或许是去别的地方,总之我打电话,她一直关着机。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学校,脑子里空荡荡的,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该去哪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