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25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我赶忙抓起零食,挨个给他们分;有几个家伙,还用那种嫉妒加疑惑地眼神看着我,好像是要逼问我:你小子最好解释清楚,这天仙般的美女,究竟是怎么搞来的。
  我只是尴尬一笑,比特么哭都难看,心里不停地埋怨:白姐过来,干嘛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干嘛要搞突然袭击?

  分完零食,我回过头的时候,白姐正拿抹布给我擦桌子,还埋怨我说:这么大的人了,一点也不知道归置物品;看完的书,要放回书架;喝完水,杯子要盖上盖子;桌子要勤擦,不然容易弄脏衣服……
  她在那里絮叨着,我听了,鼻子酸酸的;因为就在刚才,我还要背着她,去跟别的女人上库……
  她整理好之后,长舒了一口气,转身朝我招招手:你过来。
  我强硬地把眼泪咽回去,朝她笑着说:干嘛啊?
  “姐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也不知道合不合适,你过来试试,不合适姐去换。”她从另几个袋子里,拿了很多衣服,还有皮鞋。
  “姐,我有衣服穿的。”我说着,有些不敢靠近她;她越是对我这样,我心里就越愧疚,不敢面对她。

  白姐就一撅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你快过来,听见没啊?
  “哦!”我应了一声,就紧咬着嘴唇,手抓着衣角走了过去。
  白姐拿了一件大衣,在我身上比量了一下,“差不太多,你穿上试一下,看看合不合身。”
  她拉开我羽绒服,我赶紧把衣服脱掉;她把大衣披到我身上,又给我扣了扣子。
  那是我第一次,穿一种叫“阿玛依”的衣服,那件大衣两万多,是后来阿川告诉我的。
  白姐给我整了整衣领,胸几乎贴到了我身上;宿舍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简直嫉妒死了!
  穿好衣服,白姐打量了我一下说:行,挺衬衣服的,个子高,很显型。
  我有些扭捏说:姐,这衣服有点成熟了吧?我是学生,穿这个有点不太合适。
  “什么不合适?”她立刻白了我一眼说:再有几个月,就该实习了,可不能再穿阿迪达斯那种衣服,多幼稚!

  说完她又把西裤和皮鞋拿给我,让我都穿上,看看效果。我哪敢违背她的意思,就赶紧把衣服换好;穿皮鞋的时候,她还蹲下来给我提鞋;宿舍哥们见到这一幕,差点没晕过去。
  穿好之后,白姐特别满意地说:嗯,蛮帅的,有点像那个韩国明星宋承宪,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其实我长得确实有点像,宿舍哥们私下里还笑话我,说我是“乡村宋承宪”。
  白姐拿出手机,两眼放光地抱住我胳膊,“来帅哥,合张影!”她举起手机,“咔嚓”拍了一张;然后又让我拿自己手机,也拍了一张,还让我做手机壁纸。
  我把手机壁纸设置好,又刻意调了震动;白姐很满意地说:“行了,走吧,姐带你去吃饭。”
  我看看手机上的时间,下午六点多,还不算太晚,我就硬着头皮,跟她一起下了楼。
  我说:姐,还去我们食堂吃吗?
  她得意说:才不去呢,姐带你出去吃。
  我愣了一下,就问她:你不是不让我出去吗?毕竟卢强……你知道的。

  她开着车,哼着歌说:你的事,我让我爸,给卢强求情了,还说你是我表弟;他多少还是给我爸一点面子的,卢强说只要咱们之间没什么,他不会再难为你。还有就是他外出学习了,将近半年呢,你不要担心什么。
  我就点点头,其实我已经知道了;我就问白姐,咱要去哪儿吃啊?
  她想了一下,突然说:对了小志,你不是会做饭吗?跟姐一起买菜,咱们回家自己做吧,姐想吃你做的菜。
  听她这么说,我瞬间就犯了难;陈芳还在那边等我,如果时间太晚的话,我老担心会出问题。我就说:姐,咱找个饭店吃吧,做饭多麻烦?
  可她却说:“哪里麻烦哦?你这人真是的,一点不知道浪漫;两个人在一起,买菜、做饭、吃饭,多美好哦!这可是夫妻才做的事,你不想跟姐这样啊?姐可想的,做梦都想过。”她说完,嘴角还带着幸福的笑,我看得一阵出神,特别不想破坏这种美好。
  白姐开车,带我去了滨河农贸市场;她挺兴奋的,下车就拉着我的手说,“你不知道,姐很少来这种地方的,真热闹!小志,等你出了学校,你就跟姐一起住,咱们天天来这里买菜好不好?”
  我抿着嘴,特别特别想答应她,可是我能做到吗?陈芳会放过我吗?我在心里想过,陈芳那么津明的女人,即便她拿到了那份记录,也不会交给我;那是她栓住我的把柄,不会轻易放过我。

  白姐见我不说话,就撒娇说:好不好嘛?你怎么了哦?
  我捏了捏鼻子,仰头舒了口气说:好,姐我天天陪你来,咱们一起过日子。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赶忙低下头说:真直接,谁要跟你过日子,想得美!
  我们进了菜市场,她就像个家庭主妇一样,选菜挑菜,美的不行。
  后来我也投入其中,跟她一起砍价,全然沉浸在了满满的幸福当中。

  可就在快买完菜的时候,我兜里的手机震动了;那一刻,我如梦方醒,心就像被剌了一下,痛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姐,我去个厕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哦,去吧,姐在这儿不走。”
  她朝我挥挥手,我赶紧找了个她看不见的地方,接起电话。

  陈芳不太高兴地问我:怎么还不来?
  我忙说:临时有点事,晚点就过去。
  她似乎等急了,特别渴望地说:宝贝儿,姐姐都等急了,你快点行不行?
  我说你别急,我这边真有事,晚点我肯定过去;她说:那好,你麻利点儿,姐姐的耐心可有限。
  挂掉电话,我暗自松了口气;回去的时候,白姐诧异地问我:“这么快就上完啦?”
  我说走到半路,又不想去了,菜市场人那么多,进去估计也得排队。

  白姐赶紧提起菜说:“哦,那咱快点回家吧,你别憋坏了。”
  她那样子好可爱,我看着她,心里莫名地一酸。
  菜市场离白姐家不远,进了家里,我装模作样上了个厕所。
  出来的时候,她到厨房洗菜,我就过去切菜;她问我说:你会切吗?别切到手上。
  我故意白了她一眼,手里按着土豆,闭着眼就切了起来;她开始还担心,后来直接惊呆了!
  “王小志你可以啊?刀工这么厉害?!”她摇着我胳膊,跟个小女生似得,特崇拜地看着我。
  我说:我爷爷以前是厨子,我们那儿有什么红门喜事,都请我爷爷去做酒席菜;小的时候家里穷,为了能吃顿好的,我就跟着爷爷,去人家酒席上去帮忙,时间长了,也学了一点做菜的技巧。

  我在那里说,她就呆呆地看着我;后来趁我不注意,一下子从背后抱住我,两只洁白的手交叉在我胸前,很温柔地说:小志,你小时候,一定吃过不少苦吧?跟姐说说好吗?姐想听。
  她这么说,我感动地眼泪差点掉下来;因为当一个女人,想要知道你的过去,你的一切的时候,证明她已经完全爱上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