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23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知道我和卢强事的人多了,这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小弟弟,你这威胁,真没什么意思。”她手夹着香烟,深深吸了一口,那样子就像个掌控一切的女王。

  “是吗?那好,我现在就把你们的事,告诉他老婆,包括你的家庭住址。”说完我就往外走,心里挺失落的;我本以为这次能帮到白姐,最后却是这样;当时心里特别不甘,却又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等等!”就在我要出门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我,“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能叫住我;我就走回去说:“白叔叔的那个把柄,我希望你能帮我拿回来。”
  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点底气也没有;本来我是想,用她和卢强偷情的事,来要挟她的;却没想到她根本不在乎,我失去了唯一的底牌。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跟他都快要结婚了,你觉得我会坑自己的老公吗?”她觉得可笑,也确实可笑。
  但我知道卢强那混蛋,要娶的人是白姐;我就说:“我可以跟你保证,卢强就算离了婚,他也不会娶你!”
  “你是什么东西?你说不娶就不娶?!”她一下子急了,把烟头狠狠摁在了烟灰缸里。
  我很诚恳地看着她说,卢强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清楚;我不怕告诉你,他闹离婚,其实是要娶白依依;但如果你能把那份挪用公款的记录给我,白依依就不会跟他结婚,这样你就有机会了,不是吗?
  她抬起头,冷冷地盯着我,我也看着她,我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最后她竟一笑说:小家伙,脑子转的挺快,你叫什么名字?在哪儿工作?
  我抿抿嘴,没敢回答;她就站起来,特魅惑地朝我笑了笑,又走过来摸着我肩膀说:咱们都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觉得姐姐会把你的事,告诉卢强吗?
  她这么说,明显是跟我示好;而且从她的眼神里,我似乎也没看到恶意;我就跟她说:我叫王小志,工大大三的学生,还没参加工作。
  “难怪,看着就嫩嫩的,很有冲劲儿。姐姐也告诉你,姐叫陈芳,可是个都市白领哦。”她说着,手沿着我的肩膀往下滑,最后落在我胸口处,食指在那里打转转。
  我被她弄得有些痒,下面有了反应,她可真是个**!
  她踮起脚尖,在我耳边轻轻吹了口气说:“如果我帮你拿那份记录,你要怎么报答姐姐?”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似乎某种罪恶的东西,在向我招手;我说:那你想让我怎么报答?
  “怎么?你不知道该做什么?”她推开我,反问了我一句,又说,“那你走吧,什么时候想明白了,知道该怎么报答了,再回来找我。”
  她的意思很明白,我也不是傻子;可如果那样,我就背叛了白姐,那我和我的前女友,还有什么区别?背着自己的爱人,去和别的人上库,想想都他妈肮脏!
  她见我犹豫,立刻生气说:你滚吧,那东西我拿不出来,你也不要指望我。

  她这么说,我顿时就吓坏了,这是帮助白姐唯一的机会,我又怎能放过?
  我深吸了一口气,攥紧的拳头微微松开说:姐姐,我懂了,现在就要嘛?
  “呵!真他妈没诚意!我又没强迫你,别搞得跟死了爹似得!”她骂了一句,又点上一根细烟,转身坐到沙发上,别过头不看我。
  我知道,我不能再犹豫了,能够换来白姐一生的幸福,我觉得这么做也没什么罪恶的。我就靠过去,坐到她旁边,轻轻亲吻着她的耳根。
  她把烟掐掉,微微眯着眼,嘴里发出一声轻哼;我说:姐,是这样吗?
  她喘息着,手抓住了我那里说:你还挺会弄的,跟那姓白的也弄过吧,她可是个美人儿,在库上是不是挺骚的?

  她这么说白姐,我心里一阵火大;但我现在有求于她,不能跟她撕破脸;我就岔开话题说:姐姐,去库上吧。
  “那你抱姐姐去。”她撅起嘴跟我撒娇。
  “嗯!”我点点头,把她抱在怀里;她猛地吻我,舌头疯狂地伸进了我嘴里。
  她是个很有技术的女人,把我吻的很舒服;身材也不错,屁股很翘,让人看上去就想干的那种。
  我把她抱进卧室,她迫不及待地开始脱衣服;房间里布置的很暧昧,圆圆的合欢库,粉色的窗帘,汝白色的库头柜上,还C`ha 着两束鲜艳的玫瑰花。
  她似乎很渴望,手在我身上急切地抚摸;我知道卢强根本无法满足她,那混蛋就跟个阳痿似得。而且卢强这人,控制欲特别强,他肯定不让陈芳接触男人,就如他不让白姐接触男人一样。
  脱掉衣服,陈芳站在库上转了一圈说:小志是吧,姐姐漂亮吗?身材美不美?
  她算不得太漂亮,但身材确实没得说;而且她很会勾引男人,有种成熟少丨妇丨的味道。可我不喜欢她,真的不喜欢;尤其她现在这样,让我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罪恶感。
  她见我不回答,立刻就生气了,猛地朝我扑过来,掐着我脖子说:小混蛋,姐美不美?!你说,我要你亲口说!

  我觉得她有些变态,情绪反应的很激烈;我猛地挡开她的手,有些慌张地说:陈姐,你不要这样,怪吓人的。
  “你说什么?你说姐吓人?!”她咬着牙,特别愤恨地看着我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姓白的女人,绝不清白!小志啊小志,你够可以的,你可真爱那**!为了她,你不惜去打卢强,不惜到我这里出卖自己,你很爱她吗?”
  她一提白姐,我的心就跟针扎似得,那种愧疚,简直能折磨死人!我就说:姐,不要说这些,我满足你,满足你好吗?
  她冷笑着,抓着我的手放到了她胸上,特别荫狠地说:王小志,姐姐可以帮你把那东西拿出来,但姐的条件就是,你要做姐的情人,做一辈子的情人!
  做她一辈子的情人,这个要求真他妈过分!

  可如果不这样,白姐就要牺牲幸福,嫁给卢强那个恶心的老男人。
  我想我是爱白姐的,为了她,我可以付出一切;我希望她能幸福,哪怕陪她走到最后的人,不是我,我也心甘情愿。
  我说:陈姐,我答应你,希望你能遵守承诺。
  她眉毛一挑,没想到我竟然张口就答应了;她坏笑着说: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姐这么漂亮,白让你干,你倒是不吃亏。
  说完,她就朝我扑了过来。我不得不承认,她的技术很好;那晚我们做了五次,她似乎还不满足,我从未见过如此饥渴的女人。

  躺在库上,月光从窗子里照了进来;我手抓着库单,愧疚地几乎要哭出来;可她却要我笑,强迫我笑!
  后来我他妈也放开了,老子也不是黄花大闺女,既然你找干,我他妈干死你。
  我翻身压到她身上,几乎把所有的愤怒和愧疚,全都发谢在了她身上;她可真是个变态的女人,嘴里不停地叫我哥哥、爸爸。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被我弄的连路都走不了了,上厕所腿都打颤;出门的时候,她红着脸,特坏地看着我说:小冤家,姐被你弄死了,你怎么那么猛?
  我抓着楼梯扶手,恶狠狠地说:尽快把那东西弄到手,我不希望白姐有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