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22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姐继续说,他父亲是白城人,七几年知青下乡的时候,到了他们苗寨,认识了她母亲;后来两人相爱了,她父亲本打算在苗寨,跟她母亲过一辈子;可八几年的时候,父亲在她爷爷的逼迫下,回到了白城,跟她爷爷战友的女儿结了婚。但那时,白姐的母亲,已经怀孕了。

  白姐说她一出生,就没见过父亲;母亲一个人把她拉扯大,苗寨又穷,她吃了很多苦不说,周围的孩子还总欺负她。初二那年,她母亲就得病去世了,白姐说自己吃了一年的“百家饭”,全靠苗寨的乡亲们才把她养活过来的。
  听到这里,我再也猥琐不起来了;真没想到,白姐小的时候,竟然是这样的;我不禁有些怜惜她,特想把她搂在怀里疼她。
  “后来吧,爷爷一去世,我爸就跟那女的离了婚,来苗寨找我母亲;但那时候,母亲早已不在了。”白姐叹了口气,虽然说的很平淡,但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往事的哀伤。
  她继续说,“父亲把我接到了白城,家里还有个妹妹,是跟那个女人生的;但那妹妹很刁蛮,根本不接受我,父亲没办法,就给我找了另一个住的地方。”
  听到这里,我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她深情地看着我,也紧紧抓着我的手。
  她笑了一下说:父亲对我特别好,让我读最好的学校,给我买很多玩Ju;生活不愁吃穿,但却特别孤独。姐那时有些早熟,没事的时候就幻想,什么都想;后来啊,姐还想姐以后的男人,会是什么样子呢?会不会很帅?会不会很疼姐啊?
  我也笑着问她说,那你想像中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啊?有我好看吗?
  白姐立刻脸红地低下头,很羞涩地说:小志,你相信缘分吗?姐真的不骗你,那时姐脑海里想象的人,跟你一模一样。你知道当姐看清你长相的时候,有多么吃惊吗?我的个天哪!我心里的那个人,竟然真的存在这世上!还是姐的救命恩人!
  我“咕咚”咽了下口水,这也太凑巧了吧?
  她抓着我的手,很深情地说:小志,姐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但对你例外,甚至主动去勾引你;你不要怪姐,姐真的控制不住,姐不想让生命中的那个人,就那么匆匆错过;即便以后不会在一起,姐也不愿放过。姐知道,这样做很自私,对你不公平,姐对不起你,可姐真的……
  我立刻说:“姐,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我爱你、你爱我,这就够了;姐你知道吗?我能看你一眼,就很幸福;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不要想太多,彼此高高兴兴的;即便有些事情我们左右不了,也不要难过,我们的爱情里,不需要那些悲伤的东西。”
  她看着我,手越抓越紧,眼泪就那么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她哭着说,为什么?为什么姐要有那样一个父亲?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姐好难过,一想到要嫁给那个人,一想到你要离开,姐就想死,姐…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人?!
  “姐你别哭,你这样不好,我们不要去想,我们在一起,什么都不想好吗?”她一哭,我也哭了;心里就像压着块大石头,搬不开、挪不动、无可奈何、苟延残喘……
  那天白姐哭了好久,怎么都劝不住;我知道,她特想跟我在一起,可是现实啊!真他妈的操蛋!!!

  后来她自己不哭了,大口大口吃东西;我坐到她旁边,把水递给她;她痛快地喝了一口说:姐没事了,姐一吃东西,什么烦恼都忘了。
  她可真傻萌,幼稚的时候,就跟个孩子似得。
  不过后来小茜告诉我,白姐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才会露出这样的可爱;平时在公司里,白姐很牛逼的,又冷又嚣张,简直就是霸道女总裁。
  白姐走之前,我给小茜打了电话;结果小茜来学校,一见到我们,就把我劈头盖脸骂了一顿;说白姐腿这样,你还让她来,出了事谁负责?
  我看了白姐一眼,特无语地说:是她自己要来的,我哪里拦得住?
  “我哪里要来哦?是谁求着姐来的?臭不要脸!”她竟然跟小茜这么说,她怎么能这么坏?!

  小茜立刻瞪了我一眼:“不负责任,光为自己着想;姐咱们走,这小屁孩,就会闯祸!”她骂着我,把白姐扶进车里;车子开动的时候,白姐摇下车窗,特得意地看了我一眼。
  我被她气死了,默默地朝她竖了根中指!
  接下来的几天,我很平静地呆在校园里,上课、学车,其余哪儿也不去。
  因为我知道,上次我把卢强打的那么惨,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他认识道上的人,估计现在正找我。
  大约两周后吧,下午的时候,我打车去了财富大街。
  下车的时候,我怕被别人认出来,还刻意把羽绒服的帽子,扣在了头上。
  当时银行还没下班,我就坐在银行斜对面的家Ju城里,等着卢强的小情人下班。
  那时候,我能想到的人里,只有卢强的小情人,能把卢强手里的那份记录拿过来;不过我不确定她会不会帮我,但凡事总要谈一谈。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银行下班了;透过玻璃窗,我看到了那小情人,她扭着腰、跨着包,在路边打车。我赶紧走出去,在路边打了辆车,就那么一直跟她。
  后来她进了一个小区,挺高档的;我下车跟上去,在三楼看到她正开门。
  我压着心里的紧张,朝她说:您好,可以谈谈吗?
  她回过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挺疑惑地问:我们认识吗?我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我一笑,对她说:“可以谈谈吗?我找你有事。”
  她也回我一笑,眼神怪怪地说:“进来吧。”
  其实她认不出我也正常,那晚在工河沙滩,天很黑,彼此只能看清大概的轮廓而已。
  进到她家,我左右看了看,真特么豪华;红木地板、金边壁画,整个房间以粉红色为主,飘满了浓郁的香水味;让男人一进这里,就有种想做那种事的冲动。

  我就在心里暗骂,他妈的,这装修要花多少钱?而且一想到这些钱,很有可能是卢强从白姐家敲诈来的,我心里就窝火。
  她把包放下来,坐在沙发上,又拿出女士香烟,红唇轻允,一股淡淡的烟雾,缓缓从唇缝里吐了出来;她看上去三十多岁,还算漂亮,不然卢强也不会包养她;她的眼眉又细又长,很会化妆打扮,胸前的爆汝呼之欲出,比白姐的还要大。
  “帅哥,介绍一下你自己吧。”她看我的眼神,似乎有点坏。
  我被她盯的有些拘束,就说:“工河沙滩那晚的事,对不起。”
  听到“工河沙滩”,她猛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就去翻包拿手机;我忙说:“你不要怕,我来没有恶意,不会伤害你。”
  她的手停留在包上,特别荫冷地说:你滚出去,滚!
  我知道她还是怕我,或者那晚,我让她丢了人,颜面尽失。

  但我不想放弃,就威胁她说:如果你不想让卢强的老婆,知道你勾引她老公的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说完之后,我本意为她会妥协,却没想到,她很嘲笑地说:你是在威胁我吗?
  “算是吧!”我咬咬牙,心里有些没底;毕竟跟三十多岁的女人谈话,我还略显稚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