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齐语兰天天跑步,身体素质极佳,我还以为是健身教练呢,没想到她是丨警丨察,怪不得刚刚齐语兰的动作让我感觉熟悉,小美女在我身上也用过,当时我可耻的被打晕了,李国明是公丨安丨,小美女应该在丨警丨察系统里混过,跟齐语兰的制敌动作如出一辙。
  齐语兰简单的问我事情经过,我大致说了一下,这人犯神经病,齐语兰说要去警局做个笔录,我是有点抗拒的,不想到李国明的地盘上,虽说我是被砍的,可上一次见李国明我还记忆犹新,他恨我,最好还是不要照面。
  齐语兰也有些为难,这个事情比较恶劣,最好去局里面,我转念一想,只要做笔录,李国明便有可能知道这事,藏着掖着也不是办法,时时给他添点堵也好。
  去丨警丨察局之前,齐语兰建议先去医院包扎一下,我看血也不留了,心想没什么事,齐语兰说:“你可别不在乎,这刀上不知道有什么细菌,到时候不仅仅感染,还引起别的病。”
  齐语兰说的严重,我听,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因为她是丨警丨察,说的都是经验之谈。
  戴上手套,齐语兰捡起菜刀,放进证物袋中,说起来也是赶巧,齐语兰开车经过,正好看到骚乱,这才下车救下了我。
  我给白子惠打电话,告诉她我受伤了,白子惠听完一愣,说:“董宁,你到底倒了什么霉,怎么出去吃个饭都让人砍了呢,你不会逗我玩呢吧。”
  我说:“老板,你不相信我?”
  白子惠说:“我对事不对人。”
  我说:“你等着。”
  白子惠问道:“等着什么?”
  我说:“我给你传个小视频,有视频有真相。”
  白子惠说:“不用了,我信,你的伤要不要紧。”
  我说:“没事,去医院消消毒,包扎一下,去完医院要去公丨安丨局。”
  白子惠说:“你下午就别过来了,处理完便回家休息吧,需要人过去帮你忙吗?”
  我说:“不用,没什么事,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再打电话。”
  走到齐语兰面前,我说:“抱歉,让你久等。”
  齐语兰笑笑,说:“没事。”
  我们刚要上了齐语兰的车,中年男人便崩溃了,他大哭起来,死活都不上车,就坐在地上打起滚来。
  他说她知道错了,他再也不敢了,一下子破产,让他疯掉,他说他进监狱,老婆孩子不知道怎么生活,求我们可怜可怜他。
  中年男人确实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自己投资失败,一意孤行,却偏偏将责任转移到别人身上,不自知不自重。

  齐语兰摇头,说:“你已经触犯了法律。”
  中年男人继续乞求,但齐语兰态度坚决,中年男人见不可为,也就屈服了。
  开车,到了医院,消毒包扎,很顺利,但被警告禁烟酒,酒还好说,但烟不抽,抓心挠肝,处理完毕,齐语兰带我们回公丨安丨局,是市局。
  齐语兰先让我等一会,她处理点事情,去去就来,果然就等一会,她便回来了,还给我拿了一瓶水,我觉得她跟白子惠有相似的地方,都为人干练雷厉风行。
  把纸笔放好,齐语兰对我微微一笑,说:“我们开始吧。”
  她的笑容很有亲和力,长相也偏东方,有一种古典美,现在社会的风气很不好,流行锥子脸,看着那下巴就难受,偏偏小女孩都认,要死要活去整容,那下巴能把水泥地戳个洞,我是欣赏不来。
  关珊有一段时间吵着要去整,最后我找来整容的视频,血淋淋的画面吓住了她。
  齐语兰这样的就不错,很好看。
  但我忘不了刚刚齐语兰那飘逸的身姿,如果讨齐语兰当老婆,我估计我的身板承受不住,这吵架的时候,一腿鞭,我肯定扑街。

  “说说今天的情况吧。”
  齐语兰的第二句话让我惊觉我想的实在有点多,我回忆了一下,把今天的过程说了一下,其实我也挺莫名其妙的,只见过三次面的陌生人,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大的怨气。
  齐语兰一边听一边记录,我时不时的喝一口水,窗外的树上歇着几只鸟,吱吱吱,阳光透过树叶射进来,斑驳。
  “这个人,你熟悉吗?”
  我摇了摇头,说:“一共见了三次面,我不知道他姓名,也不知道他来历,可以说是陌生人。”
  齐语兰说:“董宁,前两次见面情况可以细说一下吗?”
  我说:“这没什么不可以,第一次,是喝汤,那家汤很有名。”
  齐语兰说:“人民路上那家?”
  我连连点头,说:“对,就是那家。”
  齐语兰笑着说:“我也常去,我不打扰你了,你接着说。”
  我心里有一丝悸动,但完全是不必要的,齐语兰和我同喝一家汤,就是这一点相同让我异样,跟学生一样,跟女神呼吸同样的空气,与女神上同一节课,便以为不得了了,固执的以为这就是恋爱。

  “我喝汤的时候,看股票,这个人坐在我旁边,他说这支股票肯定会赔,第二次见面,我刚吃完面。”
  齐语兰莞尔一笑,我不由停了下来,问:“怎么了?是我说的不够详细吗?”
  齐语兰摇了摇头,说:“不是,我笑的是你描述都从吃开始。”
  我自嘲的说:“我就是个吃货,这吃得胖了,想锻炼锻炼,才跑步的。”
  齐语兰说:“跑步除了减肥还有其他有好处,你继续下去就知道了,你接着说。”
  我说:“第二次碰到他,他很热情,股票涨得挺多,我说我都卖了,他不愿意了,指责我为什么要卖,就这么个情况。”

  齐语兰说:“你赚了不少吧。”
  我说:“还不错。”
  齐语兰说:“你别误会,丨警丨察工资不高,我挺想学学理财的,当初你是怎么选得这个股票?”
  本子合上了,笔放在桌子上,摆放整齐,齐语兰等我的答案,好似闲聊。
  我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我说:“当时随便看到这个股票,觉得不错,我就买了。”
  自然不能说实话,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齐语兰站了起来,说:“谢谢你的合作,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说着,她伸出了手,我轻轻一握。

  齐语兰对我眨了眨眼,说:“以后有好吃的地方,记得叫我同去,我也是个吃货。”
  礼貌的告别,我克制着自己,皆因齐语兰的邀约出人意料,美女向来眼高于顶,何时曾对我另眼相待。
  关珊身材好会打扮,但论漂亮,她比不过白子惠,比不过李依然,比不过齐语兰,如此这般的关珊是坑,坑得我肝肠寸断,面对齐语兰的时候,我便加了一丝小心。
  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可加倍小心的同时,我没放弃一丝希望,一切皆有可能,没准我就是这么幸运,我想每个人都这样,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天上掉馅饼肯定砸到自己头上。
  日期:2016-11-25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