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美女跟李国明反目成仇,我跟关珊恩断义绝,我们都是可怜人,聚在一起可以取暖。
  “好了,不说了,你给我唱生日歌。”

  我笑了笑,说:“好的,不过,我先跟你说好了,我唱歌跑调。”
  小美女给自己倒上酒,说:“你唱吧,我不介意。”
  我轻声哼唱起来,小美女一仰头一口把酒灌进去,然后表情痛苦的说:“真难听。”
  唱了,也笑了,够尽兴。
  一瓶红酒,光了。
  小美女似乎喝多了,她的身子摇摇晃晃的,指着我,“董宁,我觉得我有点对不起你。”
  我站起来,说:“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

  刚走到小美女旁边,她的手伸过来,把我扯了过去,“我真的对不起你,我说要报仇的,可我一直让你等。”
  我说:“你别自责,你救了我,没有对不起我。”
  小美女说:“你别这么说,我情愿你怪我。”
  我说:“我真的没怪你。”

  小美女离我很近,酒气扑面而来,她呢喃着说:“可是我怪我自己,怪我为什么狠不下来心,李国明不是我爸爸,他只是畜生。”
  我把小美女扶到了沙发上,让她坐下,又给她拿来一杯水,我说:“他是你爸爸,这点事改不了的,我理解你的行为,别苛责自己。”
  小美女沉默了一会,说道:“其实我有计划的,李国明一个本子,我见到过一次,是个账本,涉及很多人,如果公开的话,李国明绝对完蛋。”
  我说:“不,你千万不要这么做。”
  小美女说:“为什么?”
  我说:“既然那上面涉及了很多人,这些人便会帮助李国明,这个本子很重要,关键是拿在谁的手里,拿在咱们手里,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引来杀身之祸。”
  小美女若有所思起来,虽然她有远超常人的成熟,但具体的事情还是会有错误的判断。
  “那我该这么做?”
  小美女望着我,双眼朦胧。
  我说:“你现在什么都不做,睡觉。”
  “告诉我该怎么做?”小美女皱着眉头,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声音越来越低。
  我抱起了小美女,心中没有任何涟漪,有的只是怜惜,她背负的太多了,实在太累了,挺不住了。

  把她抱到我的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我出来收拾了厨房,上了一会网便也睡了。
  我起来的时候小美女还睡着,我换好了衣服去跑步,现在还未感觉身体变得强壮,但我坚信着我会变强。
  今天碰到了齐语兰,但她跑步节奏比我快,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其实我是想跟她说说话的。
  回到了家,冲了个澡,小美女也起来了,她还有点醉,问我昨晚的事,我说你喝醉了酒睡了,睡得很香。
  小美女审视的看着我,问我没有没对她动手动脚。
  我说小屁孩还没发育全呢,什么动手动脚,这句话却把小美女气到了,事实上,我说的是假话,小美女已经很有女人味了。
  给小美女留了早餐,我便出门上班去了,上班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我总觉得今天会发生什么。
  果不其然,上午B哥去见客户,中午我一个人跑去吃饭,刚吃完,我又碰到了那个指点我炒股的中年人。
  这是第三次了,看到他,我就躲,这种人自我感觉太好,自带王霸之气,我惹不起,我只能避开。

  偏偏却不如我愿,中年男人追了过来,他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嘴里嘀咕道:“我可算找到你了。”
  我说:“我知道你没事,但我有事,再见。”
  我心说可别再见了,见一次面便被气一次。
  中年男人絮絮叨叨的说:“你害了我还想走?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
  这哪里跟哪里,我说:“我什么时候害了你了,我跟你没关系啊!”
  中年男人有点愣,我这时候注意他头发也有点乱,之前都梳的很整齐。

  “你买的那只股,我看赚了,我也买了,借了四倍的杠杆,现在赔了,你说是不是你害了我。”
  我扭头就走,这是神经病,上次我说都抛了,他还跟我急眼,结果赔了反而怪我了,脑袋有问题。
  可是突然我觉得身子发麻,有个声音在我脑子里炸开,什么声音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领会到了意思,我向左滚了过去,回头,那个中年男人手拿一把菜刀正好砍向我刚刚站立的地方。
  我从地上爬起来,跑。

  中年男人脸上满是癫狂,我知道,道理跟他讲不通,辩不明。
  我有过经验,遇过险,大车擦肩而过,生死只是一瞬间,可再遭遇一次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牙直打颤,身子直抖。
  “救命!”我大喊。
  这个时间人挺多的,大中午的,但看到明晃晃的太阳光照在菜刀上,反射出耀眼的光,没人敢上前,而是大叫着散开,整条街道,瞬间混乱。

  人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我撒开腿跑,这几天锻炼的成效在这一刻爆发,我觉得自己跑得飞快,可是那个中年人竟然也不慢,我能听到他喘气的声音。
  呼哧呼哧,在我身后,如催命符。
  跑过了奶茶店,跑过了重庆小面,跑过了小超市,我一路前行,本想往人多的地方跑,可尖叫声阵阵,不绝于耳,得了,还是别把灾难带给别人,这赔钱的中年男人精神不稳,砍不到我,该砍其他人了。

  我觉得我不是有正义感的人,我更趋向于普通人,有从众心理,遇到事情能躲就躲,可要把伤害转嫁于他人身上,我还做不到。
  跑到一棵树下,我停了下来,这棵树挺大,能遮挡。
  “你害得我家破人亡,我杀了你!”
  中年男人吼叫着,挥起刀,冥冥之中我有一种感觉,我知道他往哪里砍,躲是躲了,可差了一点,菜刀划过我胳膊,先是一凉,接下来便是痛。

  我已经不思考了,上前便是一拳,正中男人的鼻子,结结实实的,瞬间,血就喷出来了,中年男人捂着鼻子,往后退了两步。
  一个女人跑过来,速度极快,只见人影,看不清脸孔,中年男人根本没有时间反应,他抓住刀的手被抓住,一扭,中年男子吃痛,啊的轻吟一声,叫的很不合时宜。
  实话说,他叫的这声不像男人,像是娇气的娘们。
  被跟娘们追杀半天,我脸有点红。
  女人控制住刀,屈膝,顶在中年男人的膝盖窝,中年男人身子前倾,女人顺势用力,中年男人跪下,女人手一握,男人手一松,菜刀掉了,砸在了草丛上。
  女人动作干净利落,她单手控制住男人的两只手,反剪,另外一只手从裤腰上拿出明晃晃的手铐。
  咔嚓咔嚓,铐住了。
  女人抬起了头,英姿飒爽,她额头有一层细细的汗,在阳光下,冉冉生辉。
  “你要不要紧?”
  我的嘴巴有点合不拢,这女人不正是我邻居吗?
  “齐语兰,你是丨警丨察?”
  齐语兰站了起来,中年男人拼命扭动着,齐语兰呵斥,“老实点!”
  中年男人被吓得一哆嗦,果然老实了。
  对我微微一笑,齐语兰说:“对,我是人民丨警丨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