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86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笑了笑没说话,他知道李小林的心结解开后,还是一位很不错的干部。

  春节,张清扬回到了京城,这个年他想好好的陪家人。
  初一的早上,他一个人在爷爷的四合院里漫步。地上落满了一层薄薄的积雪,树上的麻雀叫个不停,张清扬抬头望着那几只找不到食吃的麻雀,轻轻地叹息一声。
  “大过年的,不要长吁短叹,你怎么了?”身后传来刘老的声音,没想到老爷子也早早的起来了。
  张清扬回过头,走到爷爷身边,有些惆怅地说:“爷爷,也没什么,只是最近觉得有些累……”
  刘老点点头,锐利的眼睛射出不可挡的光茫,说:“是不是感觉有些矛盾?”
  张清扬的眼睛闪过一丝异样,随后点头:“是啊,是很矛盾,有时候真不知道是自己改变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改变了我。不瞒您说,我经常在想,自己的奋斗到底对谁有用?”

  “看来……你成熟了!”刘老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清扬啊,成长的过程必定会有一些迷茫。你在辽河呆得太久了……”
  “爷爷,我……”张清扬还想说什么。
  刘老摆手打断他的话,微微笑道:“什么也不用说了,你自己想吧……”转身回了房间。
  张清扬站在雪地里良久,独自苦笑一声,拿起墙角的扫帚和警卫一起打扫起院子来。没多久,刘老又从屋里走出来,他的手里牵着小涵涵。涵涵全身被包得像个球,慢慢地跟着太爷爷走。
  “涵涵,看见没,人要劳动,劳动才有生机……”刘老指着正在扫雪的张清扬。
  “太爷爷,生机是什么?”涵涵稚声稚声地问道,好奇地仰着小脸。涵涵刚学会说话没多久,发音还不是很准。
  “瞧我……怎么和你这小东西说这些,你还不懂!”刘老失声大笑,一旁的张清扬也笑了。
  刘老看了涵涵一眼,又说:“生机就是人要活得有精神!”

  涵涵张嘴咬着小指头,好像在认真思考,那模样十分的可爱,然后又问道:“精神是干什么的?”
  “呵呵,你啊你……这小东西!”刘老和蔼地拍着涵涵的头,又怎么能解释得清楚。
  初二,在刘老的逼迫下,张清扬带着妻儿老小又回到陈家。陈家是很传统的人家,大过年的,说要女儿们去婆婆家过,就这样,两个女儿全被赶出了家门。
  正好刘抗越也带着儿子从京城的家里来给岳母拜年。两个小家伙一到,陈家就不得消停了。刘天佑比涵涵大一岁,一大一小就在客厅里相互追逐着嬉戏。看得出来,两个孩子深居大院里,没有多少玩伴,突然之间有了同龄人,十分高兴。
  陈新刚并不在家,他一大早就出门了。张清扬和刘抗越坐在一旁聊天。
  “大哥,我可要恭喜你当将军啊!”张清扬笑道。

  刘抗越摆摆手,轻声道:“我只是走出了一小步。”
  “那也不得了,你和陈军应该是最年轻的将军吧?”张清扬问道。
  “差不多吧,”现今的刘抗越稳重了很多,他说:“陈军本来想亲自拜年的,但是爸爸考虑到影响,没有让他来。”
  “是需要注意影响。”
  “你呢?在辽河呆得时间太长了吧?”刘抗越习惯性地抽出烟来,刚要点上,不料就被陈丽抢了去。刘抗越满脸通红,在张清扬面前被老婆如此管教,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张清扬望着他们笑,回答道:“谁知道呢,我就是边走边看吧……”
  “也该动动了……”刘抗越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这一刻,张清扬不禁想到了年前去朝鲜的路上,自己和郝楠楠的谈话。现在回想起来,心里竟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见张清扬没有回答,目光有些失神,刘抗越拍了拍他的肩笑道:“你越来越稳重了。”
  张清扬苦笑道:“你还不如说我老了呢!”
  “哈哈……”刘抗越大笑,指着面前奔跑的儿子说:“有时候看见孩子啊,还真发现自己老了!”
  张清扬看着兴高采烈的两个孩子,心里也有同感。这些年为了前途,他几乎耗尽了青春,内心也被磨砺得如钢铁一般坚韧,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它振动了。
  涵涵突然间跑到爸爸眼前,伸出粉嫩的小手摸着张清扬的脸,说道:“爸爸,太爷爷说要有精神!”

  “嗯?”张清扬先是一愣,随后放声大笑,他没想到一个还不懂事的孩子已经看出了他脸上的疲惫。
  晚上八点多钟,张清扬走进京城的一家夜店,刚刚进来就被振聋发聩的重金属乐器振得耳朵发疼。突然间,传来阵阵的尖叫,他向舞台上望过去,原来是一群舞女在跳艳舞,此刻身上只穿着叁点式,而且双手自摸,摆出一幅誘人的画面。
  张清扬摇摇头,心说自己还真的成熟了,看到这种场景除了厌恶,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上了楼上的包间,轻轻推开,一屋子的青年男女,女人多半坐在了男人的怀中。
  张清扬皱了下眉头,眼睛四处寻找着苏伟的影子。知道张清扬回了京城,苏伟天天打电话叫他出来玩。张清扬盛情难却,终于答应了他的邀请。
  “喂,傻小子,你找谁啊?”不等张清扬看到苏伟的身影,靠在门边沙发坐着的一个小青年骂道。
  包厢里一时间安静下来,把脸贴在女人胸口的苏伟终于抬起头,看到了张清扬。“清扬……你来啦!”苏伟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回手对着刚才骂人的小青年就是一脚:“妈B的,你骂谁呢,你睁开狗眼瞧瞧,这是清扬哥!”

  “是,是,”小青年吓得脸色大变:“清扬哥,对不起,兄弟狗眼不识泰山,”小青年真的害怕了,一边说一边抽自己的嘴巴。
  张清扬讨厌这种情景,不耐烦地摆摆手说:“算了,算了……”
  “你丫的还不快滚!看见你就来气!”苏伟扬手又是一巴掌。
  小青年接连点头,弯着腰跑出去了。苏伟可是京城有名的公子,没几个人敢得罪他,这帮小兄弟平时还靠着他撑脸面呢,自然把他的话当成圣旨。当然苏伟也不是非要赶他走,只是想在张清扬面前显示一下能力。
  张清扬望着苏伟笑,又怎么看不透他的心理,说道:“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啊,是不是忘记当年在辽河……那个事?”
  一听张清扬提到当年在辽河挨打的事情,苏伟立刻就像霜打的茄子,无精打采地瞪眼睛:“我说老哥,以后别提这事行不?”
  旁边一个女人不明所以,站起来缠着苏伟问道:“老板,你在辽河什么事情啊?”

  “滚一边去!”苏伟没好气地推开女人,指着一屋子的人说:“散了,全他妈的散了,屋里就留两女的就行!你们到旁边再开一间房,我请客!”
  日期:2016-11-2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