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17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事的,她也不是什么干净货,指不定在跟哪个小白脸爽呢;哥哥这婚姻,早就走到头了,我要不是怕她爸,老子早跟她离了!”
  “呵,这话你都说了多少遍了?离离离,也就嘴上说说,你要再不离,我可不跟你这样了;人家年纪轻轻的,还想嫁人呢!”那女的似乎有些生气了。
  卢强立刻说,别啊宝贝儿,你给我点时间,我保证跟她离。
  那女的又说:你跟她离可以,但家产不能给她,我可不想一进门就住个穷窝。
  卢强呵呵一笑,“宝贝儿,我还能缺了你钱不成?你可别忘了,咱手里可靠着一颗摇钱树呢!”
  那女的就笑骂说:“你也够坏的,白行长对你那么好,你却那样整他,你就是个十足的混蛋!”
  听到这里,我浑身一惊!
  白行长?难道这人就是白姐的父亲?!
  站在车门前,我紧握着钢管,虽然心里有万千怒火,但我极力克制着自己。
  里面那女的又说,这颗摇钱树,你可得靠住了;上次你打了白行长的女儿,差点把财路给毁掉;你说你怎么这么笨?好好的你打她干嘛?

  卢强赶紧解释说,宝贝儿你不知道,那白依依可不是什么好货,她勾引我、求着我跟她上库,还让我娶了她,你说我该不该打她?除了宝贝儿你,我卢强谁也不娶!
  “呵,确实该打!”那女的冷笑了一声说:这骚货还挺会算计,你娶了她,就成了一家人;这样你既不能威胁她们要钱,还保了她父亲,想的可真是周到啊!
  “嗯,宝贝儿,你就放心吧,我卢强可不是那种见色眼开的人;只要你踏踏实实跟我,我保证不跟任何女人发生关系!”
  “嗯,强哥我爱你,你对我最好了!”那女的立刻嗲嗲说,强哥你下面行吗?人家还想要!

  卢强有些窘迫地说,宝贝儿你再等一下,我抽根烟,抽根烟缓缓就硬起来了。
  “那你去外面抽,别在车里,呛死了!”
  “好好,我出去抽,你等我!”
  不一会儿,车门开了;卢强光亮头发刚露出来,我一钢管就抡了下去。
  他惨叫一声,那女的立刻问他怎么了?!我猛地拉开车门,直接把卢强拽了下来。
  那女的光着身子,手忙脚乱地想去翻手机报警;我伸手抓着她的腿,直接将她从车里扯了出来。
  她被吓坏了,浑身一丝不挂地蹲在那里;卢强爬起来想跟我打,我一棍子甩在他脸上;那女的还想往车里跑,我冷冷说:想报警是吗?你随便,但我敢保证,明天卢强的老婆,就会知道你们干的好事!
  那女的身子一抖,赶忙又缩了回来,她蹲在地上,被吓得哗哗尿了出来。
  我不理她,直接转身看着卢强;他披着外套,里面却什么都没穿,这俩人真是够可以的。
  “卢强,想找人弄死我是吧?弄啊?我就在这里,你弄死我啊?!”我愤怒地吼着,对着他后背一顿乱砸。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卢强吓坏了,他就是个怂包,只会在背后使坏的混蛋!
  他越是不承认,我打的就越凶;后来他扛不住,直接认怂说: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我保证不动依依、也不找你麻烦……
  我压根不理他,白姐的仇,我的仇,所有的仇恨涌上心头,我几乎想杀了他!

  后来我想,如果那天,那女的不在这儿,我真可能会打死他。
  “告诉我,你手里握着白叔叔什么把柄?!”我红着眼问他。
  “我…我没有,我不知道……”他趴在地上抽搐着,嘴却硬的厉害。
  “不说是吧?好!”我举起钢管,对着他的腿,拼命地砸!他打断了白姐的腿,我今天就让他还回来。
  卢强惨叫着,疼得他脑袋都钻进了沙里;我手里的钢管都砸弯了,但我没有要收手的意思。
  我骨子里并不是个残忍的人,甚至很善良;但人一旦被逼到份儿上,也就豁出去了。
  一想到自己差点被他干掉,白姐又被这混蛋打得那么惨,真的,我打断他的腿,简直就是仁慈!
  最后卢强实在扛不住了,身体蜷缩了一下,瞬间晕了过去。
  那女的抱着膝盖,在一旁哭个不停;我转过身,冷冷地看着她;她立刻慌张说:“你别打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保证不反抗……”她说完,还故意把胸露了出来。

  妈的,还真他妈骚的没边儿,这种时候还想着干那事儿,看来卢强那混蛋,完全没满足她!
  我冷哼了一声,蹲下来看着她说:你好像知道很多事?那个把柄到底是什么?告诉我!
  她吓得尖叫了一声,我说别他妈叫!她立刻不叫了,哽咽着跟说:白行长挪用公款,被卢强发现了,这就是那个把柄。
  挪用公款?我愣了一下,随即又说:那怎么才能把这个把柄消除掉?是不是把钱补上就可以了?!
  她吓得摇头说:如果没人知道的话,确实把钱补上就行了;但卢强手里,有白行长挪用公款的记录,而且他还要挟白行长,以白行长的名义,做了很多坏事。
  我他妈的,天底下怎么会有卢强这么厚颜无耻的混蛋?!我心里有气没出撒,握着钢管又对着卢强一顿乱抡。
  “你别打了,你要打死了他,白行长就有危险了!”那女的立刻劝我。

  “为什么?!”那时候,我对社会,对金融几乎一无所知。
  她擦着眼泪,颤着嘴唇跟我解释说:卢强如果死了,上面肯定会派人接他的位置,到时候一查资金有亏空,白行长根本就跑不了;不过现在还好,卢强主管资金这一块,是他一直给白行长压着这事儿的。
  听到这里,我浑身顿感无力;卢强不能死,他甚至都不能出什么岔子;因为他一出事,白姐的父亲立马就完蛋了!他妈的,卢强这混蛋,竟然还成了重点保护动物了!
  那一刻,我真的有力没处使;本来我以为,只要把卢强打死,白姐这辈子就算解脱了;我即便不能和她在一起,但只要她能幸福,不要再为生活所累,我也就满足了。
  可是一切,一切都没我想的那么简单;“人死容易,活着才难”,我终于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了。
  “会开车吗?”我问她。
  “嗯!”她赶忙点点头。

  我就把卢强拖到她身边,让她亲吻卢强,然后我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
  “行了,把他送医院吧,别特么死了!”我冷冷看了卢强一眼,又说:今天的事,你最好不要报警,否则你们俩的勾当,明天就会上报纸!还有,告诉卢强,以后再敢骚扰白姐,我要他的命!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会劝他的,以后保证不会了……”
  我没看她,直接转身离开了工河沙滩。
  走在工河桥上,凄冷的风迎面吹来,我长舒了一口气,腿不自觉地轮了一下。
  刚才的一切,简直太疯狂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做出那么愣的事。

  认识白姐之前,我在所有人眼里都是老实学生、书呆子、土包子。
  可自从认识了白姐,我变得有些疯狂了。
  爱情,真的能让人失去理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