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6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山中老人哈桑·伊本·萨巴哈,与金庸先生《倚天屠龙记》里面的霍山,其实是同一人,他所开创的阿萨辛派,也就是书中的波斯明教。
  波斯明教的教中圣物,叫做圣火令,故而也有人将其称之为拜火教。
  言下之意,这是一帮玩火玩得很厉害的人。
  果不其然,老哈桑一上来,立刻就弄出了这滚滚烈焰,然后朝着我冲来。

  面对着这对手,我毫不示弱,持剑前冲,朝着对方击来的火焰猛然劈去,凌厉的剑气割破了炙热的火焰,落到了老哈桑的跟前来,发现对方双手一抓,却有一个火焰圆盾,将身子给罩住,剑气根本破不开他的防备,朝着两边滑落了去。
  能够在天罗秘境熬过十四场的拼斗,并且战而胜之的人物,果然不简单。
  回想起我之前的遭遇,无论是那斯巴达,还是精灵女刺客,又或者布鱼,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着足够的实力,而随着场次的增加,我相信这拼斗的难度应该会越来越难。
  我如此,对方也是一样,所以这个老哈桑,果真是一个强敌。
  清楚了这一点,我不敢托大,往前紧逼的途中,又小心翼翼地防备着,不想给这家伙有任何的可趁之机。
  特别是他刚才用来阴我的美杜莎头颅,如果给那玩意给定住,我恐怕就真的任人宰割了。
  两人相斗数分钟,老哈桑凭着一手攻守兼备、出神入化的火焰手段,让我没有办法逼近,然后不断打出火球来,逼得我不得不逃开去,占据了主动的地位。
  我感觉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尝试着另外的方法。
  大虚空术。
  正面交手,几乎没有下手的机会,所以我采用大虚空术这种神出鬼没的手段来应敌,而对于这样的情况,对方虽然有些猝不及防,但反应倒也十分迅速,很快就进入了节奏,小心翼翼的,没有给我太多的机会。
  两人如此交手,足足斗了二十多分钟,都有些疲惫,下意识地拉开了距离,分别站在了小广场的边缘处。
  我们遥遥相望,老哈桑说道:“英雄出少年,阁下果然好身手,难怪想要觊觎那执宰人的地位,不过我们两个就这样相持下去,一直没有结果,总也不是一个事儿,不如打个商量,如何?”
  我说什么意思?
  他说在天罗秘境之中,死亡并非真正的消失,而只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如果并不是死在别人的手中,而是自己的刀下,并不会被剥夺神识——不如这样,你我再拼斗三招,谁若胜了,输的那人便自杀,解开这战局,你看如何?
  我听完,将信将疑地说道:“真的?”
  老哈桑点头,说对。
  我看着他的眼睛,好一会儿,方才点头,说好,来吧。
  两人约定三招,我不得不集中精神,努力地注视着对方,而老哈桑却是从一大团的火焰之中,拔出了一把锐利的刺剑来,然后踏着大步子,朝着我冲来。
  铛!
  两人拼尽全力,猛然相撞,发出了巨大的轰然之声,我往后退了两步,瞧见对方双目血红,又冲上来与我交手,不得不又挥出了第二剑来。
  一剑斩。
  在那一刻,我这一剑集聚了所有的精神,再加上了一剑神王的加持,精、气、神都达到了巅峰状态,然而老哈桑却在一瞬间变成了巨大的火人,炙热的温度掩盖了一切,硬生生地又与我拼上一记。

  好强。
  在感受到对方炙热的温度之时,我也是豪情万丈,觉得自己的第三下,应该就能够破开对方的防备。
  然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那家伙的眼神有几分不对劲儿。
  我心中一动,又斩出了第三剑去。
  相较于第二剑,我这第三剑软弱无力,给对方猛然一挑,人摔倒在了远处去,“我”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步步紧逼的老哈桑,咬着牙说道:“愿赌服输。”
  说罢,我一剑刺进了自己的心脏,紧接着双眼一翻,轰然倒下。

  瞧见如此果决的“我”,老哈桑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走到还剩一口气的我跟前,说道:“我随口说的,你还真的信啊?愚蠢,当真是愚蠢啊——不过也好,且让我来收获战利品吧,美味的强者之魂,给我拿来……”
  他伸出了右手,在“我”的跟前猛然一抓。
  然而下一秒,他的脸却变了颜色,一脸震惊地说道:“怎么回事,怎么会没有呢?”
  唰!
  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老哈桑的头颅从脖子处陡然掉落了下去,而从他断开的脖子处,喷出了四道光芒,落到了我的剑上来。
  从虚空之中浮现的我,站在老哈桑的身后,一挥手,将死去的分身收回,就没有再去瞧对方一眼,而是将注意力落到了剑尖之上的四道五彩光芒来。

  每一道光芒,都蕴含着万千信息,而其中的一道,我瞧着是那般的熟悉。
  布鱼?
  我心中一动,将那光芒一挑,落到了场边那木头人的身上去,紧接着面无表情的布鱼眼珠子一动,然后抬起头,朝着我望来,嚅动了一下嘴巴,有些艰难地说道:“陆、陆言?”
  这一声“陆言”,对于我来说,无异于天籁之声。
  来到这天罗秘境之中,虽然时间算不得多久,但我已经是经历了四次的生死战斗,每一场的交手都让我更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也感觉到时间仿佛过了许久。
  在这样的情况下,死亡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威胁,而最让我难过的,则是迷茫和孤独。
  一个人在这样未知的环境之中拼搏,而且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那种莫名的孤独感就来得更加的强烈,倘若是能够有一个人说说话,多少也会让我放松一些。
  而此刻布鱼意识的苏醒,让我差一点儿就掉下眼泪来。
  我感觉到自己这一段时间来的拼搏,并没有白费。
  我点头,说对,是我。
  布鱼盯着我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我,这是怎么了?”

  我说你知道自己在哪里不?
  布鱼缓慢地摇头,然后说道:“我这是在哪里?”
  我说你都忘记了?
  布鱼想了两秒钟,结果“啊”的一声叫喊,然后抱住了头。
  他使劲儿地甩动头颅,青筋从额头上面冒了出来,显得无比的痛苦,我走上前去,按住了他的肩膀,缓声说道:“别想了,让自己的心情平稳一些……”
  人有三魂,一曰胎光,二曰爽灵,三曰幽精,又有七魄,各有名目——第一魄名尸狗,第二魄名伏矢,第三魄名雀阴,第四魄名吞贼,第五魄名非毒,第六魄名除秽,第七魄名臭肺,各司其职,缺一不可。
  三魂七魄的具体功效,繁复难叙,又各有一番说辞,在此不叙,而布鱼此刻只回来一魂,状况不定,我不能让他陷入崩溃。
  日期:2017-03-31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