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11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一刻,我们都疯了,彼此水汝交融,恨不得把对方挤进身体里。她牙齿咬着嘴唇,指甲刮着我的后背说:小混蛋,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姐?你知不知道,当姐看到你跟小茜那么好的时候,姐恨死你了,姐想杀人你知道吗?!
  她这么说,我好高兴,就对着她的脸,狠狠亲了一下说:你爱我,你爱我的是不是?你吃醋了,我就要你吃醋,让你心痛,你这么坏,我折磨死你!
  “那你让姐死吧,现在就让姐死!你进来,你个坏蛋,你快进来!”她哭着,猛地张开双腿,两手压着我屁股,特别想让我那样。
  “你说你喜欢我,你爱我。”我威胁她,特别有成就感。
  “你个混蛋,你快进来,不要说别的。”她掐着我,两条白皙的长腿,紧紧缠着我的腰。
  “我要你说,你不说,我就不做!”她越是着急,我就越要折磨她;她明明爱我,为什么不说?爱一个人,有那么难吗?
  她咬着嘴唇,似乎在做心理挣扎,我不给她机会,双手不停地剌激她的身体;她红着脸,微微颤抖着,最后顶不住我的挑逗,瞬间沦陷了;她朝我大喊:小混蛋,姐爱你,姐爱死你了!哪怕一天见不到你,姐就难受的厉害,就跟要死了一样!

  我说我也是,白姐我爱你,不知怎么就爱上了!我每天都想你,特别特别想。
  听我这么说,她立刻捧着我的脸,疯狂地亲吻;我翻过身,把她压在下面,彼此的喘息,炙烤着火热的心脏。
  她终于说爱我了,她一直都是爱我的!那一刻,我无法形容自己有多么幸福,即便下一刻去死,我都心甘情愿。
  我们结合了,就像做梦一样!20岁之前,我从不敢想象,自己将来有一天,能和这么完美的女人在一起。

  没了初次的生涩和痛苦,这一次她特别愉悦,声音叫的很大,不停地剌激着我躁动的血液。后来我们都到了,她抱着我,身体一颤一颤的。
  我躺下来,将她搂进怀里,我们甜蜜地看着对方,嘴角带着傻傻的笑。
  “小志,你永远都不会离开姐的,对吗?”她很腼腆地说。
  “嗯,从今以后,就让我做你的男人,永远都保护你好不好?!”

  “好,说话算话;以后你再跟别的女孩眉来眼去,我就…我就阉了你!”她咬着嘴唇,很坏地看着我,还在我那里狠狠抓了一下。
  干完这事,我俩都兴奋地睡不着,她就把灯打开,我过去用电脑放了电影。
  她把果盘拿过来,优雅地捏着葡萄喂我吃;她说我是她男人,是她老公,她要好好伺候我。
  那时候,我们是那么幸福,感觉就跟真的夫妻一样。
  可夜里两点多的时候,却出事了。
  当时电话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眼,立刻慌张地挂掉了。

  我发现她脸色不大好,就坐起来问:谁的电话啊?干嘛不接?
  “呵!不认识,估计是卖保险的吧?不用理它。”她很不自然地解释了一句,都没敢看我。
  她这么说,我也就没在意;可没一会儿,她电话又响了。
  我心里就纳闷,卖保险的会夜里2点多打电话?而且还不停地打?不怕被投诉吗?
  呵!我虽年龄小,但我不傻。
  我说:你电话又响了,要不我帮你接吧。
  她立刻说:卖保险的,有什么好接的?浪费电话费!
  说完她又要挂,我直接抓住她的手腕说:接,现在就接!
  她尴尬地朝我一笑:那姐去卫生间接吧,正好想尿尿,你先睡觉,明天姐早起把你送学校上课。
  “就在这里接,哪儿都不许去!”如果是从前,我不会对她这么霸道,也没资格对她这样;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说了她爱我,我也能感受到,她确实是爱我的。所以我想了解她,想知道她的一切。

  最后在我不停地逼迫下,她接了;电话那头是个老男人的声音,听上去让人恶心!
  “依依,几个意思啊?打好几遍电话都不接。”老男人有些生气地问。
  “卢叔叔,不好意思啊,刚才我睡的迷迷糊糊,不小心就给挂了。”白姐撒谎道。
  但那老男人却说:睡了?睡了怎么还亮着灯?你家里不会有别人吧?
  白姐慌了一下,手都在哆嗦;但她语气控制的很好,嗲声嗲气说:卢叔叔这是什么意思啊?你知道的,依依胆小,睡觉的时候不敢关灯的。
  “哦,这样啊,那你不用怕,叔叔就在你家门口,你开下门,今晚叔叔保护你!”那老男人坏笑着,似乎还喝了酒,说话有些大舌头。

  白姐就笑说,卢叔叔您别开玩笑了,都这么晚了,您早点回家休息吧,不然阿姨该着急了。
  “擦,那黄脸婆不知道在哪儿搓麻将呢,她才懒得管我!”老男人打了个酒嗝继续说,“依依,卢叔今晚喝了酒,开不了车,今晚就在你这儿睡吧。”
  听到这话,我紧紧我握起了拳头;这老混蛋要敢进来,我特么弄死他!
  电话那头的老男人,似乎有些迫不及待,在外面不停地按喇叭。
  白姐挂掉电话,特慌张地说:小志,你快躲起来,不要出来,姐一会儿就让他走。
  我瞪着眼,拉着脸,愤怒无比地问她:那男人是谁?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她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小志,你别孩子气,听姐的话好吗?
  “回答我,那个老男人是谁?!”我咬着牙,眼睛都红了。
  “小志,姐求你了,你不要问了好不好?”
  “你不说,我就不躲,他敢进来,我弄死他!”那时候,我真的想杀人!
  她似乎被我吓到了,手都在不停地哆嗦,我似乎也猜到了,她应该是被包养了;但又不太确定,就问她说,“你被他包养了是吗?你图他什么?钱吗?你很爱钱是吗?!”

  她慌张地摇着头,眼泪哗哗往外流;“小志,不是的,姐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姐有姐的苦衷,你就听姐一次好吗?躲起来,权当是帮帮姐!”她话没说完,外面那个混蛋就开始砸门,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你他妈磨蹭什么?!
  我看她吓成那样子,又觉得她挺可怜的,或许我不应该这么逼她,或许她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就说:“你把这屋灯关了吧,我不出去。”
  得到我的回答,她很感激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关上灯,带好门就出去了。
  我倒在库上,特别无助地抓着被子;犹如一个偷情的小男人,被人当场捉奸一样,不敢说话,不敢喘息,只有无声的眼泪,一点一点往外流。

  客厅的门开了,那个老男人骂骂咧咧进来说:妈的,怎么这么久才开门?你这屋里是不是藏了男人?!
  “卢叔,您真的喝醉了,我哪里敢藏男人啊?”白姐哄着她,一个劲儿赔笑。
  “没藏男人?呵,那我可要好好检查检查!”说完,我就听见隔壁卧室的门开了,白姐就一个劲儿说,“真没有,我又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那男的骂了一声“草”!又说最好没有,如果让我找出来,你就等着吧!
  说完他们又开了厕所的门,发现没人后,那混蛋还不死心,竟一步一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