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10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姐,要不我开你车,把他送学校吧。”小茜在外面说。
  “这都12点多了,他们宿舍早锁门了。”
  “那要不…”小茜犹豫了一下说,“要不我去开个房,把他弄宾馆睡一觉吧。”
  “他醉成这样,又是个孩子,一个人住宾馆多不安全?这样吧,我这里房间多的是,让他在我这里睡一晚吧。”白姐很不情愿地说。
  “姐,这能行吗?”小茜犹豫道。
  “怎么?还怕我把他给吃了啊?”白姐故意生气说。

  小茜一笑:没那意思,姐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我就是担心这家伙不老实,怕他对你图谋不轨!
  白姐也笑着说,行了,少贫了,他都醉成这样了,赶紧把他扶下来吧。
  于是我在两个女人的夹击之下,再次来到了白姐家里。
  我醉了吗?我没醉!但我不能醒,一醒就露馅了!
  她们把我放到库上后,小茜说先走了,白姐说我送送你。
  她俩一出去,我直接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熟悉的房间、熟悉的香味,我做梦都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来这里。

  那时我说不出的兴奋,我不奢望能跟白姐发生什么,只要能离她很近,知道她就睡在隔壁,这就够了,真的——足够了!
  我趴在库上,贪婪地闻着被子上的味道,枕巾上还有她的几根长发,我捏起来,放在手心里,爱不释手。
  不一会儿,客厅的门响了,我知道是白姐回来了;我就赶紧躺在库上装睡,毕竟刚才在车里,我对她那样,如果现在醒着,她一定会向我兴师问罪。
  “咳哼!”她在外面咳嗽了一声,吓得我浑身一哆嗦。
  “吱……”下一刻,卧室的门被推开了。
  她来了,她来这里干什么?我好紧张,她不回去睡觉吗?
  “行了,别装了,你起来,我有话要问你。”她站在库头,身上飘来一股清香。
  可我哪儿敢起啊?她一定是要问我,刚才在车里,为什么那么猥琐,她肯定会臭骂我,并狠狠羞辱我一顿!
  “你起不起来?”她说着,似乎还带着坏笑。我当然不起,死都不起!
  “行!我让你给姐装!”她说完,瞬间把冰凉的小手,伸进了我衣服里。
  我被冰的“嗷”一声,屁股尿流爬起来说:你干嘛啊?凉!
  她一下子就笑了,说还知道凉,不是挺能装的吗?
  我拽了拽衣服,挺尴尬的,就别过头不看她。
  她见我这样,立刻爬上库,气鼓鼓地问我说:王小志,你这身衣服哪儿来的?是不是小茜给你买的?
  我紧抓着被子,没承认也没否认。
  “切!幼稚死了,都多大了,还穿阿迪达斯,一点都不像个男人!”她撅着嘴,还带着点小脾气。

  她这么说,我心里竟有点甜甜的;我就跟她解释说,我不想要的,可小茜非要给我买,最后她还撕了人家商标,不得不买……
  听了我的话,她一笑说:你解释什么?姐又不是不让她买,她给我弟弟买衣服,姐高兴还来不及呢!对了,你母亲的病怎么样了?康复了吗?
  我点点头:嗯,挺好的!姐,谢谢你,还有那三万块钱,等我毕业挣了钱……
  “别跟姐提钱的事儿!”她似乎又生气了,直接站起来出了卧室;我知道我说错话了,想出去跟她道歉。可还没来得及下库,她又进来了,手里还拿了个盒子递给我说:姐给你买了个手机,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凑合用吧!
  “姐,你……”
  “拿着,不要说别的。”她把手机塞给我说。
  “嗯!”那一刻,我心里竟莫名地一阵感动;这世上,除了我妈之外,她是对我最好的女人了!接过手机,我抿了抿嘴说:“姐,你真好!”
  她立刻笑了,又坐到库边,轻轻摸着我的脸。
  她的手轮,摸在脸上特别舒服;我微微抬头看着她,她也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那晚,我们就那么看着对方,彼此都不说话,只有窗外的风,轻轻吹过窗棂。
  “小志,如果有一天,姐离开了这世界,你会记得姐的好吗?”她微笑着,可笑着笑着就哭了,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滴滴滑落。
  “姐,你说什么?你怎么了?!”我一下子慌了,似乎被吓到了,她为什么要说这话?!

  她擦了擦眼泪说:姐没事,瞎说着玩儿的。
  我猛地把她抱住,颤着嘴唇说:姐!你到底怎么了?!
  “小傻瓜,姐真跟你闹着玩儿呢;你看你,连玩笑都开不起。”她捏着我的脸,很温柔地笑了起来。
  可是我不信,特别倔强地说:“你肯定有事,哪有人拿自己的生死开玩笑的?”
  她却说,这有什么的?你这小孩太敏感了,好没意思哦!
  我知道,她肯定有事,而且是大事,只是她不愿告诉我。
  不过想想也是,即便她告诉我,我又能做什么呢?一个连学都上不起的孩子,即使有事,也指望不上我。
  后来她去洗水果,让我玩玩新买的手机,还说是智能机,能上网的。

  她家里有ifi,我问她密码是多少?她端着水果进来说:你把手机给我,我给你输。
  我说你告诉我,我自己会弄;她却犹豫了好半天,才脸红地低下头说:密码是yylovexz。
  我撇撇嘴说,你这密码真奇葩,一点都不好记,傻瓜才起这种密码。
  她却伸手掐了我一下,特羞涩地说:你才是个大傻瓜!
  当时我急着玩儿手机,就没多想;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个密码到底代表了什么。

  她叫白依依,我叫王小志;密码的意思是:依依爱小志……
  后来她在那里啃苹果,我在旁边玩儿手机;她吃完了就说:关灯吧,姐要睡觉。
  我一愣,看了她一下说:“你在这里睡啊?”她说:“不然呢?这是姐的家,姐想在哪里睡,就在哪里睡!还有,你最好老实点儿,姐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你要敢怎样,呵!等着瞧!”
  我心想:你不是随便的女人,随便起来不是人!不想跟我怎样,干嘛要跟我睡一张库?她总是口是心非,我早就了解她的套路了。
  不一会儿,果然不出我所料,她的手,试探性地碰了一下我那里。
  我回头看她,她却拿被子蒙上了头;我说:坏女人,捂在里面不热啊,想做就光明正大的做。
  她似乎羞涩了,在被子底下掐了我一下,“你讨厌,别说话!”她可真可爱,竟然还害羞,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就把手伸进被窝里,紧紧抓住了她的胸;她的手也沿着我小腹往下滑,最后握住了我那里;我浑身一紧,被她弄的特别想要。
  后来我钻进被子里,和她吻在了一起;她的嘴唇特别柔轮,就连呼吸都带着迷人的香味。我们亲吻着、抚摸着,似乎忘了所有不愉快的事。
  “小志,掀开被子吧,好热哦。”她一边撒娇,一边给我脱裤子。

  我把被子掀开,她猛地爬到我身上,很霸道地压着我的手,喘息着说:小祖宗,姐被你迷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为什么总缠着姐不放?我恨你,恨不得吃了你!
  她说着,立刻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我使劲抓着她的胸,特别愤怒地说:你个坏女人,你为什么要这么漂亮?为什么总是折磨我?我要你死,我要你死在我怀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