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6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过那串电话号码,我心里竟莫名地一阵兴奋;一定是白姐,一定是她!
  我笑着,又有点想哭;她都说再也不联系了,干嘛还来找我,还要给我留电话?
  回到宿舍,我迫不及待拆开信封,那里面装了两叠钞票,整整两万。
  看着这些钱,我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她是在担心我吗?怕我辍学、怕我过不好吗?
  我想这些钱,我不能要;她已经很帮我了,我不想亏欠她太多。
  手里捏着那串电话号码,我踌躇了好一会儿,才下楼去了小卖部。
  说起来挺寒碜的,2006年,我连个手机都没有。
  到了小卖部,我拿起公用电话,拨通了那串号码;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把钱还给她。

  “喂,请问您是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了她好听的声音。
  “白姐,我是王小志。”我刻意把语气说的很冰冷,好让她知道,我根本就不在乎她。
  可听到我的声音,她一下子就哭了:王小志!你死哪儿去了?怎么说走就走了?我去你们学校,去工地,都没找到你,姐还以为你出事了!
  她一哭,我的喉咙也哽咽了,她干嘛要这么担心我?我就朝她哭吼说:不是你让我走的吗?不是你说再也不联系了吗?!
  “可你干嘛不把钱拿着?你那么穷,饿死你啊!你晚上睡大街啊!”她哭的厉害,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伤心。
  我擦了擦眼泪,跟她置气说:饿不死,我有钱!还有,你银行卡号是多少?这两万块钱我不要,我给你打过去。

  “你!”她似乎被我气坏了,大哭着说:你傻啊?你不念书了?姐跟你说的话,你一句都没听进去是不是?!
  我说我念书,我有钱,用不着你给钱!
  她立刻凶我:你哪里来得钱?
  “我打工挣的,总之不要你的钱;你把卡号给我,我给你打过去。”说完这话,我觉得自己挺有骨气的,尤其在她面前,我必须要有骨气!
  “行!王小志,你长能耐了,敢跟姐横了!你现在在哪儿?钱我亲自去拿!”她咬着牙跟我说。
  “你来吧,我在学校宿舍里。”我很牛逼地跟她说。

  “好,你等着,姐这就去!”说完,她愤愤挂了电话。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她怒气冲冲来了。
  “王小志,你在哪儿?给我出来!”隔着门,我听到她在走廊里大喊。
  呵!牛逼什么?还你钱你还这样,我招你惹你了?我就不说话,故意让她着急。
  不一会儿,我听到“蹬蹬蹬”的脚步声,在朝我宿舍靠近;“王小志,你在不在里面?”她敲了敲我们宿舍的门。
  我还是不说话,故意挫挫她的锐气,省得一见面,她又用那种大人的口气教训我。
  “王小志,我知道你在里面,宿管大爷都告诉我了,你给我出来!”她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没有勇气开门;毕竟这是男生宿舍,万一进错了门,挺尴尬的。
  我坐在椅子上,轻轻吹着茶杯上的热气;听着她焦急的语气,我简直不要太得意哦。
  “行!王小志,你不出来,那我走了,再也不来了!”
  一听这话,我吓得热水差点洒出来;其实我特想见她,最起码把钱还给她。但我又放不下面子,就故意咳嗽了一声:“咳哼”!
  听到里面有人,她猛地推开门,见我悠闲地坐在那里喝水,她又气又笑说:“你个小混蛋,在这里也不说话,你怎么这么坏?故意让姐着急是不是?!”

  她放下包,握着小拳头就打我;我站起来,冷眼看了她一下说:“钱在桌上,你拿走吧。”说完我就别过头,故意不去看她。
  可她非但没走,还拉着凳子坐了下来,嬉皮笑脸地说:怎么?还生气啊?大男人家家的,心眼可真小哦!
  我最受不了她这种语气,麻酥酥的,可爱的要死!我就说:我生什么气?自己几斤几两,我心里有数;不就是穷嘛,母亲还病成那样,哪个女人会看上我?呵!我就是个大傻逼!天真死了!
  一口气说完,我心里痛快了不少;她在那里沉默不语,我就说拿着钱,赶紧走吧!还有,我不想欠你什么,那三万块钱,我会还给你。

  “王小志,别说这些行吗?”她转头看向我,不是太开心。
  “不说这些,还能说什么?谈爱情吗?呵!”我自嘲地笑着,眼泪差点溢出来。
  她见我要哭,赶紧站起来,拿纸巾要给我擦眼泪;我挡开她的手,她愣了一下,又咬了咬嘴唇说:饿了吧,姐带你去吃饭。
  吃饭?她可真会转移话题。我冷冷告诉她:吃饭就不必了,拿钱走人吧!
  我本以为她过来,拿了钱就会走;毕竟当初,她说再也不联系了,她不爱我,更瞧不上我;这些话,都是她亲口说的。
  可现在,她却赖在这里不走,还要带我去吃饭;呵!同情我、可怜我吗?我愤愤看着她说:我不需要你可怜,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

  说完,我转身就要出去;那时候,我真的打算跟她断了,因为我们没有将来,更不会有爱情;那一夜,只是个美丽的错误。
  可还没出门,她却在背后,一下子抱住了我;“小志,你不要这样,你这样,姐心里难受……姐知道,姐对不起你,都是姐的错!你原谅姐好吗?”她哭了,脸不停地在我背上蹭。
  我仰着头,鼻子酸酸的;她没有错,却老说自己错了;搞得我一点脾气都没有,因为自始至终,都是我在占她便宜。
  最后我说:姐,你到底想怎样?你告诉我好不好,你这样,我心里也不好受。
  “姐不想怎样,姐饿了,就想带你去吃饭。”她松开我,眼睛红红的,像个被欺负的孩子,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我真拿她没办法,都快被折磨死了;她成熟的时候,高贵优雅,又近乎无情;可撒娇的时候,却像个孩子一样,俏皮可爱,让人怜惜。

  最后我稀里糊涂就上了她的车,她好得意,似乎荫谋得逞了一般,嘴角带着坏坏的笑。
  “小志,姐漂亮吗?”她听着音乐,哼着歌问我。
  “嗯,特漂亮;但我妈说,漂亮的女人不可靠。”我笑着说。
  “哎,你找打是不是?有你这么夸人的吗?谁不可靠了,你才不可靠,男人都不可靠!”她撅着嘴反驳我,我想辩解,可她一句接一句,完全不让我C`ha 嘴,特不讲理。
  后来她说累了,就在那儿得意的笑;那眼神仿佛在告诉我:跟姐斗,你还差得远呢,小屁孩!

  现在想想,那时跟她斗嘴,感觉挺好玩儿的;只是时光荏苒,多年以后,我们都已不再如从前那么单纯了。
  那天,她带我去吃了自助餐。
  进门的时候,她问我:吃过自助吗?
  我摇摇头,挺不好意思的,那时我那么穷,哪里有钱吃自助?
  她倒没笑话我,而是一本正经说:吃自助,就像打一场硬仗,要想赢得胜利,就必须要讲究策略!一会儿你跟着姐,姐教你怎么把花掉的钱,全部吃回来!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觉得特别好笑;她却掐了我一下说:哪里好笑哦?你这人好奇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