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姐》
第5节

作者: 刀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她却堵住我的嘴说:什么都不要问,就这么抱着,就好了……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厨房忙活了。
  我洗漱好,就去厨房帮忙,她一边煮粥一边说:什么都不用帮,洗洗手,等着吃饭就行了。
  我就笑着跟她说:姐,我也会做饭的,而且厨艺不错,今晚我做饭给你吃好不好?
  可她的手突然哆嗦了一下,然后冷冷说:小志,去外面等着吃饭吧。
  她的态度,让我愣了一下;但我也没多想,就去餐桌前坐着,随意按着电视遥控器。
  吃饭的时候,她使劲给我夹菜,让我多吃点;我说你也多吃,天冷,多吃点饭身上热乎。
  她抿抿嘴,把头压得很低,直到吃完饭,她才抬头说:小志,你走吧,把姐忘了,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
  听到这话,我手里的筷子,瞬间掉在了地上;“为什么?”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她似乎没听见我的问话,而是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放到桌子上说:这里有两万块钱,拿去交学费;听姐的话,大学一定要念完;等毕业了,要好好工作,然后找一个女孩结婚;不需要太漂亮,温柔、懂得疼人就行了。
  “我不!”她的话太伤人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时候,我很没骨气地哭着,抓着她的手说:“姐,你知道吗?我可能…可能已经爱上你了!”
  是的,我已经爱上她了,或许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了。
  她高贵、美丽,温柔善良,又懂得疼人;像这样的女人,又有几个男人不动心呢?
  虽然我现在一无所有,给不了她任何东西;但我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将来一定能给她幸福!
  可是不等我给出承诺,她的手,就已经抽离了我的手;“你走吧,再也不要来了,姐…姐不爱你!”她哭了,转身去了卧室;我敲她的门,她却哭吼说:你走啊?!还赖在这里干什么?你以为你是谁?我会看上你吗?
  听到这话,我的心都凉透了!

  是啊,她怎么会看上我?开玛莎拉蒂,住别墅洋房的女人,怎么他妈的会看上我?!
  可她为什么?为什么要把初次给我?这个女人,她疯了吗?既然不爱,为什么要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给我?她就像个迷一样,让人猜不透,难以捉摸。
  “依依,在家吗?”院子里,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一刻,她猛地打开门,把我拽到卧室里说:小志,你在这里躲着,不要说话,不要发出动静,好吗?

  我被她吓到了,赶紧点了点头。
  她给我擦了擦脸上的泪,转身就出去了。
  不一会儿,客厅里传来了她和那男人的谈话声,由于声音不大,我听不清他们说什么。
  后来他们一起出去了,我掀开窗帘一角,看到一个又矮又胖的老男人,搂着白姐的腰,有说有笑地上了车。
  我攥着拳,心里憋着一股气;她不愿跟我联系,难道就是因为这个老男人吗?除了钱,我哪点比不上他?!
  可是这社会,呵!女人只看钱,什么爱情啊、善良啊,都抵不过一个“钱”字;否则,我的女朋友,也不会背着我,去跟别的男人上库。

  想到这里,我也就释然了;白姐,只不过是我前女友的一个翻版罢了;为这样的女人伤心,不值得!
  后来我就走了,离开了她住的地方;桌子上的钱,我一分没动;因为那钱,我觉得不干净,更不想欠她的。
  还有母亲的那三万块钱医药费,等我赚了钱,一定还她,一定还!
  走在滨河大道上,天空飘着淡淡的雪花;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能去哪儿;冷风中,我像条无家可归的狗。
  后来我走到了人民广场,有几个女孩子正在那里发传单。我接过传单一看,是肯德基招聘兼职的;白天一小时15块钱,晚上一小时25,管两顿饭。
  当时我激动坏了,抓着传单就问她们,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其中一个女生,指了指广场边上的肯德基快餐店说:随时都可以上班,大过年的,店里很缺人。
  我说谢谢,然后就匆匆走进了店里。

  进去以后,经过了简单的面试,我便穿上快餐店的工作装,开始了自己的兼职生涯。
  还记得刚上班那天,我一口气干了16个小时,后来店面经理劝我说:小伙子,干工作用不着这么拼命,你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过来吧。
  我忙说我不累,店里这么忙,还可以再撑一会儿的。
  其实那时候,我眼睛都熬红了,脑袋一阵阵发飘;不是我不想休息,而是因为我早已无家可归。

  后来店面经理拗不过我,就说那你去后厅休息一会儿吧,里面有张躺椅,睡一会儿再出来干。我这才点点头,很感激地跟他说了声谢谢。
  后厅不算大,但整理的很干净,这是店面经理值班时,睡觉的地方。
  坐在躺椅上,我含着眼泪望着天花板,感觉这世上,还是好人多;比如我们的店面经理,比如…那个女人。
  后来我想了想,其实白姐没做错什么,更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她把我送到医院,又那么照顾我,还给了我妈治病的钱,甚至还把初次给了我。我还有什么资格去怨恨她呢?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她在付出,她一直都是个好女人。
  可一想到她,我的心就特别痛,比前女友劈腿还痛;我想忘掉她,毕竟我们才认识了两天而已;可让人上火的是,越是想忘掉,就越忘不掉。
  女人对初次难以忘怀,男人又何尝不是?
  睡了几个小时,我又开始工作,更加疯狂地工作;因为只有忙起来,我才不会想她,心才不会那么痛。
  我就这么忙啊忙啊,一直到了大年初八,肯德基的正式员工都来上班了,我这才从兼职的岗位上退下来。
  那天,部门经理发工资的时候,我整整拿了三千;后来他还当着全体员工的面,表扬了我这段时间的优异表现,又额外给了我500块钱奖金。

  当白花花的钞票,握在手里的那一刻,我激动地差点哭出来;有钱的感觉,真他妈好!
  出了快餐店,我上了回学校的公交。
  都初八了,学校宿舍应该开门了。
  车子缓缓向前,透过车窗,我看到白城的雪化了,温暖的阳光洒在大地上,清凉的风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
  现在,母亲的医药费,暂时不用担心了;而我手里的工资,也完全能维持我下学期的生活费了;所以我打算,书还是要继续念下去。毕竟工大的毕业证,还是很值钱的。

  到学校的时候,宿舍楼真的已经开门了。
  那时我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回宿舍,美美地睡上一大觉!
  可刚一进门,宿管大爷就叫住了我:王小志,你过来一下。
  我凑过去问:苏大爷,怎么了?
  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递给我说,“初二那天,有个女的来找过你,你不在,她就把这东西放我这儿,让我转交给你。”
  “女的?长什么样?”接过信封,我狐疑地看着他问。
  “挺漂亮的女娃,岁数应该比你大,开车来的。”宿管大爷扶了扶眼镜说,“对了,她还给我留了个电话,说如果你回来了,就给她打个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