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卫弘文指着我,说:“你!”
  我说:“事实是白子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要想玩我奉陪,我确实什么都没有,但就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你就应该怕我,我输得起,你输得起吗?”
  说完,我就跟火哥走了,我希望我的话能让卫弘文好好想想,老话说的好,光脚不怕穿鞋的。
  我这样说话是有策略的,我能感觉出来卫弘文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温室里面长大的孩子,很少受过挫折,威胁一下他就要好好琢磨琢磨。
  跟火哥边走边聊,火哥挺豪爽,虽然说话老爱带上他妈的,当然我的看法是片面的,有曾茂才这层关系在,火哥才对我客气。
  上次,曾茂才叫人认我,火哥也在场,只不过都是生面孔,我记不清楚火哥,火哥却记得我。
  在社会上混,认人识人都是学问。
  我说了一些感谢的话,我心里清楚,不管火哥需不需要我的感谢,我都必须说,刚才如果不是火哥,我真的可能跟小兄弟说拜拜了,卫弘文恨我入骨,在他看来是夺妻之恨,他这种思维其实挺奇怪的,白子惠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以为借着家族便能逼白子惠就范,太天真。
  火哥说我性格挺合他胃口,让我有空来这酒吧坐坐,他管理这里,有酒有妹子,我能感受到火哥的豪爽。
  火哥的态度其实是有变化的,最开始他救我只不过是因为曾茂才的关系,后来则是觉得我还可以,对路,才这么热情的。
  “你别叫我火哥,我也不叫你董哥,太麻烦。”
  火哥这样说我也赞同,太别扭。
  我说:“直接称呼名字吧,叫我董宁就好。”
  火哥说:“我姓龙,龙彬。”
  我一愣,说道:“我还以为你姓火。”
  龙彬哈哈一笑,说道:“我他妈的脾气太差了,总发火,那帮龟孙便叫我火哥。”
  本来龙彬是想让我在他这里呆一会,喝点酒,有漂亮姑娘陪着,但龙彬把遇到我的事告诉了曾茂才,曾茂才派车过来接我。
  我大难不死根子在曾茂才身上,如果没他介绍我,必有血光之灾,拒绝的话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上了车,我给白子惠打了电话,报了平安,白子惠没说什么,后来我才知道白子惠当时已经快到酒吧了,还找了关系。
  曾茂才泡好了茶,等我到了,他第一句话问我怎么掺和到陆家的事。
  我拿起茶杯的手一顿,曾茂才笑笑,说:“董宁,别多心,我这里什么人都有,给我提供很多消息,陆家的事议论的挺多的,我就知道了,听哥哥一句话,别跟陆家走得太近,水太混。”
  我慢慢的喝下了茶,现在退出是不可能的。

  “谢了,曾哥,可我答应别人的事要办完。”
  曾茂才说:“这事你自己把握,我就是给你提个醒,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找我。”
  我想了想,说:“曾哥,我还真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曾茂才给杯里添了茶水,屋里燃着的檀香有安神之效,曾茂才说:“说。”

  我说:“曾哥,你应该知道我家里出了些状况,我老婆出轨了,我想报复。”
  对法律我已失望,它不站正义这边,只是工具,原谅?忍下这口气?我做不到,这事折磨的我快要疯。
  曾茂才比我想象的要厉害,求助他不丢人,就算回头曾茂才把我卖了,只要能帮我报了这仇,我认了。
  曾茂才笑笑,悠悠说道:“兄弟,我还以为这事你不会跟我提呢,你这人呢,自尊心挺强的,想自己担着,其实何必呢,算了,不说了,你这事,我觉得我比你还清楚。”
  我一愣,有点不太明白,曾茂才说:“有些事不是秘密,但你要没熟人还真不成,你老婆关珊其实很早就跟李国明了,应该是大一。”
  我的心被拧了个圈,其实我早有猜测,李国明和关珊的关系是不是保持了很久,可这个事实被曾茂才说出来还是让我接受不了。

  想到正青春的关珊被李国明糟蹋,我头皮一阵阵发麻。
  曾茂才看出我不舒服,他叹了一口气,说:“兄弟,挺住,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长痛不如短痛,忘记关珊吧,她可能从来没有属于你。”
  我莫名的感觉一阵烦躁,曾茂才的话犀利,弄碎了我的一些小幻想。
  “我得到的消息,关珊是为了钱跟李国明在一起的,关珊刚上大学便拓展社交圈子,结识了李国明,李国明提出包养关珊,关珊同意了,李国明每个月支付一笔不菲的酬金,时不时还给关珊买礼物,兄弟,你应该没有注意到,关珊的穿着不是一个普通女孩可以承受的,尤其是她的包和鞋子,都是名牌,在学校,很多女生羡慕她。”
  曾茂才缓缓的诉说,很有画面感,他带着我回到了大学时代。
  “关珊很讨李国明的欢心,除了关珊之外,李国明还有其他情人,但对关珊最用心,关珊的弟弟关山开了一间酒吧,是李国明拿的钱,摆平的关系,所以,报仇的第一步就从关山开始。”

  关山是最好对付的一个,但李国明是他的靠山,我觉得让李国明能力,再同关山算账才是正确的顺序。
  但这不重要,曾茂才的话里有话。
  我小心的求证,“曾哥,你的意思是...”
  曾茂才笑笑,淡然说道:“我和你一起报仇。”
  “李国明他是局长。”
  潜台词是李国明不好惹。
  曾茂才的声音沉稳,“是人便有弱点,只要找到,便易如反掌。”
  我说:“曾哥,我有点过意不去,这事本来是我的事,可现在把你牵扯进来。”
  曾茂才说:“别提,我说过你是我兄弟,你的事便是我的事,欺负到你头上,我可不答应。”
  也不知道曾茂才说得是真是假,但我有些感动。
  “曾哥,你打算怎么对付关山。”
  曾茂才笑笑,说道:“我们要明白一件事,针对关山不是最终目的,李国民才是要对付的那个,如何拉李国明下马是重点,对付关山骂他打他没用,在他身上做文章牵扯到李国明才是正事。”
  曾茂才说的对。
  “关山这个人缺点太多,我都有所耳闻,他很蠢,仗着有李国明这个靠山,行事便肆无忌惮,他的酒吧最近卖一些刺激的东西。”
  “丨毒丨品?”
  曾茂才点点头,说:“这个来钱快,但危害较大,性质严重,关山还不是个控得住自己的主,钱让他迷失了。”
  我说:“能钉住李国明吗?”
  曾茂才说:“都知道李国明是关山的靠山,李国明要摆平这事不容易,估计要舍弃关山,只要做到这一点,你的仇就算报了。”
  一开始我没想明白,可是细细琢磨有点明白了,好似一盆冷水浇下。

  “离间?”
  曾茂才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