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64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笑眯眯地说:“市长怎么就知道我没证据呢?”
  : 更快更省流量!
  于和平怒不可遏的叫道:“你有什么证据?拿出来给我看看!”
  李睿大喇喇的说:“证据拿出来给人看了,还有什么威慑力?反正市长信我就对了,我不像某些人,明明没有证据,还要雇佣私人侦探找证据,找不到证据竟然对我栽赃陷害,我是确实有证据的,只不过一直隐忍不发罢了。”
  于和平听了这话,固然气得嗓子发干眼睛发红,却也已经明白,李睿为什么突然说出这事,敢情是在报复自己这两日对他所做的,抬手指着他道:“你拿出证据,再跟我说这些话!”

  李睿见他已经接近狂躁状态,心下暗暗冷笑,语气轻飘飘的说道:“如果那位领导敢于再向我出手的话,相信市长很快就会看到证据了。那份证据一旦曝光,我相信那位领导会当天就身败名裂,下场比前市长还要狼狈可耻!”说完这话又是一笑,道:“市长慢走,我先回去忙了。”说完回了办公室。
  于和平脸色黑沉的看着他的背影,口角连连抽动,直到他回到屋里后也没离去,又等了几分钟,才闷闷的往外走。
  回到市府大楼自己的办公室里,于和平第一时间给郑美莉拨去了电话,等接通后骂道:“你个贱人,你***都干了些什么?”
  电话彼端的郑美莉,本以为于和平突然联系自己,是想到了自己的好,想调自己回青阳宾馆,再次恩宠自己呢,哪知道接通后听到的是这样一句话,立时就被骂傻了,良久才怯怯的回了一句:“我什么都没干呀……”
  于和平凶巴巴的骂道:“你他妈什么都没干?什么都没干,你从贵宾楼出去扔安全套,怎么会被人看到?”
  郑美莉正懵懂着呢,听到这话,更加的糊涂了,道:“我从贵宾楼出去?干爹,这是怎么说的?我早不在青阳宾馆干了,怎么会从贵宾楼出去?谁看到我从贵宾楼出去的?”
  于和平也是气糊涂了,听了她这话才知道自己说的不清不楚,道:“不是今天的事,是你还在青阳宾馆时候的事。我问你,你还记得不,有一回咱俩办完事,你带着垃圾从我位于三层的房间出去,结果被人看到了,那个人还看到你把垃圾扔到贵宾楼外的垃圾桶里了,然后有只该死的野猫把那个垃圾袋叼出来撕开,露出了里面的安全套,那人正好看了个清清楚楚,也就知道咱俩关系了……这件事你还有没有印象?还记得那个人是谁不?”

  这事郑美莉哪记得啊,她被于和平宠幸以后,经常性的在房间里伺候他,也经常性的把事后垃圾扔到外面垃圾桶里,自以为做得隐秘,永远不会被外人知道,也就没有生出警惕之心,如今出了事,再回想简直比回忆记事儿前的经历还难。
  她想说想不起来,又怕被于和平责骂,索性便没吭声。
  于和平等了一会儿,见她不说话,怒道:“你他妈干屁呢?想起来了没有?有没有那么一个人看到你的举动了?”
  郑美莉嗫喏道:“没……没想起来,我在贵宾楼当大堂经理的时候,没……没少伺候干爹你,每回都是事后把垃圾扔到楼下垃圾桶里,一个月最少有个七八次,我根本记不起来。应该……应该从来没被人发现过,至少我扔垃圾的时候都非常小心,都是看看周围没人才扔……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啊干爹?”
  于和平想了想,问道:“有没有跟李睿撞上过的时候?我是说你伺候完我以后,从房间出去,到楼下扔垃圾这段时间里,有没有遭遇过李睿?”

  郑美莉吃了一惊:“李睿?市委书记那个秘书?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于和平道:“少废话,快想!”
  郑美莉仔细想了想,不太确定的说:“我其实是经常和李睿打照面的,但我敢保证,我从您房间出来以及扔垃圾的时候,从来没跟他碰过面,绝对没有!”
  于和平自言自语的说:“这么说,目击者不是他,而是真的另有其人,可是那人会是谁呢?”
  郑美莉有些紧张的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干爹?”
  于和平骂道:“你个笨女人,刚我不是已经说了嘛,你还问什么?你真的想不起来?对了,李睿还说你在青阳宾馆得罪了不少人,有没有特别恨你的?很可能就是你这个仇人干的,也只有这种人才会有事没事的盯着你!”
  郑美莉一听就蔫了,她当日抱上于和平的大腿后,就开始目中无人,或明或暗的得罪了不少人,如果要说得罪过人的名单,那青阳宾馆除了正副总经理董婕妤与李晓月外,剩下的人里都是被她得罪过的,而且董婕妤与李晓月也未必不讨厌她。这么多人,谁知道是哪个人看到了当日那件事?
  于和平见郑美莉又沉默了,就知道这件事问她等于白问,又问另外一件可以说是心头刺的事情:“你和我应该只在贵宾楼办过事吧?”
  郑美莉嗯了一声,不论对她还是对于和平来说,贵宾楼都是既方便又安全的地方,没有之一,因此两人自从发生关系后,从来都是在贵宾楼里苟且,没有一次跑到外面快活过。
  于和平又问:“你好好想一想,那段时间里,我们有没有留下过特别明显的证据给人看到拿到?”

  郑美莉仔细回忆,良久否认道:“没有的,我们每次都是在房间里做,外人是绝对看不到的,而完事后,我都会把垃圾扔到外面的垃圾桶里,一般人也很难发现。”
  于和平纳闷的道:“其实就算有人发现了那些垃圾,也不可能将其当作证据长期保存的,因为里面的精水过段时间就会变质,不能再用来检测DNA……”
  他再次说到精水这个**物质,忽然间想到什么,大叫一声:“哎呀,完了!”
  郑美莉被他吓了一跳,也跟着紧张起来,道:“怎么了干爹?什么完了?”
  于和平倒吸一口凉气,恨恨地道:“我他妈光考虑到精水了,没考虑到其它的残留物,比如说我留在套子上的指纹,指纹可是永远不会自动消除的。”
  郑美莉却很镇定,道:“那又怎么样?就算有人发现你留在套子上的指纹,可没当场抓住我,也就不能说咱俩有事儿啊,只能说……只能说……”
  她说到这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突然醒悟,哪怕没人能够证明她和扔掉的安全套有关系,但于和平留在套子上的指纹,却能证明他在贵宾楼里御女来着,一个堂堂的地级市市长,在宾馆里御女,御的肯定不是老婆,这事传出去他照样身败名裂。
  于和平也有点慌,但心底深处又觉得,李睿不太可能拿那些事后垃圾作为证据,一是他的身份在那摆着,他不可能去收存秽物当作证据;二是他并非目击者,这事他也是听目击者说的,目击者当时应该不会收存那个垃圾袋,他转过天来知道此事后,就算想去收存那些秽物,也已经找不到了,青阳宾馆的垃圾桶可是每天都清理的;三是自己心虚之下才觉得在套子上留下了指纹,但那套子摘下来后又是卷折,又被湿巾包裹,指纹说不定早就被破坏殆尽了。

  日期:2017-11-05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