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卫少,你别动气,这些小事就交给我们,免得脏了你的手。”
  卫弘文身边有一人,个子很高,头发染成黄色,极为耀眼,“他太不守规矩了,交给你了。”
  黄头发说:“卫少,你说,想要怎么收拾他。”
  卫弘文咬牙切齿的说:“我要他变太监。”
  黄头发说:“好的,卫少,你往后站站,省得血溅到你身上。”
  卫弘文还挺听话,真的往后站了站,我看着黄头发,心说这家伙胆子够大的,直接就在这里割?
  黄头发对着我一笑,说:“兄弟,我跟你个人没什么仇怨,但你得罪了卫少,你就怪不得别人了,你那啤酒瓶放下吧,吓唬不了人,我劝你也别抵抗,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卫少的要求,倒时候伤到你就不好了,是吧。”
  我笑笑,说道:“你这话说得真有意思,你要割掉我兄弟,还想让我好好配合?割完了是不是还要赞你一声刀法精妙啊!”

  黄头发说:“兄弟你应该是明白人,别让我难做,来大家动一动,咱们进屋里面谈,在外边割也不是一回事。”
  我的手用了用力,让我当太监?去你妈的!我就是死在这里,我也不能怂。
  就在我想拼命的时候,有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这里怎么这么他妈的热闹呢。”
  黄头发转过了身,笑着说:“哎呦,火哥,兄弟我这里有点小事情,不好意思啊!马上就好。”

  我看到了火哥,一米七多个头,寸头,其貌不扬的,可是这个黄头发却特别恭敬,这火哥应该是个人物。
  说起来,这黄头发应该也是角色,卫弘文特意找来对付我的人。
  火哥看了我一眼,又看向了黄头发,说:“谁他妈的是你火哥,攀他妈的什么交情,我他妈的跟你不熟好不好,你他妈的懂不懂规矩,这他妈的是我的场子,你他妈的在这里闹事,你他妈的想死是不是。”
  这火哥是个人才,黄头发被骂的一声不吭,等火哥停下,黄头发指了指卫弘文,说道:“火哥,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事是卫少的事。”
  火哥冷笑一声,说:“我他妈的不认识姓卫的。”
  黄头发说:“火哥,卫少家里有当官的,有做生意的,多个朋友多条路。”
  火哥一把揪住黄头发的黄毛,说道:“你他妈的给我听清楚,这个场子他妈的是我的,我他妈的不认识姓卫的。”
  黄头发说:“我懂了,火哥。”
  黄头发示意卫弘文,搞不定,看卫弘文那表情,今天一定要我付出代价。
  “火哥,我也认识不少人,帮个忙,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闹得不愉快就不好了。”
  火哥一下子火了,他说道:“你他妈的哪位啊!威胁我啊!”
  卫弘文说:“不是这意思,只是这个人跟我有仇,我一定要动手,火哥,你又不认识他,他就是个普通人,何必非要保他,不值得。”
  火哥笑了笑,卫弘文以为自己说服了火哥,刚要讲几句客套话,火哥的狂风暴雨骤然而来。
  “你们他妈的弄一地血是不是我收拾,你们他妈的惹来的丨警丨察是不是我应付,你们他妈的拍拍屁股就走了,还他妈的让我给你们面子?我呸!还有,你们他妈的哪只眼睛看到他是普通人!我他妈的什么时候说过我不认识他!”
  一般的酒吧都很暗,搞那种雾里看花的调调,喝酒喝得有氛围,也遮掩了姑娘脸上的缺点。
  暗归暗,我还是能看清楚这一圈老少爷们的脸都变了,黄头发变得最厉害,但变归变,都挺老实的,没人对火哥不满,人的名树的影,不是靠人多,也不是靠嘴,靠的是实力,火哥就一个人,却震得这些人一个屁都不敢放。

  卫弘文嘴角抽搐着,他不死心的问,“你这是要保他?”
  火哥点点头,说:“这是我董哥,我当然要保他了。”
  卫弘文说:“他他妈的就是个普通人。”
  卫弘文是真激动了,咬牙切齿起来,跟丧尸片的丧尸差不多,上来就要张嘴。
  火哥说:“我刚才他妈的说了,他他妈的不是普通人,他是我曾哥的兄弟。”
  黄头发的脸一下子白了,光线暗,但他这脸变得还是挺明显的,煞白。
  “火哥,你说的曾哥是...曾爷吗?”
  火哥冷笑一声,说:“他妈的还有哪个曾哥。”
  黄头发转头,说:“卫少,这事我帮不了你,回头我摆酒赔礼。”

  说完,黄头发没给卫弘文开口的机会,对着火哥说:“火哥,我不知道是曾爷的事,我们现在就走,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火哥一笑,对着黄头发的脑门就是一巴掌,“你他妈的是不是傻,正主在这儿你跟我说个屁啊!你他妈的当我唬你呢。”
  黄头发茅塞顿开,他对我说:“董哥,今天冒犯到你我知道错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姿态摆得很低,但他畏惧的不是我,而是曾茂才。

  我不知道混江湖的遇到这种情况怎么想,会不会留点情面,日后好相见,毕竟都是刀口上讨生活的,让人怀恨在心,不太好。
  可我想想,我必须要让自己爽。
  我走到黄头发面前,对他笑笑,他也挤出了一个笑容,很勉强。
  我说:“你他妈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让我别跟你一般见识,你他妈怎么不上天呢,你要剪掉我兄弟,我就问你一句,如果我要剪掉你的,你会不会高兴,会不会不跟我一般见识,别告诉我你的答案,我能看的出来,所以,这个仇,我记下了。”

  黄头发还想再说什么。
  火哥说:“你他妈的给老子滚!”
  黄头发什么也没说,带着人就走了,刚见面颇为意气风发,大有指点天下的架势,走的时候虽然没到丧家之犬的地步,但也相差无几。
  这下就尴尬了,留下了卫弘文,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火哥拍了拍我肩膀,说:“我喜欢你!”
  我说:“谢谢你帮我。”
  火哥说:“这话说的,大家都是兄弟,提什么谢,走,这不是说话的地方。”
  我跟着火哥走,卫弘文可能感觉被忽视了,他叫住了我,“董宁!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靠近了卫弘文,卫弘文不由自主往后一退,我说:“你以为我就会放过你?你让我当太监,想没想过自己当太监?”
  卫弘文说:“你...你不敢动我。”
  我说:“确实,动你有很大危险,你是有钱有势的少爷,我就是屁民,但你想过没有,把我逼急了,我他妈的管你是什么人,大不了同归于尽。”
  卫弘文不说话了,脸有点白。

  我笑笑,说:“现在情况还没有那么严重,但你们家是个要面的人,要是你干的那些事情传出去,你说他们会不会觉得丢人。”
  日期:2016-11-24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