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B哥老好人一个,他的观念很传统,就是那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爱惹事,可我真的忍不了田哲,他是我最讨厌的一类人,挑拨是非,颠倒黑白,也说上大奸大恶,但跟个苍蝇一样嗡嗡嗡个不停,恶心至极。
  我到了田哲面前,田哲不够聪明,我已经火冒三丈了,他也不收敛一些。
  “董宁,昨天挺爽的吧。”

  田哲的嘴脸丑恶。
  我一个巴掌扇了过去,田哲完全没有预料到。
  田哲捂着脸说,兰花指点我,声音哀怨,又亮又尖,“你为什么打我!”
  我冷笑一声,说道:“你要菊花痒痒的话就捅一捅,我的*生活就不劳你费心了。”
  “我...我要报警,你不能白打我。”
  我说:“好啊,你他妈的报啊!今天你不报警你我孙子,呸,你可别当我孙子,我丢脸。”
  田哲咬着嘴唇,手指哆哆嗦嗦,然后他哭了,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谁也没过来,都坐在自己位置上津津有味的看热闹呢。
  这时候,白子惠来了,田哲好像找到了靠山,大声哀嚎起来。
  白子惠皱了皱眉,说:“怎么了?”
  田哲指着我,说:“董宁他打人,他直接过来就打我,我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

  白子惠笑了笑,扬起了手,狠狠的给了田哲一个耳光。
  田哲愣住了,也不哭了,他捂着脸有些惊恐的看着白子惠。
  白子惠说:“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田哲不敢说话,嘴唇直抖,眼睛里有泪珠打转。
  白子惠说:“陆明浩都不敢这么说我。”
  田哲辩解,说:“没有,我没有,我什么都没说过。”
  白子惠什么人,她要没掌握事实,怎么可能打田哲耳光。
  从鼻子发出了一声闷哼,白子惠冷声说:“再有下一次,自己收拾东西滚!”
  白子惠,真霸气。

  这一点,我服。
  那边厢,被打了被骂了的田哲也老实了,自己蜷缩在位置上,哆哆嗦嗦,牙齿不停发出碰撞在一起的声音,有的人就是不打不老实,活该。
  这件事,没人说什么,田哲太过了,他只是个小喽喽,竟然想要拔老虎的须子,这不是找死吗?就算他想帮陆明浩,也要有点脑子才对。
  可惜,田哲看不透这一点,他自己觉得委屈,先是坐在椅子上,之后便趴在桌子上,小声的抽泣,他不敢大声,哭得特别压抑,谁也没管他,这是职场,很残酷。
  扭过头,凝神定心,不理会,田哲只是小丑,赢不赢他无所谓,没什么愉悦感。
  办公室是很现实的地方。
  一旦争斗明朗化,胜负分出,余下的人便知道做什么了。
  刚站起来,便有人端过来三杯水、两杯咖啡,厕所里,还没掏兜,烟便递到嘴边,最次的是硬中华,张嘴叼烟,啪的一声,火点着了,完全不用自己动手。
  现实的让人不寒而栗。
  想想自己还真是够单纯的,工作这么多年,一点都不清楚办公室政治,田哲代表陆明浩的利益,陆明浩算是太子,白子惠自立门户,不过沾亲带故,便是皇亲国戚,两方势力你来我往,可田哲只是陆明浩的一条狗,却妄想跟白子惠斗,不自量力,这些人向我示好,只不过是为了讨好白子惠。

  真要好好感谢关珊,如果不是她,我不会这样成熟的思考问题。
  工作直至夜晚降临,我走出了公司,挥手跟B哥告别,白子惠还留在公司,她要加班,我问她需不需要我陪,毕竟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白子惠说不用,我主要的作用是堵陆家人的嘴,留在公司意义不大。
  刚走出公司,遇到一个男人,他看着我犹豫了一会,说:“你是董宁?”
  这人穿着一身西装,带着无镜框的眼镜,领带是宝蓝色的,成功人士的派头,我确定我不认识他,但却有点眼熟。
  “我马平,昨天派对的时候见过。”
  男人自我介绍着。
  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
  “你变化真大。”
  昨天,马平穿着肥大的裤子,一件红色带骷髅的T恤,头上的帽子纹满了字母,嘻哈装扮,没想到今天竟然如此正经。
  马平哈哈一笑,说:“玩是玩,工作是工作,我分得清楚。”
  这个马平给我的印象还不错,昨天他话不多,脸上没什么表情,比那些对我有敌意的人好多了。

  “你也在附近工作?”
  我寒暄道,这马平应该不是泛泛之辈,可以试着结交一下,这正是之前预料到的。
  马平哈哈一笑,说:“我到这边办点事,正好碰到你了,缘分,不如去喝两杯。”
  我说好,马平说他知道一个地方,那边东西还不错,挺好吃的,最重要的是酒好喝。
  中国人办事离不开酒文化,我知道我就一般量,但今天舍命陪君子了。
  跟着马平走,他今天来办事,没开车,坐车过来的,正好晚上喝酒,开车也是麻烦,我们直接打车过去了。
  到了地方,装修的不错,很现代,感觉像个酒吧,马平开了个包房,进去点了餐,又要了酒,边吃边喝,便开始聊了起来。

  开始从基本信息聊起,聊着聊着,他便聊到白子惠身上了,问我进公司多久了,对方本来就是看在白子惠的面子上交好我,所以我没觉得有什么,可是越聊我越觉得不太对劲,虽然马平的态度无懈可击,话题却一直由他来引导。
  说着说着,马平站了起来,说:“兄弟你先坐,我出去放放水。”
  等他出去,我掏出了手机,给白子惠打了过去。
  “马平你熟悉吗?”
  白子惠很诧异,说:“马平?他是谁?我不认识这个人。”
  “就是昨天穿的挺花的那个,像是饶舌歌手。”
  白子惠的语气一下子急促起来,“董宁,你现在在哪里。”
  我听出不对来,我连忙回答,“一个酒吧,叫什么seven。”

  白子惠说:“你现在赶紧离开那里。”
  不需要白子惠过多解释,我已经明白,我被设计了。
  我抓起一个酒瓶子,便往外走,刚一开门,发现门口站着一排人,正中间那人是给白子惠下药的卫弘文。
  他微笑,略微的得意,眼睛却跟蛇一样,阴毒,我仿佛看到了一根猩红的信子,不停的抖动。
  “你还认识我吗?”
  初一经历这阵势我心挺颤的,可很快我镇静下来,白子惠会过来救我,尽量拖延一点时间。

  不过,也有可能白子惠来不及救我,我会有危险,这本应该让人害怕,但让我怕卫弘文这个下三滥的烂人,我实在做不到。
  我对着卫弘文笑了笑,说:“认识,帮了我那么大一个忙,我怎么舍得忘记呢,那个夜晚,是我这辈子最完美的夜晚。”
  讽刺,不是明智之举,但我忍不住。
  我想,我要被打了。

  “他妈的,白子惠是老子我的女人,你竟然动了,你该死啊!”
  卫弘文疯了,他整张脸扭曲在一起,并竖起了一根手指在半空中动来动去,好似要刺破空气,他的眼珠子跟金鱼差不多,鼓了出来,头也微微向上扬着,想用气势压制我。
  这一刻我明白,表情多么的夸张,肢体语言多么的强大,都击不垮人,事实才能击垮人。
  “可是,我已经动了啊!”我笑着对卫弘文说,看他被气得欲仙欲死,他已经冲动的要亲自动手,而不用他带的那些人,那些人的手里都拿着家伙,要狠狠的教训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