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5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猛然一挥剑,却感觉对方的力量仿佛强上了许多,已经让我有几分难以抗衡了。
  难道是居高临下的关系?
  我没有硬拼,落了下去,却不曾想在面前的这土墙之前,却又有剑透过了那墙,朝着我胸口刺来。
  我举剑去挡,刚要反击,那剑又消失了,半秒钟之后,又从后面袭来。

  被这土墙围绕,我被困在一个只有几平米的地方,腾挪不得,每一次往上攀爬而去,却又都给居高临下的凌厉剑法压制,而明明坚若实质一般的土墙,布鱼道人却可以随意穿墙而过,显然也是那崂山道术的功效。
  我被困在这儿,疲于应付,又过了半分钟,终于再一次用起了大虚空术。
  然而这一次,我虽然遁入了虚空,但发现目力所及的地方,居然也只有这几平方米的空间。
  被限制住了。
  再一次回来的我,知道自己必须要认真面对布鱼道人了。
  这个男人,很强,并不是我随意就可以糊弄过去的,我需要做的,是打倒他。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全部的精神,都贯注在了手中的止戈剑上,至于头顶上的那些窥视目光,我也不再去管。
  铛、铛、铛、铛……

  人在其中,剑为门户,我抵挡住从四面八方刺来的长剑攻击,十几个汇合之后,附着于我身上的一剑神王,终于找到了一缕漏洞,尽管它一闪而逝,但我却并没有将其放过,手中的止戈剑剑气暴涨,在下一秒,猛然向前一斩。
  轰……
  一剑掠过,土墙被击中了最为脆弱的一点,轰然倒塌,露出了一脸惊愕的布鱼来。
  我没有给对方半分反应的时间,而是箭步向前,步步紧逼。

  是该我反击的时候了。
  止戈剑引导,长剑在前,我在后,我摒弃了繁复的剑法,而是一剑一剑地往前劈砍而去,每一下,都将精神意志锁定住对方的周身,让他避无可避,只有选择与我正面交锋。
  而每一次的劈剑,我都贯注了全部的精力,在那一刻,我身上诸多的力量涌现出来,与布鱼作生死对决。
  铛、铛、铛……

  两人从最开始的奔逃、对抗,到后来的围困、破壁,一直到现在一剑一剑的死斗,都没有太多的交流。
  我知道了跟前的这个男人,他已经不是完整的布鱼,所以认不出我来。
  但我需要让他回来。
  铛、铛、铛……
  如此持续了三分钟,在这个时候,止戈剑的真龙之气越发激荡,而我的对手,虽然依旧咬牙坚持,但手中的长剑却受不住了。
  那一把剑的材质虽然也一样特殊,堪比钢铁,但比之龙骨铸就的止戈剑,到底还是差了几分。
  喀……
  对方的长剑碎裂的一瞬间,我的长剑猛然前伸,在布鱼的胸前添上一道伤痕。

  这一下,我倘若再前进一寸,他就会如同之前的斯巴达、女刺客一般,躺倒在地,然后等到一刻钟之后,尸首消失。
  但我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在对方因为疼痛而短暂失神的一刹那,瞬间拉近距离,然后单手结印,口中快速喝念着《金刚萨埵降魔咒》,猛然印在了布鱼的额头之上去:“洽!”
  内狮子印!
  九字真言的相关法印之中,内狮子印表现了自由支配自己躯体和别人躯体的力量。
  我希望布鱼能够醒转过来。
  这一印,击打在了布鱼的额头之上,在离他额头还有几厘米的地方猛然停住,念力却全部打入对方头中。

  下一秒,一股黑气从他的后脑勺中腾然而起,化作一团凶戾的乌鸦形状,嘶叫两声,然后消失于无形。
  而布鱼偌大的身子,却是随着断剑,轰然倒了下去。
  我将他的身子扶住,不让他硬生生地摔在地上,然后将手指放在了他的鼻子前。
  还有气息,没死。

  我松了一口气,先是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然后将断剑收起,又把布鱼拖到了广场的边缘处。
  这个时候,这儿再无禁制,也没有迷雾晶壁。
  我将人拖到了边缘的一处房子里来,将人安置在了那木床上面,又从乾坤囊中取出了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淋到了布鱼的脸上去。
  咳、咳……
  给水一浇,布鱼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我心中狂喜,对着他喊道:“布鱼哥,你醒了?”
  醒过来的布鱼迷茫地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用手在他的眼前挥了挥,发现他如同一根木头般,完全没有动弹,倘若不是双眼睁开,呼吸正常,我都以为对方是一个死人。

  怎么回事?
  我整个人都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做,而这个时候,却听到门外有人开口说道:“他的三魂七魄,都没有了。”
  啊?
  “谁?”
  这突兀的话语让我的心头一跳,下意识地朝着门口望去,却见到之前我曾经见过的那人面美女兽出现在了门外几米处,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望着我。
  怎么会是它?

  这家伙倘若是没有出现,我都差点儿忘记还有这么一个存在了,下意识地走到了布鱼的跟前,我横剑而立,将他给护住,这才回过神来——刚才那美女兽说的话语并非汉语,但我却能够一下子听懂了对方的意思。
  这是什么原理?
  我有一点儿疑惑,不过也不管那么多,盯着她,说你是谁?
  美女兽的尾巴摇了摇,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然后对我说道:“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天罗秘境吧?”

  我点头,说对。
  她朝着我放在床边的半瓶矿泉水抬了抬下巴,说那是什么?
  我说水。
  美女兽眼睛一亮,对我说道:“水?啊,还怀念啊,我有多久,没有感受到水从喉咙滑落的触感了?陌生人,能够将它给我么?”

  呃?
  我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对半瓶矿泉水感兴趣,不过面对着这个身份不明的家伙,我并没有表现得多慷慨,而是说道:“水可以给你,不过你得告诉我,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美女兽笑了,朝着头顶上张望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到现在,难道还不明白么?”
  我说明白什么?
  美女兽说我在暗中观察了你好久,你频频朝着天空上看去,难道不是发现了自己处于诸神的角斗场中?
  诸神角斗场?
  我说你的意思,是我们这儿,也就是这个天罗秘境,它是一个专门用来与人交手的一个角斗场?
  美女兽说对,你没有说错,而他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他败了太多次,最终被天罗秘境本身夺取了三魂七魄,让他成为了天罗秘境的一部分,成为了秘境关卡的傀儡,没有自我,没有意识,只有无尽的杀戮,以及死而复生的重复,和那无尽的深渊……
  日期:2017-03-30 08: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