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觉得小马知道我不住这里,只是他没有说破。
  经过这一晚上,我知道,曾茂才很看重我,当我从会所走的时候,他叫来一些人,应该是他的手下,认识一下。
  我相信他说得话是真的,但不是全部,他应该隐瞒了一些事。
  我需要好好考虑,决定要不要信任曾茂才。
  回到家,洗了个热水澡,我便睡了,我以为关珊会骚扰我,但昨天小美女搅局之后,她便没联系我,这样也好。
  早上我设了闹钟,五点半起床,洗漱花了十分钟,我便出了门。
  我要增强身体素质,这迫在眉睫,我不想面对死亡的时候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小区后面的花园,适合跑步,周围都是树木,景色很好,跑着也有动力,大学毕业之后我就没有好好锻炼过了,上学的时候还打打球的。
  简单的活动了一下,我便开始跑了起来,跑着跑着,我觉得脚底板疼,还没等停下来,我脚崴了一下,倒是不严重,这时候,我身后有一个女声传来,“跑步的话还是穿跑步鞋的好,你应该挺长时间没锻炼了吧。”
  我回头,发现是一个漂亮女人,她穿着运动风衣,黑色短裤,脚下是亚瑟士的跑步鞋,她一看便是经常锻炼,身体线条特别好。
  我看了看自己脚下的帆布鞋,刚搬了新家,没来得及买跑步鞋,穿着帆布鞋就对付上了。

  我说:“多谢你,我是挺长时间没锻炼了。”
  女人笑笑,说:“我看你不胖,就是缺乏锻炼,跑跑身体素质就能恢复了。”
  女人还要继续跑下去,我又多说了一声谢谢。
  跑步是不能再跑了,我慢慢往外走,因为是新到这里,对周围不太熟悉,找了半天找了一家羊汤店。

  吃了饭,我就慢慢走回了家,走上楼,到了我租房那层,正好看到早上跑步的那个漂亮女人,她看起来刚跑完步,额头上都是汗,我发现运动后的女人也很美,尤其是她肤色很好,天然不做作。
  漂亮女人也看到了我,问道:“你住这里?”
  我指了指门,说:“对。”
  漂亮女人说:“你是昨天刚搬过来的吧。”
  我说:“是的,没想到你是我邻居,真巧。”
  漂亮女人走过来伸出了手,说:“你好,我叫齐语兰。”
  我也伸出手,说:“董宁。”
  漂亮女人问我住在这里习不习惯,我说不错,一切都挺好的,尤其是花园,虽然这女人很漂亮,但说了两句话我就回去了,只是刚刚结识的人,没有必要往下多说。

  回去之后,我有过愣神。
  邻居很漂亮,估计条件也不错,要不不会住在这里,如果发展必然不错,我对关珊死了心,我怀疑爱情,但还是渴望真感情的。
  白子惠很不错,样貌工作俱佳,但不是良配,她爱自己胜过还别人。
  小美女也很好,但她是李国明的女儿,并且她心里太过阴暗。

  当然这些只是我随便想想,人家未必看得上我。
  换了衣服,我便去公司,换了住处,距离比以前远一些。
  到了公司,还要适应同事,也算是一种磨练吧。
  田哲还是那样,好像用屁眼看别人,臭不可闻,我尽量无视他,整个一上午忙的几乎没有说话的时间,中午我和B哥出去吃面,刚刚吃完,便被一个人喊住了。
  面不错,劲道有嚼头,汤也好,算得上鲜美,最好吃的还是小菜,凉拌土豆丝,酸甜口的,淋了香油,还有拌干豆腐丝,撒了芝麻,很香。
  吃完嘴油乎乎的,正擦嘴,就在这时,被人叫住的,他特别的热情,说:“小兄弟,你还认识我吗?”
  我一看还真认识,有一面之缘,只不过相处的不是太愉快。
  上次喝汤,我听来内幕消息,看股票的时候旁边有个中年人,对我好一顿嘲讽,遇到的便是这位。

  B哥见我们认识,他问要不要回避。
  我跟B哥说不用,不熟。
  “有事吗?”我问这位中年男人,其实我本不愿意理会的,可他满脸堆笑,不理不礼貌。
  “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跟你聊聊。”中年人笑哈哈的说。
  “没事的话我还有事,不方便,改天吧。”我不算太婉转的拒绝,这中年人却像没听到一样,自顾自的说起来,“上次我有眼不识泰山,没看出小兄弟是个高手,你看的那只股票这几天大涨啊!”
  我不想多聊,说道:“你说那只股啊!我已经卖了。”
  中年人惊道:“你怎么能卖呢,据我观察这支股还能涨,应当长期持久。”
  我有点被气到了,中年人说得理所应当,似乎我不按照他的来,便罪该万死,今天到公司我便把股票卖了,我觉得赚够了,钱到手里才安心。
  实在没兴趣继续下去,我拉着B哥就走,中年人还在我身后絮絮叨叨个不停,大概意思就是我没眼光。
  走出二十多米,才躲开那噪音。
  B哥随口问我,“小董,你玩股票?”
  我说:“随便玩玩,碰巧赚了一点。”

  B哥笑笑,说:“这东西,玩玩可以,别投入精力搞,风险大。”
  下午,一如既往的忙绿,工作结束,我收到白子惠短信,她约我,虽然有些劳累,但不能拒绝,要强打起精神,这也是工作。
  原本以为去吃晚饭,毕竟白子惠要高调,可没想到约在了车里,白子惠把车停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月光如银,四下无人,这是要搞事情啊!
  白子惠打开车内的灯,问我东西带了没,我开始不明,白子惠提醒我是资料,我打开自己的包,拿出个文件夹,这事我已办妥,写出来后检查两次,打印成册,其实,也不过三页纸而已。
  白子惠接过,全神贯注看了起来,她看得极认真,此时无聊,我便盯着她的脸看,她的眼睫毛很长,很漂亮,但重点不在于此,白子惠眨眼的间隔很长,意味着她的效率更好,综合来看,她成功非偶然。
  白子惠抬起头,说:“董宁,你这个人过得还真是无趣啊!”

  我没觉得这句话说得不对,我就是普通家庭,按部就班的读书,泯灭于众人,没有什么精彩的地方。
  但这二十年中还是有值得回味的时刻,文字太苍白,无法描述。
  我点头赞同,白子惠挑起了毛病,她说:“描写过多,工作的时候尽量客观,实事求是,以后给我的报告少这样写。”
  有些想笑,这跨越有点大。

  “还有,恋爱和结婚你怎么没写。”
  白子惠询问,工作状态下的她,口气咄咄逼人。
  我的回答是我不觉得这个重要,对工作没什么帮助。
  实际是我觉得被冒犯,这是我的伤疤,揭开,会流血,会痛。
  “董宁,我拜托你,可不可以不要自作主张,这件事我主导,我不需要你来判断,我不想再多废话了。”
  我说:“我知道了。”

  白子惠说:“我知道你不服气,女朋友一般都会追问前女友,加上我又是这么强势的人,我需要你的恋爱过程,聊到你的时候我有话说,你不要不在意,细节决定成败。”
  这就是要做就做到最好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