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1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偌大的乡政府显得冷冷清清,张大川心里的气还没有完全消掉,老海中全是夏文博讥笑自己的样子,有时候呢,还有汪云那个贼丫头也会出现在张大川的脑海中,他已经把汪云看成了夏文博的人,他想到汪云的时候,也会咬牙切齿。
  ‘蹬蹬瞪’,他上楼到了自己的房间,门也没关,就靠在了床上,点起一支烟,半醉半醒的想着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一个俏生生的美女出现在了张大川的门口。
  第六百章:罪恶
  汪云,不错,就是她,她手里端着一个脸盆,亭亭玉立,格外水灵,张大川从黑暗处看到这丫头该粗的地方绝不细,该苗条的地方也决不多长肉,曲线优美得没法说,身材自然没得说,提别是那跳动的胸,大概是刚刚洗完澡,没有里面的碗碗罩罩,显得特别圆润和鲜活。
  张大川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他下意思的用手揉揉眼睛,再一次睁开,才发现,这是真的,是这个水嫩的让人抓狂的丫头。
  汪云是刚在汪翠兰住的地方洗完澡上楼,路过张大川的门口,见里面黑洞洞的,门却开着,就有点疑惑的站在那里看了看,正准备帮着把门碰上,免得万一小偷来了,偷走什么东西就不好了。
  张大川皱起了眉头,心里也有了一丝怒气,这臭女人每日炫耀得还不够?还要倒自己这里的来看笑话?
  特马的,老子竟然还白痴的说搞过她,这女人在听到这个话以后,一定会发飙,一定会让自己丢人!

  咦!搞过她!
  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顿时让张大川全身一抖,是啊,自己咋就不能干一下呢?夏文博干的,老子难道不能干?干了你丫头,那自己也没就说谎言了,对不对!
  张大川在酒精浸泡过的大脑一下燃烧起来,他认为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这还是一个最能出气的报复,报复这个拽的像二五八麻将的女人,报复夏文博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他有些迷乱,有些疯狂了。
  猛的,他一咕噜从床上跳下来。
  “啊!”听到里面有动静,还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出现在房间里,汪云大喊一声。
  寂静的政府大院里,这一声喊各外的清晰。
  张大川打个机灵,心里就发虚了,他在混沌中,以为汪云要喊人,其实,他这会什么都没做,只是大脑里想着要干一下汪云,并没有付诸行动,他完全可以很淡定。
  只是,此刻的张大川已经晕了,他把他大脑里的思维,看成了现实。
  于是,情急之下的张大川就直接的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汪云,接着,用一只大手,捂住了汪云的嘴巴,直接把她拖进了直接的房间里,死死的关上了门。
  张大川真的有点害怕,他一面努力的控制住汪云,一面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外面没有一点点的响动,这让张大川松了一口气,人一轻松,便感到直接怀里汪云那柔润而丰满的身体在挣扎着,扭动着。
  张大川的惧怕被身上的火给烧毁了,他反而觉得汪云的挣扎更能让他激动,一低头,他就在汪云的脖子上亲了一口,那清香的滋味,彻底打乱了张大川仅有的一点点理智,他变得更为疯狂,更为野蛮了。
  汪云差不多是被他捂住嘴,摁倒了床沿上。
  “刺啦啦!”一声响,汪云的衣物被撕裂了。
  汪云开始用脚往后乱踢,有几下,踢中了张大川。
  张大川也怒了:“贱人,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张大川咬牙切齿的说道,单手一把揪住了汪云的头发。张大川的情绪有些激动,揪住汪云头发的那只手力道也越来越重,另一只手,在汪云脸上啪啪的扇了几下。
  “张书记,你放了我,放了我!”汪云开始低声哀求起来。
  张大川又啪啪给了汪云两巴掌,打的她眼前一片发黑,差点晕过去。
  他的身子倾斜下来,整个人就覆盖在汪云身上。

  汪云完全僵住了,不知道该做什么。
  张大川完全放松的压在她身上,让她有窒息的感觉,片刻后,她又开始奋力挣扎,她拼了命推他,却怎么也推不开他的身体。她嘴巴张了张,想要说话喉咙却是十分干涩,吐字也变得很是艰难。
  随着他的呼吸加重,酒味也蔓延开来,熏的汪云也晕乎乎。
  头晕脑胀,心里还有莫名的恐惧,让她更加害怕起来,连说话都哆哆嗦嗦:“求,求你了,放,放过我......”

  汪云听得压在她身上的张大川也在怒不可遏的低声怒吼着,下一刻她的脖子被掐住,本就呼吸不畅的她更是痛苦了几分,她的喉咙被那大掌死死扼住,空气顿时有出无进,她越发是奄奄一息。
  张大川的呼吸加重,身体的温度升高,开始长驱直入,索取着那让他有些疯狂的身体。
  汪云除了痛,没有任何感觉。
  她虚弱的身子根本无力承受得住张大川粗暴的欢爱,她意识迷离,几欲昏厥。汪云紧紧握住了拳头,不让自己晕过去,她紧紧闭着眼,承着身上男人所有惩罚般的欲望和暴戾。
  “汪云,睁开眼睛,要你看清楚!老子不是夏文博,是张大川!”张大川捏着汪云的下颚,迫使她与自己对视。
  汪云睁开眼,看了张大川一眼,眸中却是无限的痛苦。
  张大川更是恼怒,动作更粗暴了几分,他松开手,气息紊乱,粗喘着吻住她白皙的脖颈。
  汪云痛到极致,张嘴就咬住了张大川的肩膀……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汪云才从昏迷中醒来,她浑身依然像似被碾过般痛得厉害,撕裂感依然不减,只是呼吸顺畅了许多,恢复了些许气力。
  汪云撑着身子做起,有些无力的环顾四周,才发觉,自己在张大川的办公室,张大川正坐在床尾,独自发呆,也许这一刻,张大川才清醒过来,知道了害怕。
  慢慢的,汪云想起了刚才的一起,她“哇”的一下子哭了出来。
  “张大川,我要告你,让你坐牢!”
  张大川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虽然他在这之前已经想了好一会的时间,想到了很多种可能,也想到了怎么应对这个冲动的后果,但此刻汪云一说,他还是有些慌乱起来。
  “汪,汪云,你不要哭,你听我说,我会负责的!”
  他说着话,凑近了汪云。
  汪云抬手就给了张大川一个嘴巴,力道不大,却准确的扇在了他的左脸上,虽对张大川来说是不痛不痒的一巴掌,但尊严何在!
  张大川沉下脸,可视线在触及汪云痛得扭曲的脸时,顿时没了脾气。

  他夺了一个女子的初夜,被打个一两下的,也不是不能忍受的。
  “好,打得好,我不是人,我对不起你,不过汪云啊,你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事,你想下,你还是一个黄花大姑娘,这传出去,你还能见人吗?夏文博还会喜欢你吗!”
  听到夏文博这三个字,汪云哭的更厉害了.......。
  后来,房子里额哭声越来越小,再后来,汪云独自离开了张大川房间,然后,十几分钟后,汪翠兰敲开了张大川的门,然后,从里面就传来了稀里哗啦的一阵响,响动很大,让好多楼上的人都过来问情况。

  汪翠兰脸色铁青的从张大川的房子里出来,恨恨的说:“这畜生喝多了,自己把家具什么的都砸了,没事的,明天他酒醒了在收拾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