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214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一边如是安慰自己,一边开车飞奔到了医院。
  等他赶到的时候余清微已经被推进了抢救室,抢救室外面只有余菀一个人等在那里,她怀里还抱着一把琵琶,哭的泪流满面。
  他急忙跑了出去,焦急万分的问到:“怎么了,小微好好的,怎么又……”
  虽然余清微之前的情况也不是很好,但……怎么又……陈励东只觉得脑袋里像被人塞了一团乱麻,怎么理也理不清了,面对着杨寂染时的沉着冷静睿智此刻全部消失殆尽,他竟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给她弹了一首曲子,才弹了半截,她忽然就……”余菀一脸的慌张,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本以为小微听到心爱的琵琶声应该会慢慢好起来的,却没想到又一次奖她推向了死亡的边缘。

  “曲子?”陈励东喃喃重复了一句,其实现在,他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只是简单的重复那一两个单调的音节。
  余菀却以为他是在问那到底是什么曲子,就说了一句:“是小微在元旦晚会上弹的那首曲子,叫十面埋伏。”
  那天,除了余菀,霍殷容也去了,余清微恨了他十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恨错了人,而那个爱了十年的人,才是最应该恨的。
  霍殷容和霍沥阳仿佛连在了一起一样,想起了一个,就一定会想起另外一个,而想到自己憎恨的那个人,人情绪的起伏都会变得很大,一开始是满满的恨意,愤怒的情绪也被逼到了一个顶点,接着,恨意慢慢的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报仇的无奈和挫折感,整个人被负面情绪慢慢包围,求生意念也一点一点的降低。
  听说,人在快要死亡的时候,都会出现回光返照,是不是那个时候,余清微刚好听到了那首勾起她伤心回忆的曲子,于是她的求生意念再次降低……然后……“你……你哭了?”余菀忽然叫了一声。
  谁哭了?他吗?
  陈励东伸手抹了一下脸颊,然后发现自己的脸上真的有一种冰凉的液体。
  他根本没哭,那这些眼泪是哪里来的?
  他缓缓转动着脖颈,眼睛朝手术室那边望去,难道……是小微的眼泪吗?

  她是不是……在某个地方伤心的看着他,于是眼泪就滴落到了他的脸上?
  不……不可以!
  他忽然发疯般的朝手术室那边冲了过去,表情狰狞,瞠目欲裂,双拳仿佛不知道疼痛一样用力的捶着手术室的门:“余清微,你给我听清楚了,我绝对不容许你比我先死,你听到没有!”
  余菀想去拉他,在看到他那几近疯狂的表情又把手缩了回来。
  “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这就去找人来救你,我一定找人来救你,小微,等我!”他大声说完之后,拔腿狂奔了出去。
  余菀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陈励东就不见了。
  她转过身,也学着陈励东的样子对着手术室那边说到:“小微,你一定要坚持下去,这个男人这么爱你,你怎么舍得丢下他一个人?”
  陈励东把车速提到了最高,这个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赶快找到杨寂染,赶快让她来救余清微。
  他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杨寂染的电话。
  杨寂染倒是很快就接了电话,他这么快就打过来她还有些吃惊:“怎么,就改变主意了?”
  “少废话,你现在立刻到市中心医院去,我去帮你把证据偷出来。”
  “杨寂染,我警告你,别耍什么花样,如果你救不了小微,我就弄死你!”
  挂断电话之后他又打了个电话给梅雨晴:“杨寂染马上到市中心医院去,你帮我多盯着她一点,别让她动什么手脚。”
  通话结束,他连挂机的时间都没有,把手机往后座一扔,车子犹如离弦之箭,飞一般的奔了出去。

  看到他这个时候还过来,陆战柯宋仕卿和薛曜丞都有些吃惊,要知道,每天晚上陈励东都会回去,今天怎么又来了。
  陈励东一脸阴沉,因为等不及电梯,他连上楼都是用跑的,一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一边问陆战柯:“陆团,审的怎么样了,都交代了吗?”
  陆战柯沉吟了一下,说到:“刚要有点进展那小子的律师就来了,不知道那小子发现了什么,现在是咬死着不松嘴,不管怎么问都说不知道。要是时间够充足,害怕他不招?可是再过几十个小时我们就必须把他放出去了。”
  说着,陆战柯的脸色也变得晦涩不堪,眼看着就要成功了,结果功亏一篑啊。
  透过玻璃窗,陈励东看到坐在里面的霍沥阳正一脸悠闲,看样子是认定他们不能把他怎么样了。
  这个人渣,把小微害成那样他竟然还能毫无愧疚,继续做着伤天害理的事。

  他真的没救了。
  陈励东的手猛地握紧,他转头对陆战柯说:“那就让他受点皮肉之苦,他那人惜命的很,就不信真的什么也不说。”
  “用刑逼供?这是不允许的。”陆战柯说到。
  “不是逼供,只是让那小子说实话而已,放心吧陆团,有什么责任我一力承担。”
  “你也太不信任我了,”陆战柯挑了挑眉,“我要整那小子,有一千种方法,而且每一种都让人痛不欲生但是不留痕迹。”

  “那就拜托你了,我和仕卿再去研究一下证据。”陈励东一脸从容。
  “仕卿他出去寻找新的证据了,你要看的话就去档案室。”陆战柯好心提醒着。
  “好,谢了。”陈励东淡淡的道谢,然后迈开步子走了。
  陆战柯眯眼看了一下陈励东离去的背影,又转头看了一眼霍沥阳,嘴角向上斜斜的勾起一抹怪异的笑容,小子,让你尝尝爷爷我的手段!

  宋仕卿负责证据收集,所以证据都放在他那里保管,现在他出去了,保管的人是他的部下。
  不过也不用担心证据会被人带出去,因为门口都装了最先进的感应器,你想把一个纸角带出去都不行。
  陈励东进去一看,没想到竟然见到了熟人,在里面翻着档案的是他的老部下程僚。
  “老程?”他有些讶异的挑了挑眉。
  资料室突然来了人,程僚也吓了一跳,手上的资料都掉在了地上,发出啪的一声。

  其实程僚不老,只是比陈励东大了个五六岁,但是因为相互之间关系比较好,所以就老程老程的叫。
  但是陈励东是程僚的上级,所以就算开玩笑程僚也不敢叫他小陈,一般都是喊陈团,正式场合就喊陈首长。
  程僚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慌乱,他有些慌张的喊到:“陈……陈团?”
  陈励东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么来了?新兵训练结束了?”
  程僚被他留在部队训练新兵,这个时候训练肯定没结束,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程僚先是敬了一个礼,然后说到:“是宋队向王师长报告说人手不够,王师长就派了我过来,这不,正在熟悉资料呢。”
  陈励东也回敬了一个礼,心里又记挂起来新兵训练的事情来:“那训练的事情都交接好了吗?”
  “交接好了,暂时由三团的团长兼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