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943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倾城的额头上已经渐渐的渗出了豆大的汗珠,看来这种疼痛真的很难受啊。
  我非常了解这种疼痛,因为我自己亲身经历过。
  我甚至都没有看叶倾城一眼,我害怕看到叶倾城那忍受疼痛的表情一时间下不去手,这样遭殃的是叶倾城。
  手术刀渐渐的朝着下方划去,这种皮开肉绽的痛苦让叶倾城的闷哼声也越来越大,一直咬牙坚持,却总是有声音从牙缝里钻出来。

  即使不看叶倾城,我也能够明白叶倾城此时正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就连我额头上也渐渐的渗出了一些细密的汗,这种痛苦不是我在经历,不过我却面临着有人经历这样的痛苦,这种心理压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还好的是我没有临场退却,甚至反而加大了我的力度。
  长痛不如短痛,要是快一点将叶倾城身体里的子丨弹丨给取出来,那么叶倾城就不用再遭受这种痛苦了。
  我感受到了刀尖传来了异样,我知道我已经找到子丨弹丨的位置了。
  我将刀子给放下,拿起镊子用酒精灯进行消毒,然后便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
  接下来这个步骤才是真正的痛苦,希望叶倾城能够忍得住吧。
  此时的我都已经为叶倾城捏了一把汗,这种事情看来以后还是不要经历为好。

  我将镊子拿在手里,再次朝着叶倾城的伤口探过去,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看叶倾城一眼。
  叮!
  镊子进入了叶倾城的伤口之中,碰到深处的子丨弹丨,还发出了一阵微弱的铁器敲打的声音。
  幸运的是,我第一下便用镊子夹住了叶倾城身体里的子丨弹丨,这让叶倾城减少了很多的痛苦。
  “啊——”叶倾城终于没办法再咬牙坚持了,痛苦的大叫道。

  即使是这样,叶倾城也没有闭眼,更没有转移目光,眼神一直放在我的脸上。
  我不敢看叶倾城,只能低声开口道:“坚持一下,就剩最后两步了。”
  叶倾城哪里能够回应我?痛苦的声音在持续着,这种惨叫声还真是容易影响到别人的心智啊,此时的我倒是越来越佩服那些外科医生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我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便用力将子丨弹丨给夹住,直接将子丨弹丨给取了出来。
  因为这个动作,叶倾城的伤口也突然开始飙血,场面看起来着实渗人。
  “呃——好痛!”叶倾城几乎都快疼晕过去了,不过还是坚持着看着我。

  “没事没事,最疼痛的已经过去了,我将你伤口缝好,所有的痛苦都会没有了。”我赶紧劝慰道。
  我快速的将子丨弹丨与镊子放在了盘子之中,然后便倒了一点酒精在手心里,想也没想便朝着叶倾城的伤口抹了过去。
  “啊!”
  因为酒精刺激着伤口,叶倾城再一次痛叫出声,这个声音极其痛苦,叶倾城的表情几乎都快扭曲了。
  “马上马上,还有最后一步,最后一步!”我用袖子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水,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受,我发誓以后我再也不给别人做这种事情了。
  我感觉我这个动手术的比被动手术的人心理承受的压力还要巨大,这简直是让人没办法继续下去啊,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坚持到这一步的。
  我赶紧拿起针线,将银针消毒,然后便开始给叶倾城的伤口进行缝补。
  因为我刚才用酒精给叶倾城伤口消毒的原因,指使叶倾城一瞬间承受了非常的大的痛苦,所以我在缝补伤口的时候,这种疼痛反而让叶倾城没有太过痛苦的叫出声。
  叶倾城的承受能力超出了我的想象,即使叶倾城经历这种疼痛,叶倾城也只是痛叫出声,身体倒是没有乱动,这也减少了许多我的心理压力以及难度。
  看来这个女人也明白这种时刻是不能乱动的,要不然事情会越来越糟糕。
  即使在承受这样的痛苦叶倾城也能够保持如此的理智,至少这一点能够证明这个女人肯定是不简单的。

  要不然叶倾城也不会有着今天这种地位了吧?
  “好了好了,我抹点药膏,给你包扎就结束了。”我缝补完伤口再次用袖子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对着叶倾城开口说道。
  此时的叶倾城没有说话,也没有发出声音。
  这让我不由得一愣,不会是痛晕过去了吧?
  我看了叶倾城一眼,才发现叶倾城依然清醒,小脸虽然还是带着痛苦的表情,不过却再一次咬牙坚持着没有叫出声,就那么看着我。
  这女人的坚强确实让我感到意外啊,我都差点被叶倾城的坚强给感动了。
  我对着叶倾城笑了笑,然后便打开白药膏用棉签开始给叶倾城涂抹着。

  刚才那一系列巨大的痛苦叶倾城都承受了过来,这种动作对于现在的叶倾城来说简直是塞牙缝都不够。
  没想到这次的手术还能让叶倾城承受痛苦的能力也提升了不少,从这方面看这也是一件好事啊。
  药膏涂抹得差不多之后呢,我便开始用纱布给叶倾城包扎。
  不过包扎的时候我就有些犹豫了,叶倾城的伤口在胸口上面一点点,如果想要包扎严实的话,就必须要从叶倾城的胳肢窝下面缠绕过来,要不然其他的包扎方式会很不牢固,说不定啥时候纱布就掉下来了。
  尴尬的是,如果我选择这种方法的话,叶倾城的衣服就必须要脱掉,至于叶倾城脱掉衣服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不用想也能够明白。
  “你怎么了?”叶倾城一头香汗,因为刚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的原因,此时的叶倾城脸色没多少血色,看起来很是虚弱。
  “没事,我正在包扎方案呢。”我干咳了一声,对着叶倾城说道。
  “这难道还要想吗?”叶倾城疑惑。
  “当然啊,我得想一个牢固的包扎方式,要不然容易脱落。”

  “那你想到了没?”叶倾城继续询问道。
  “想是想到了,可是……”我看了叶倾城一眼,并没有说出口。
  这不是耍流氓么?更关键的是叶倾城现在刚刚从痛苦之中走出来,我这种类似于耍流氓的方式,是不是太不道德了?
  “可是什么啊?”叶倾城被我搞得更加奇怪了,看着我询问道。
  “那个……有一个方法比较牢固不会脱落,不过有些不合适啊。”我吞了吞口水,对着叶倾城解释道。
  “什么方法?有什么不合适的?”叶倾城哪里知道我在想什么?再次问道。
  “我说不出口。”我不由得郁闷道,这还真有些说不出口,我总不能让叶倾城将衣服给脱掉吧?
  “有什么好说不出口的?你快说啊,这种时候还犹豫干什么?”叶倾城瞪了我一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