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离婚之后我也能过得不错,毕竟我的消费不高,平时也就买点电子产品,没有其他费钱的嗜好。
  这处房子我不满意,中介提出带我去另一家,我去看了房间倒是可以,挺干净的,不过小区有点旧,我打听了一下,楼上是一家饭店的宿舍,一个房间便住了三四个人,我嫌不够安静,便也否了。
  这中介让我挺满意的,问一问附近什么状况,他倒也如实回答,这才是做生意的样子。
  我跟中介说了一下自己的需求,环境要好,屋子里面要干净,如果有装修和家具那就更好了,邻居最好是业主,如果是租客,那种隔了好多房间住了好多人的我不能接受,生活品质是要保证的,天天闹哄哄的太烦。
  中介说有一处地方还挺合适的,只不过租金有些高,要三千一个月。
  我问了一下房间多大,中介说并不大,一室一厅一卫生,五十多平方米,不过屋子是精装修,家电都有,因为业主出国留学,没住多长时间便出租了。
  听他介绍我来了兴趣,便跟他一起过去。
  看了一下我便租了。
  中介说得都是实话,小区位置不错,交通方便,刚建成两三年,绿化很好,让人心旷神怡,小区后面是个大花园,种植了大量树木,还有绿地,假山,人工湖。
  屋子装修风格我还挺喜欢的,木本色家具,光线照进来很暖,一切齐全,并且看得出业主应该没住多长时间,家具家电跟新的一样。

  签了合同,付了押金,我拿到了钥匙,先去买了新的床上用品,又在超市大肆采购了一番,大概下午五点我回到了临时租住的家。
  铺好了床单,被褥,把超市里买的蔬菜水果肉类啤酒饮料一股脑的塞进了双开门冰箱,大概收拾了一下屋子,最后,拧开一瓶矿泉水,我坐在了沙发上。
  真是舒服,我不由的伸了个懒腰。
  租到了房子,开始新生活,便不意味着万事大吉,危险还在我身边潜伏着,我一不留神便会对我张开血盆大口。
  我找出一个本子,在上面依次写了三个人的名字。
  李国明,关珊,关山。
  我要总结一下,在公司每到年底都要写总结报告,看看做了哪些事情,有哪些好的地方,有哪些坏的地方,来年要有哪些展望。

  我总觉得写这些是浪费时间,写一些漂亮话,很形式主义。
  可现在想想,总结一下不是坏事。
  首先看关山,他是小角色,却是个很麻烦的小角色,他是关珊的獠牙,行事横行霸道,不管不顾,我身上现在还有他打的伤。
  关山总跟关珊在一起行动,很烦,出现在人前,关珊总喜欢表现的很柔弱,所以,这时关山便是武器,一个哭哭滴滴的女人占据了道义,关山再做什么便合情合理,吃亏的只能是我。
  关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我,权利是关珊给的,但除去关珊弟弟这个身份,关山的社会关系复杂,酒吧的老板,混社会的,这不是我一个普通职员可以对付的。
  我是一个记仇的人,关山对我言语的侮辱,对我身体的殴打,我不会忘记,其实伤并不严重,更多的是精神上的。

  关珊,我搞不懂她,她出轨,加上之前对我的种种做法,我可以证明她不爱我,可是她又数次表现出来女人的妒火,她是在意我?还是不能忍受我被其他人抢走?
  我判断不出来,不过她的意图不难猜,她要杀我,霸占我房产,她是我最重要的敌人,夫妻变成这样,也是悲哀。
  对她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谈离婚,她不答应,走司法程序,我不知道能不能走通,关键我现在毫无证据。
  最后是李国明,他是关珊最大的助力,我一度想要杀死他,但现在不会,因为我知道那个想法是不理智的,除非我下定决心陪葬。
  李国明是最难对付的,他有官身,他关系广,我一个普通人,正面刚不过他。
  但是,除掉李国明,关珊便玩不转了。
  两次针对我的杀招都是李国明主导,一次伪装的意外车祸,一次嫖娼设局。
  我在李国明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叉,我必须尽快搞定,要不我夜不能寐。
  或许我可以换个思路,既然我没办法对付李国明,那我就借助他人来对付,借势而为。
  又在本子上写了两个名字,一个是白子惠,一个是李依然。

  这两个美女都是可以给我帮助的人,但都有问题。
  我救过白子惠,但白子惠能不能帮我对付李国明是个未知数,并且,我们是雇佣关系,白子惠支付了足够的钱,这里面未必没有补偿在,再者,白子惠是个现实的人,得罪一个公丨安丨局局长不现实。
  不过,白子惠还是有操作的空间的,我可以借着她结识一些人,拓展人脉,虽然交不到心,也总比我现在坐井观天好。
  李依然,算得上是最坚定的同伴了,没有她,我早就死了,可是她现在还没拿出一个方案来,一味的防守,没有进攻。

  现阶段,这条线只能保持了。
  或许可以扩展第三条线,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我相信李国明一定有很多朋友,但也一定有很多敌人。
  单位里的正副手,一般都有龌蹉,李国明站队,肯定有敌对势力,可惜,我的思路是对的,但没有消息来源,贸贸然去问,必然触雷,投诚的话,也没人会信。
  只有自己是最可靠的。
  所以,现在的重点要搞清楚特殊能力,什么时间发动,可否指定目标,听到他人讲话和听到他人心声,是否有特定的条件。

  如果能明白这些就好了。
  想了半天,虽然没想出个所以然,但总算是理出个头绪,接下来干什么也能做到心里有数。
  一件件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
  看了看时间,竟然想了足足一个小时,肚子叫了起来,本来我是想要自己做饭的,也买了不少东西回来,米面虽然没成袋买,但买了散装,可以吃几餐,调味品也买齐全了,只是有点累了,便不想做饭,打开手机APP,准备订份外卖,一个陌生号码响了起来。

  我警惕的看着屏幕,猜不出来是谁。
  有可能打电话过来的很多,关珊怕我不接电话,换个号码打过来,小美女为了隐蔽,换个号码打过来,还有可能是卖保险,电信诈骗。
  我接了电话,刚刚猜的都不对。
  “你好,请问是董宁董先生吗?”
  我说:“我是,你是哪位?”
  “我姓马,你叫我小马就好了。”
  我说:“你有什么事?”

  小马说:“不知道你最近什么时候方便,请你吃顿便饭。”
  我说:“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小马说:“董哥,是这样的,是曾爷要请你。”
  我说:“曾爷?”
  小马说:“在饭店,你帮了曾爷一个大忙。”
  我想起来了,是那个脸上有疤的男人,可是他怎么有我电话的。

  小马好像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知道我在想什么。
  “董哥,你的电话是问饭店问出来的,你当时订包间,留了电话。”
  如果是这样说得通。
  小马追问我什么时候方便,他说话客客气气的,听他说话仿佛能看到他的微笑,我一时不好拒绝,我想想答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