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1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万般无奈中,欧阳明只好选择了硬抗,他不能,也不原在第一次和黄县长的较量中就丢盔卸甲,仓皇而逃,这关系到他的尊严和权威,他不得不背水一战。
  实际上,这个方式对欧阳明来说,也是具有极大的风险,在常委中,他所能控制的人数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因为这里面几个关键的人物,到目前还没有完全的对他表明态度,特别是对此类违纪案件具有绝对发言权的纪检委书记铁军,到今天,他也没有找过欧阳明,表明他的政治倾向。
  换句话说,假如大家按欧阳明的提议展开讨论和表决的话,只要铁军也倾向于黄县长和孙副书记,那么,事情就可能会走向对欧阳明不利的方向,也就是说,他只能以失败告终。
  同样的,黄县长和孙副书记也知道这是一次冒险,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他们还不想过早的拉开清流县的势力划分序幕,这样做,会让很多干部只能做出一个匆忙的选择,一旦完成阵营的划分,想要在扭转某些人的倾向,那就很难。
  黄县长和孙副书记想回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有些担忧。
  可是,他们也和欧阳明一样,差不多没有什么退路,只能一搏。
  两人咬咬牙,默默的点点头。

  “好,欧阳书记这个提议我觉得很英明,大家都谈谈看法,这更利于我们辨明是非。”孙副书记依旧谦恭的笑着,点头支持欧阳明的提议。
  黄县长也说:“好啊,哪位同志先谈点建议啊!”
  欧阳明的心也揪到了嗓子眼,看着下面的几个常委,他真的没有丝毫的把握,这些人都是老奸巨猾之徒,藏锋敛气之辈,从他们的脸上,你根本看不到一点点真实的态度,他们或者在沉思,或者在分析判断,或者如老泥入定般的闭目养神,会议室变得安静起来。
  欧阳明用手敲了敲桌子:“各位,谁来谈谈啊!呵呵,看来大家对这件事情还是有想法的,只是不愿意说吧!”
  下面的人依旧如故。

  欧阳明的情绪慢慢的稳住了,他觉得,大家都不发言,其实未必就是坏事,自己刚好可以就坡下驴。
  “好吧,既然大家不想说,我们也不能强迫,那今天先议到这里,有人想要说了,可以随时找我聊,我的办公室大门可是敞开的呦,哈哈哈!”
  眼见的欧阳明要跑了,黄县长和孙副书记也有些急了,今天要是不解决这个问题,只怕以后都没有机会了,谁会闲得没事,过后了还找欧阳明谈啊。
  他们是干急没有办法。
  可是,就在欧阳明准备收场之际,铁军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让不管是欧阳明,还是黄县长等人,心里有紧张起来,他们知道,铁军要说话了,这咳嗽往往就是铁军发言的前兆。

  他们也都知道,铁军由于身份的不同,而且发言的机会也很关键,他的讲话会起到引导性,决定性的效果。
  几双眼睛同时的看向了铁军。
  “两位书记,还有县长啊,我谈一点看法!”
  “好好,你尽管说!”
  “嗯,嗯,你说,你说!”
  欧阳明和黄县长差不多同时亲切而客气的招呼了一声,这样的待遇,铁军过去可是从来都没有享受过。
  “我认为,这件事情不值得调查,刚才孙副书记说了,他有多年的组织经验,我呢,也有多年的纪检工作经验,从此案料的撰写人可以看出,这个张大川啊,是有一定的私心的,他和夏文博应为竞争乡长的事情一定结下了仇怨,所以,我觉得这个材料中的水分很大!”
  欧阳明一口气咕嘟嘟的顺到了肚子里,他总算是冒险成功了,有了铁军的这个发言,基本上可以说大局已定,这大概就是压垮黄县长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嗯,嗯,铁书记说的很有道理!”

  欧阳明的表扬还没说完,黄县长冷哼一声:“铁军同志,我们不能这样怀疑和妄自猜测我们手下的干部吧,我们的干部都是有一定觉悟的,张大川岂能因为个人的一点恩怨来处理事情呢!”
  铁军却不屑的笑了笑:“黄县长,你大概对这个铁军还不是太熟悉,呵呵,你敢不敢让我查一下他?”
  对张大川上次的事情,要不是段书记出面,铁军早就对张大川下手了,现在黄县长还在他面前说张大川是好同事,真的太可笑了。
  黄县长顿时哑然,他不敢在和铁军辩论了,张大川是什么人,他比铁军清楚的多,而且,全县人民都知道,这个铁军啊,是二五不靠的孤家寡人,一张铁面谁都不甩,他的位置又很关键,可不要把他推到欧阳明的怀抱去,那真的就是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强敌。

  黄县长不说话了,孙副书记只好‘呵呵’一笑,说:“铁书记啊,你可是情绪化了,哪有被揭发的人不查,反倒去查检举人的。不过铁书记的话也是有道理的,我们可能忽略了一些没太注意的细节。”
  “是啊,是啊,还是从长计议吧!”
  “对对,再观察一下,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等等也成!”
  好几个常委都上来打原场......
  第五百九十九章:谎言

  面对这样的形式,黄县长和孙副书记也只能放弃抗争了,好在大家也都给足了他们面子,连欧阳书记都笑呵呵的说黄县长的本意是好的,都是为了保护好手下的干部,不让他们范更大的错误,似乎欧阳明还用了一个什么‘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话。
  这个发生在县委小会议室的冲突很快就传到了东岭乡,这一下,过去对夏文博不太看好的干部,动摇了的干部,也都幡然悔悟,他们马上发现,原来欧阳明对夏文博的钟爱依旧有效,能在会场上为他抗住黄县长等人的攻势,这得多好的关系才能做到啊。
  大家又情不自禁的围绕到了夏文博的身边。
  夏文博呢,也才恍然发现,自己差一点点酒杯张大川给暗算了,夏文博心里那个气啊,可是,见了张大川也不好发作,只能恨的牙痒痒的。
  而张大川,一下成了东岭乡的公敌,所有人见了他,都不由的带着一点鄙视的眼光,原来大家认为被扣除半年奖金怪夏文博,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弄了半天,是这个家伙害的大家。
  而且,这次又差点让张总的药厂停摆,要知道,张总的这个项目,大家没少花心思,有了这样的而一个项目,将来喝酒的地方都能多一个出来,还别说将来安排个亲戚上班什么。
  于是,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张大川就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了。
  他的那个郁闷和失落啊,超过了他整个环海生涯的任何时候,最近总是闷头独自喝酒,下午经常见他都是醉汹汹的样子。
  夏文博和万子昌也懒得理他,很多重要的工作,万子昌他们也都刻意的不通知他了,乡里的几个领导沟通一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把他扔在了一边。
  日期:2017-06-05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