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4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勇又说了话:“大叔,别让礼瑞开三轮了,咱这儿有车,就让小刘送你。”
  “好,那敢情好,你和天齐多坐会,我很快就会回来。”楚玉良爽快的答应了。
  父亲的答对有些出乎意料,平时父亲觉悟非常高,既不愿意麻烦别人,也从不摆谱,今天这是怎么了?随即他恍然大悟:父亲是变相让陆勇“看”着自己。当然,陆勇未必真明白意思,但显然是愿意和自己多相处一会儿的。
  楚玉良又说了话:“礼瑞,你也在家,多陪陪陆乡长。”
  楚礼瑞说:“爸,我也得去长梁村。本来我就准备去找长梁村村长,找他谈合作的事,顺便把从县城帮他买的书送过去。”

  稍一迟疑,楚玉良道:“那好吧,咱们快去快回。”说着,他又转头看着陆勇,“陆乡长,来了就别着急走,好长时间不见面,和天齐多聊会儿。我让你婶去买菜,就在家吃饭。”
  听着父亲的一席话,楚天齐心中暗道:父亲这是一刻也不放松警惕,生怕自己和母亲单独接触,生怕自己向母亲打听事情。
  就在楚天齐感慨之际,楚玉良直接叫上尤春梅,出了院子。
  把陆勇让进屋子,给对方弄上茶水,楚天齐和对方坐到炕上聊了起来。

  两人是老相识,还是省委党校的同班同学,又做了三个月的舍友,而且现在也只有两人在场,按说应该话题很多,应该谈的很轻松。但两人接下来的交谈却很显生涩,陆勇更是对楚天齐尊敬有加,但却又拘束不已。两人的话题也很单调,更不能深入交谈。
  在不时冷场情况下,两人的交谈进行了半个多小时。
  忽然,陆勇连着咳了两声,但显然是干咳,应该是故意为了缓解紧张。咳过之后,他迟疑的说:“楚市长,我当这个乡长也好几年了,这些年更是一直做实际工作,也想再提高提高,想做做党务或是到县局全面锻炼一番,只是一直没有门路。您和领导关系好,有面子,就想请您帮着美言美言。”
  虽然对方说的稍微婉转一些,但楚天齐听明白了,陆勇想做乡丨党丨委书记或是县局局长,只是对方提出的要求却不好答复。这既是因为看不清对方做事风格,对陆勇这个人颇有芥蒂,也因为楚天齐不愿向郑义平提出这样的事。于是他装起了糊涂:“每个人都有专长,也有局限性,就拿我说吧,我做实际工作还行,但却没有专门做过党务工作,其实多做实际工作也是一种财富。我和玉赤这边的领导也好几年都不接触了,而且也并没有多少面子。”

  自己提出的要求被回绝,陆勇一时没有话说,脸上也是尴尬之色。
  看到对方的样子,楚天齐也稍有不忍,便补充了一句:“容我想想,看看谁能给我面子,看看和谁能说的上话,不过估计也不好找。”
  “谢谢,谢谢!”陆勇马上表态,然后支吾着道,“郑书记一直对您评价很高,市领导又对您青睐有加,您的面子很大。”
  楚天齐一笑:“以前倒是和郑书记有过接触,不过我和人家差的很远,仅是下属见上级而已;至于市领导,那更是没影的事,也就是人们随便传传而已,我能有什么面子?”
  “楚市长,您太谦虚了,市委书记亲自到您家中,那可不是一般的面子。”陆勇红着脸说。
  市委书记?还来家里?楚天齐脑中一闪念,立刻想到了那个疑惑。但他却说:“市委书记来过我家?怎么没说省委书记?”
  陆勇尴尬不已,但还是认真的说:“楚市长,您放心,我不会声张的。那天也是凑巧,李书记汽车到乡里的时候,司机下去买东西,正好被我的司机小刘看到了。小刘知道那个司机是李书记专职司机,也恰好从车外看清了车上李书记的容貌,李书记当时正打开车内顶灯,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当时我正陪老丈人去市里住院,小刘打电话跟我说的,我让他千万保密。第二天,小刘又告诉我,李书记是专门到您家的。”

  李卫民?那个客人是李卫民?楚天齐脑中意念闪动。注意到对方关切的目光,楚天齐问:“小刘就没说还看到谁了?一共几辆车呀?”
  陆勇马上说:“他说就一辆车,车上也只有李书记。”
  楚天齐摇摇头,淡淡的说:“经你这么一说,那是有鼻子有眼,就跟真的似的,但只要简单一想,就会发现其中的漏洞。你想啊,市委书记出行, 那不得带一些随从呀,最起码也应该带上秘书或秘书长吧?再说了,县领导肯定也得跟一批的,怎么可能是一个车?退一步讲,即使市委书记要低调出行,不搞大阵仗,但只要一号车露面,辖区领导能不知道?能不找理由跟着?”
  “我今天和您讲这个,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佩服您的面子大。我知道,那天李书记肯定是和您约好的,您两点参加加婚礼,三*点左右到家,李书记也正好随后就到。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他就走了,到乡里买东西的时候,正是四点多不到五点的时候。”陆勇做着解释,“我知道李书记那是以私人身份出行,所以才没坐专车,而是用的挂‘198’号车牌的汽车。”

  “198”号车?自己可是曾经迎面碰到的,但却根本没看见车里坐着什么人,当时自己还奇怪沃原市的车怎么到了这里。这几天楚天齐也曾把这辆车和到家里的客人联系到一起,但绝对没想到竟会是李卫民。听陆勇说的言之凿凿,似乎真是那么回事。那么李卫民究竟来做什么呢?楚天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看到楚市长面色凝重,陆勇赶忙小心的说:“楚市长,我保证不会声张,绝对不会再向任何人提起。”
  “没什么,就当没这么回事吧。”楚天齐淡淡的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明白,明白。”陆勇一边偷眼看着对方,一边小心的说着。

  正这时,一阵说话声传了进来。
  楚天齐转头看去,发现父亲当先走进院子;紧跟着,弟弟和母亲跟了进来,母亲手里拿了一个装菜的食品袋子。
  “陆乡长,你的司机太客气了,我让他进来,他非要坐在车上。”楚玉良跨进屋子,“你去和他说说,让他进来待着。”
  陆勇忙道:“大叔,不用客气,我现在也要回去了。”

  “那怎么行?就在这儿吃饭,咱们爷俩喝两杯。”楚玉良马上一伸胳膊,挡在门口。
  陆勇说:“大叔,我也想留下吃饭,可是乡里打来电话,有急事需要我回去处理。”
  “急事?是不是汽车回来晚了,耽误了你的事?”楚玉良面带焦急。
  “没有,没有。”陆勇连连摆手,“我刚挂断电话,你们回来的正正好。”
  “那就好,那就好。你真的有事?”说着话,楚玉良把头转向楚天齐,“陆乡长不是客气吧?”
  楚天齐回答:“有事。”
  楚玉良马上表示理解,收回伸展的双手,说:“公事为大,那就不耽误了,以后有机会来家里,咱爷俩好好喝几杯。”
  “好的。”答应过后,陆勇和楚家人告辞,乘车离去了。
  日期:2017-11-04 08: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