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64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哼哼冷笑两声,说:“还警官同志,我他妈就是李睿,你睁着那么大的眼睛都不认识我,还说给我送过钱?你给鬼送的吧?”
  徐权大吃一惊,叫道:“什么?你是李睿?你……你不是丨警丨察吗?李睿在市委工作,肯定不是丨警丨察的。”
  李睿嗤笑两声,不再理他,对纪飞说道:“事实已经很清楚了,他们两个都是诬告,都是受冀鹏指使,陷害诽谤我!”
  纪飞点点头,下命令道:“把徐权也铐起来!”
  两个警官一左一右的绕过去,把徐权按在墙上,将他双臂反扣在后背上,给他上了手铐。
  徐权还震惊在李睿的真实身份上,心中充满疑惑,李睿他不是在市委办公厅工作吗?什么时候变成丨警丨察啦?操,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在做梦吗?
  李睿问道:“现在是不是可以抓捕冀鹏啦?”
  纪飞点了点头,拿出手机说道:“我马上安排下去。”

  二十分钟后,在汉豪建筑工程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里,冀鹏面对了三名来自市公丨安丨局治安支队的民警。
  那三个民警也不客气,进来也不出示逮捕令,直奔冀鹏而去。
  冀鹏吓得面色大变,一边往办公桌里躲,一边叫道:“你们干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干。”
  带队警官指着他喝道:“老实点,别动,别逼我们动手啊!”
  冀鹏脸色惶惶不安的说:“我不动,可是你们这是干什么?凭什么要抓我?”
  带队警官冷冷地说:“你干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少给我废话,有话到局里再说!”
  他说话的工夫,那两个下属已经把冀鹏扣住了,正在给他上铐子。

  冀鹏怕得不行,色厉内荏的叫道:“你们不能抓我,我舅舅可是市长。亲舅舅!”
  带队警官冷笑道:“就算市长是你亲爸爸,你违犯了法律,也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带走!”
  冀鹏哀求道:“别……别急,几位警官,通融通融,让我给我舅舅打个电话,行不行?就一分钟,一分钟我就打完了,求求你们了。我舅舅真是市长于和平,你们不给我面子,总要给我舅舅一个面子吧。”
  带队警官见他总是强调舅舅是市长,有些犹豫,心中暗暗盘算,自己是要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不错,但遇到特殊情况也要特殊处理,比如眼前这小子,一口咬定他舅舅是市长,纪局下命令的时候,可是没有提到这一点,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就算不让他给舅舅打电话,至少自己要向纪局汇报一下,免得以后真发生了什么事,纪局和自己都要吃挂落儿,想到这儿,吩咐下属看住冀鹏,不许他向外打电话,然后走了出去,到办公室外给纪飞打去电话,将这个情况说了。

  纪飞听后说道:“他确实是市长的外甥,但他也犯了罪,你们不要管他什么身份,直接抓回局里再说。市长那边儿有别人给扛着,你不要担心市长难为我们。”
  带队警官听了这话,心里也就有了底,回屋吩咐下属带走冀鹏。
  市委大楼里,李睿和纪飞向市委书记宋朝阳汇报了刚刚的调查进度。
  宋朝阳吩咐纪飞道:“马上审讯冀鹏,调查清楚他诽谤陷害李睿的动机,让他认罪,然后第一时间向我汇报,同时和元松局长说一声。”
  纪飞得令而去,和下属带着徐权与马晓光两人返回市局。
  “于老狐狸算计得挺好,环环相扣,招招相连,毒辣卑鄙之极,差一点就让他得手,多亏他细节做得不到位,让我们找到机会一一击破,这回看看到底是谁笑到最后。”
  纪飞离去后,宋朝阳面带笑容说出了这番话。
  李睿笑道:“于和平要是知道事情的进展,绝对会气得吐出一口老血,哈哈。”
  中午时分,纪飞那里传来消息,冀鹏死不认罪,否认诽谤陷害李睿,说徐权马晓光二人与李睿之间是私人恩怨,是他们要陷害李睿,但并不关自己的事,还总嚷嚷着要见舅舅于和平。尽管徐权和马晓光已经认罪,指证是出自于冀鹏的指使,但冀鹏就是不认罪,警方也不能强迫他认罪,因此现在暂时处于僵局。
  纪飞最后点评道:“冀鹏倒也不傻,知道选择牺牲掉徐权与马晓光来保住自己。”
  李睿问道:“那你们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吗?光凭徐权与马晓光的口供,不能证明他有罪吗?”
  纪飞说:“我国的案件调查是重证据,轻口供。光凭口供,不足以证明他有罪,必须要借重证据!现在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可以通过徐权与马晓光二人的口供,深挖细节,寻找证据碎片,与口供形成证据链,最后就能证明冀鹏是幕后主使。现在我们已经在深挖此案中的细节了,比如,那二十万块钱的来路,还有冀鹏打给徐权马晓光的电话记录,这些都能作为有效的证据。冀鹏抵赖是抵赖不了的,他现在只是困兽犹斗。”

  李睿闻言松了口气,说:“那就好,希望你们能够尽快找到证据,将冀鹏定罪,不要让于和平找到干预的机会。”
  事实证明,只要警方下定决心调查你,而你又确实犯了罪,那你就绝对跑不了。到了下午两点多,专案组成员已经掌握了一个重要线索昨天下午五点多,冀鹏上银行取了二十万现金。专案组针对此事,对冀鹏进行了讯问。冀鹏无法准确说明那二十万的去处,一会儿说是放在家里,一会儿说是借给朋友还账,一会又说忘记放到哪儿了。但这些话在徐权的一句口供面前,变得是那么的无力与可笑。

  徐权供认说,昨天晚上五点多,是他开车带冀鹏去银行取的款,本来取款超过五万要提前预约,而且银行快要下班了,不再营业,但冀鹏找了经理,对方是他老朋友,便给他破例办了。冀鹏拿到二十万以后,就交到了徐权手里,让他分两次,一明一暗的将二十万送到李睿家里。
  徐权按他吩咐,把其中十万块钱装在放有茶鸡蛋的箱子里,送到李睿家里,欺骗李睿老婆收下,随后又在楼下潜伏,找到机会后,将另外十万块钱藏到了李睿家的车库里。徐权这个口供,和冀鹏取款的记录正好对得上,不仅击破了冀鹏的谎言,还形成了一个有效的证据链,证明冀鹏就是幕后主使。
  冀鹏至此已经无法辩驳抵赖,只能是默默的认罪。当然,他也很聪明,没有供认出最大的幕后主使于和平来。这应该也是他的底线,宁肯自己坐牢,也绝对不能牵连到舅舅。因为即便他坐上几年牢,等出狱后有舅舅的照顾,也还能再次发达,可如果他让舅舅于和平被此事连累倒台的话,那他就再也没有出路了。
  此案定性后,宋朝阳给于和平打去电话,叫他过来谈事。于和平不疑有他,溜溜哒哒地找了过来。
  看到李睿的时候,于和平有些奇怪,心中暗想,自己可是布置了两个杀招,一个是让人来市委办公厅纪检组举报他,另外一个是市检察院反贪局出手拿到他收受贿赂的证据,不管哪个成功,都能让李睿这小子接受调查,可为什么到现在他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平安无事呢?
  日期:2017-11-04 08: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