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4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看附近没有行人,楚天齐拨打了那个陌生号码,然后把手机按到耳朵上。
  “嘟……嘟……”耳朵里回响着回铃音声。
  一声,两声……
  一遍,两遍……
  手机里先是连续的回铃声,然后就是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在拨打第三遍的时候,连续两次长长的“嘟……”声后,变成了短促的“嘟嘟”音,紧接着就是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
  提示音表明,对方挂断了通话,对方是故意不接。这个人到底是谁?是下属吗?绝对不是,下属是不会称自己为“天齐”的。那么这个人极有可能是她——宁俊琦。
  “俊琦,你在哪?过的好吗?”楚天齐心中默默呼喊着。
  “呔”,一声喊喝响起,把楚天齐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却原来是小外甥女站在身后不远处。楚天齐故意脸色一寒:“妞妞,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大舅,大伙都在家里待着,你大冷天的跑到外面来,手机不离耳朵,这是什么重要电话?”妞妞一笑,“该不会是又有新的‘大舅妈’了吧?”
  “瞎说什么?”楚天齐“嗤笑”一声,“小屁孩懂什么?”
  妞妞“咯咯”笑着:“少哄人,没事的话,你会这样?”
  就在楚天齐和妞妞逗嘴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地方,一个女孩正靠在沙发上,望着手机发呆。过了一会儿,女孩坐直了身体,再次翻出了那条短信:你不是发错了吧?我姓楚。
  “哎”,轻叹一声,女孩暗道:我能不知道你姓楚?如果不知道的话,我又怎么会给你发短信?
  天齐,你好吗?我知道你现在正合家团聚,正欢欢喜喜过大年。可你知道我在想你吗?
  你又是发短信,又是打电话,你是想弄清什么?还是想对我说什么?你又能说什么呢?你能给我保证吗?你会如何保证?心中划着一个个问号,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滑过脸庞,流到脖子里。但平时极注重仪表的女孩,此时却没有任何擦泪的动作,她甚至都没有要擦掉的心思,就任由两支细流变成大片小型瀑布,任由精致脸蛋变成条条泪痕的“花狗脸”。相比心中的无比苦楚,脸上容妆被毁,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根本就是女孩不予考虑的。

  时间到了二月十六日,农历正月初八。
  再过两、三天,楚天齐就准备走了,但还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他,那就是那天来的客人究竟是谁?
  之所以要弄个水落石出,主要是楚天齐觉着父亲很反常,觉着父亲的反常是因为那个客人的造访。从腊月二十七那天客人走了之后,楚天齐曾经又专门向父亲询问那个客人的情况,但父亲却顾左右言其它,根本不予回答,而且还不让他和母亲单独相处,像是防着母亲讲说什么。这些天,父亲还多次讲说什么“男儿志在四方”,又像是在暗示什么。楚天齐知道,这么多年以来,父亲虽然只是一个赤脚医生,但平时却特别持重,很少有这么反常的时候。他还隐约觉出,那个客人肯定和父亲关系不同寻常,似乎与自己有着某种关联。

  从腊月二十八开始,先是弟弟回来,两天后姐姐全家到来,家里总是人来人往,难得有得闲的时候,楚天齐便克制着知晓详情的冲动,没有去问母亲。在初五的时候,杨梅来家中拜晚年,第二天就和弟弟一同走了,当天姐姐全家也回了他们村里。觉着时机难得,楚天齐这两天总想找母亲询问,但父亲却时刻防备着母子独处,楚天齐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该如何把父亲调开,找出空当呢?楚天齐动起了心思。但一直到了中午,也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楚天齐便躺在炕上假寐,既盼着父亲能够离开一会儿,也在继续想着办法。
  可父亲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找出一本书看了起来。看着看着,还不时向楚天齐瞟上一眼。
  楚天齐不禁暗自揶揄:这哪像一个赤脚医生?分明就是盯梢的“特务”。
  “叮铃铃”,一阵铃声响起,是固定电话发出的声音。
  楚天齐第一反应就是接电话,但他又强制自己不动,自己可是“睡着”了,哪能反应这么快?
  楚玉良放下书本,从炕上下去,走到柜子前,拿起了电话听筒:“喂,谁呀?……哦,扣柱子?……吃什么东西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哦,哦,好吧,我现在就去。”
  此时,楚天齐正好“醒了”。
  放下电话,楚玉良转回头:“天齐,我得出去一趟。”
  其实楚天齐刚才早听见了,但还是故意说:“快去快回。”

  楚玉良道:“我怎么快去?得坐三轮去,你送我。”
  啊?楚天齐很是失望。他并不是不想去送父亲,而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没了。他在刚才“睡”着的时候,就听到了父亲说的‘现在就去’,他觉得这是向母亲打听那个客人的极佳机会。尽管心中不无遗憾,但楚天齐还是痛快的回道:“好的。”并快速从炕上跳到地下,穿着外套衣服和皮鞋。
  边收拾东西,楚玉良边继续说:“长梁村扣柱子他爹肚子疼,一会儿轻一会儿重的,我得给他过去看看。扣柱子说要来接我,我觉得太费事,也耽误时间,还不如自己坐三轮车去。”
  “爸,你去哪?”随着话音,一个人走进屋子,正是前天去县城看“岳父母”的楚礼瑞回来了。
  “去长梁,让你哥开三轮就行。”楚玉良说着,向外走去。

  “还是我去吧,那三轮我经常弄,哥不太熟悉,路也不好走。”楚礼瑞坚持着,然后又补充道,“我正好找长梁村村长也有事。”
  楚玉良收住步子,转回头:“要不这样,你哥俩都去,路上也好换着开。”
  “没那必要,司机楼也坐不下。”楚礼瑞追上了父亲。
  “不行,一块去。”楚玉良不由分说,快步向外走去,出了院子。
  楚天齐意识到,看来父亲是生怕给自己创造与母亲独处的机会。既然父亲如此坚持,那自己也只能跟着去了,楚天齐抬腿走出外屋。

  “大叔,过年好啊。”一个声音传进屋子。
  听着声音耳熟,楚天齐停下脚步,抬头望去。只见刚刚出去的父亲,再次回到院里,父亲身旁跟着一个人——青牛峪乡乡长陆勇,陆勇亲切的拉着父亲的手臂,后面跟着弟弟楚礼瑞。
  看到楚天齐,陆勇马上打招呼:“楚市长,过年好!给您拜个晚年。”说话同时,陆勇还不忘拉着楚玉良的手。
  “过年好!”楚天齐一边拱手,一边向前走去,“年前已经打过电话,也发过短信了,你不必再来的。”
  “我是专门来看望大叔大婶的。”陆勇马上回应着,“本来应该早点来,结果那天参加完老要儿子婚礼,我就陪着老丈人看病住院了,一直到昨天才回来,请勿见怪。”
  楚天齐道:“这就说远了,咱俩是同学,哪需要这么客气?”
  正这时,一个小伙子提着大包小裹走进院子,小伙子是陆勇的司机,楚天齐曾经见过。
  日期:2017-11-0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