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珊冷哼一声,说:“找到下家就把我甩了,心好狠。”
  我忍着怒火,说:“我这样对你,倾尽所有,你有什么不满足的。”
  关珊笑了,说:“男人不是就应该对女人好,你赚钱给我花也是应当的。”
  “你出轨也是应当的?”
  关珊说:“你还不够努力,赚得不够多,你让我有什么办法。”

  我听不下去了,扬起手给了关珊一巴掌,打得她脸出现一个清晰的印记。
  关珊笑得更大声了,“你要在床上也这么粗暴就好了。”
  我说:“闭嘴。”
  关珊笑着,“我偏要说,看你在床上那个窝囊样子,还没使劲呢,便问有没有弄疼我,我就是要你弄疼我才爽,我多么想你能撕碎我的衣服,让我跪在地上,狠狠的对待我,连这点你都做不到,真不是个男人。”
  关珊的脸变得有些扭曲,我觉得她很陌生,这是我的老婆吗?应该是,可是我发现自己从没了解她。
  最后的那一点情分消失殆尽。
  “我怎么会看上你这个女人!”

  关珊站了起来,“董宁,别妄想离婚了,你会后悔的,我先回家了,你可以在外边找骚浪贱,但别忘了,我关珊是你的老婆,你这辈子都改变不了的。”
  关珊走了,我又坐了下来,头有些疼,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
  我刚才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可关珊还是不放过我,真的要杀了我拿赔偿金吗?
  把服务员喊过来结账,我去了厕所,就在这时,脑子里又多出来声音。
  “什么时候动手?”
  “屋里吃得差不多了,出来后你直接带人过去,那几个小子都安排好了吧。”
  “安排好了。”
  “没露出马脚吧。”
  “几个小年轻,脑袋不好使,还以为自己马子被睡了,着急要报仇。”
  “家伙呢。”
  “他们贴身带着,刚磨的,利着呢。”
  “丁三,曾哥坐这个位置太久了,应该换人坐了,等我上位,亏待不了你的。”
  “钱哥,我懂。”
  “进去吧,等会机灵点,必要的时候,需要你在背后捅一刀。”

  “放心。”
  “我等你好消息。”
  我的手一抖,差点尿到外边,却淋了一些到手上,刚拉上拉链去洗手,有人进来了,他对我笑了笑,脸上的疤痕显眼。
  是曾哥。
  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手上尿都快风干了。
  曾哥对我笑笑,说:“有事?”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不想看这个叫曾哥的男人被算计,可能他彬彬有礼的态度引起了我的好感,虽然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另外一方面,我自己被人搞,感同身受。
  我说:“你是曾哥对吧。”
  曾哥点点头,说:“认识我?”
  我说:“不认识,刚才听人称呼你来的。”
  曾哥伸出手,说:“曾茂才,贵姓?”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还蛮湿润的,我缩回去手,说:“那个,不方便,曾哥,你别误会啊!我姓董,董宁。”
  曾哥打量了我一下,很和气的说:“小兄弟,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吧,别着急,慢慢说。”

  我说:“曾哥,你认不认识一个叫丁三的,还有一个姓钱的。”
  曾哥点了点头,说:“认识,怎么?他们跟你有瓜葛?”
  我说:“不是跟我,是跟你,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你也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他们现在准备对付你,你有危险。”
  曾哥也没细问,我觉得他信我,他也挺干脆,他说:“谢谢你,董宁,这是我的名片,你收下,有事给我打电话,我还算小有能量。”
  说完,曾茂才走了,他走得不紧不慢,自有一番气度。

  我能做的已经做了,我赶紧洗了手,走出了厕所,出了饭店,不远处有几个人,年纪都不大,一脸的凶相。
  看到我瞅,脏话便飚了过来,“看你麻痹!”
  扭过头,拦了一辆车,我离开了这里。
  跟关珊谈得不好,不管我做出什么让步,她就是不答应离婚,家我是不打算回了,我怕有生命危险。
  我先去商场买了一些换洗衣物,又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然后找了一家连锁酒店,开了房间。
  刚进屋洗了一把脸,便收到一条短信。

  是银行的转账信息,五万元到账。
  白子惠啊白子惠,把钱直接打了过来,我还怎么拒绝,好心计。
  躺在床上,我查了查租房信息,总住在酒店也不是一回事,浪费钱不说,干什么都不方便,现在我手上有钱,可以租稍微好一些。
  看了半天,给我看困了,我关了灯准备睡觉,房间里面的座机响了起来,我拿起了电话。
  “喂。”
  “先生,你寂寞不寂寞啊!”
  声音嗲嗲的,我一听明白了,提供那种服务的。
  我说:“谢谢你啊,这么晚打电话,还关心我的生理需求,不过我不需要。”
  把电话挂断,结果对方锲而不舍,又打了过来。

  “先生,我这里有清纯少女,成熟少妇,性感尤物,可以满足你各种需求。”
  我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把电话线拔了出来,我现在就想好好睡觉,结果刚躺好,铃声又响了起来,这回是我的手机。
  关珊的来电。
  我接了电话,说:“有什么事?”
  关珊冷冷的说:“你该回家了。”
  我说:“那不是我的家。”
  关珊说:“不要耍小脾气了。”
  我说:“我要休息了,再见。”
  挂了电话,直接关机。

  闭上了双眼,我以为我会睡不着,在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但是很快,我就睡过去了,还睡得很香。
  第二天,我到了公司,先去了白子惠办公室。
  白子惠又换了一身衣服,真是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少件衣服,感觉都不重样。
  “钱我收到了,我也考虑清楚了,我同意。”
  白子惠微微点了点头,说:“明智之选。”
  虽然是我自己选的,但白子惠那得意的样子还是让我不爽,有人为了利益,可以抛弃妻子,可以不认祖宗,我还差得远啊!
  “我需要做什么?”

  一个月五万,需要干什么我要清楚。
  白子惠说:“不急说这个,今天晚上,我想请你老婆吃饭,地方很隐蔽,不用担心被别人看到。”
  我问:“为什么?”
  白子惠说:“你毕竟是结婚的人,我需要亲自说明一下,省得坏我的事。”
  我说:“不需要,她不是问题。”
  白子惠说:“我不希望这件事搞砸了,既然你说不是问题,那我就相信你,那晚上我们去吃饭,高调一些。”
  我看了看自己卡其色的裤子,还有白色的衬衫,问道:“我需要准备什么吗?”

  白子惠笑笑,说:“不需要,你就这样,挺好的。”
  白天,该忙还是忙,不过田哲没来找我麻烦,可我察觉,他暗地里对我翻白眼,可把我恶心坏了。
  到了下班时间,白子惠走到我面前,对我微微一笑,说:“走吧。”
  办公室的空气一瞬间凝固了。
  我只好站了起来,白子惠挎起了我,往外走去,同事们的视线刺得我生疼,不过感觉还挺爽的,有个大靠山的滋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