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了,已是过去。
  从卫生间出来,我看白子惠在床上睡得正香,让她自己一个人睡在这里我有点不放心,现在她是老实了,不知道等会会不会如这般安静。
  想了想,我决定不走了,送佛送到西,屋子里有沙发,我过去坐了下来。
  坐着坐着我就困了,沙发虽然坐着挺舒服的,可还是有点小。
  我站了起来,琢磨了一会,上床躺下了。
  这间是大床房,床确实够大,并排睡三四个人都是没问题的,我也不是想占白子惠便宜,要占便宜我刚才便可以,所以白子惠应该可以理解。
  躺下没多长时间我便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有点尴尬。

  睡的时候,我明明只睡了一个边边,现在,我睡到了中间,更要命的是,白子惠的手和脚都搭在我身上,被已经被她踹开了,身上的浴巾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春光乍泄。
  可惜,我没有欣赏的心情,我现在只想赶快走。
  跟白子惠贴在一起,要说没感觉那是假话,可是,白子惠醒了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解释,白子惠是BOSS,这么多年一直处于高位,这个高位不是那个上位,我没有快感,有的只是恐惧。
  毕竟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可刚一动身,白子惠醒了,她的眼睫毛微微一颤,像是蝴蝶展翅,之后,完全睁开了眼睛,感觉她睡得挺好,嘴角带着笑,还挺可爱的,接下来,她看到了我,她先是惊诧,很快,她看了看自己,注意到身上的状况,一下子拽过被子。
  白子惠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红得滴血。
  我说:“那个,我可以解释的。”
  白子惠扬起了手,给我来了一个耳光。
  “滚!”
  白子惠对我吼。
  滚就滚吧,正好我想走呢。
  可是我刚下了床,白子惠裹着被子就冲了过来,她嘴里念叨着,“董宁,我杀了你。”
  我赶紧往外跑,白子惠现在正在气头上,解释不清楚。
  白子惠在我身后吼:“董宁,你给我回来。”

  我转过头,苦笑,说:“您还有什么事啊!”
  现在我不怕白子惠,她是我上司不假,但我辞职了,并且这事是我帮她,她应该感谢我的,不过,我也算是过了眼瘾,算是一笔勾销,谁也不欠谁的,但这事说不清楚,我姿态还是放低一些比较好。
  白子惠看着我,她眉毛紧锁,“董宁,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
  看白子惠这个样子,应该是想起点什么了,但估计想起来的不多,我说:“你想不起来了?”
  白子惠瞪着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记得你跟我说我被下药了,亏我还相信你,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我说:“这话怎么说的,我真的什么都没干。”

  白子惠冷笑一声,说:“你是不是当我傻?”
  我说:“你要不相信我,我无话可说了。”
  白子惠抿着嘴,过了好一会,她说:“董宁,你要让我相信你,你就给我好好解释解释。”
  我笑了笑,说:“那我就说啦。”
  白子惠点了点头。
  我说:“昨天,你那个喝了药,便特别的饥渴,缠着我,非要跟我那个...”
  “你放屁!”白子惠指着我鼻子大骂。

  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个荡妇,平时冷艳高贵的白子惠必须维护自己声誉,我理解,但我为了自证清白,必须说实话。
  “那药劲儿挺大的,你要不相信我,管那哥们再要点,自己试验一下,反正情况就是这样,我没办法,只能把你弄到了洗手间,喷了你一身凉水,让你稍微冷静冷静,怕你着凉,我自作主张把你衣服脱了,贴身的我没敢动,你大可放心,如果非要说有冒犯的地方,那就是我的眼睛,BOSS,你身材真是太棒了...”
  “滚!你给我滚!”
  白子惠让我滚我就滚了,留下来,白子惠会尴尬死的。
  我想白子惠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等气消了之后,她应该就能想明白了,但是要让白子惠低头还我清白那是不可能的事,她是个高傲的人。
  “先生,昨晚睡得好吗?”
  前台的服务员别有深意的笑,八成以为白子惠是我从酒吧捡的尸,所谓捡尸,即男生把女生灌醉,再带走发生性关系。
  真够八婆的。
  顶着异样的目光走掉,我没退房间,白子惠她还在屋里,我觉得她需要时间来缓缓,大概,我们也不会有见面的可能了。
  外边的阳光真好,我沐浴着阳光,大口的呼吸新鲜的空气,肚子却叫了起来。
  找了一家汤店,我要了一碗猪骨汤,又要了两个油盐两个麻酱烧饼,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店里面人很多,也很吵。
  加了点辣椒油,红色的油星飘在汤上,喝一口汤,吃一口肉,真是鲜美。
  就在这时,又有声音出现了。
  奇怪的是汤店里很乱,但是突然出现的声音却异常清晰,听得清清楚楚。
  哗啦啦流水的声音,东西放在桌子上的声音,高跟鞋走过的声音。
  听到这些声音,我眼前出现一个画面。

  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绕过室内假山,山上流着水,女人放下手中的木盒,从中拿出来精致的糕点,然后,翩然而去。
  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沈,喝茶,尝尝,今年的明前茶。”
  滋...
  “味道不错。”
  “茶农手里收的,走的时候你拿点。”
  “那我就不客气啦!”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
  两个人寒暄着,声音都很陌生。

  “老韩,你电话里给我说的那事靠不靠谱啊!”
  “老沈,咱俩多少年交情,我能坑你吗?”
  “要是数目小还行,这数也太多了。”
  “我这消息是跟着王主任吃饭的时候听来的,人家是看在王主任的面子上,透了一点消息,玩这个都是几千个的投,咱们多的没有,几百个还是能凑出来的,人家吃肉,咱们起码要跟着喝口汤啊!”
  “行了,我知道了,我回去凑钱,对了,你说那个股是什么来的。”
  我把嘴里的饼咽了下去,光顾着听了,没咀嚼的太细,噎到我了,赶紧送了一口汤下去,结果喝得辣椒油有点多,我剧烈的咳嗦起来。
  我有点失态,因为刚才听到的是内部消息,这是在炒某只股啊!他们说的几千个应该就是几千万,在股市里面弄不出响来,但人一多,众人抬轿,还是很可观的。
  跟着这趟顺风车没准能发财,我赶紧把他们说的那只股记了下来。
  其实,我之前也炒过股,但研究不深,听别人介绍买了一些玩玩,算下来亏了一些,也不多,后来就没玩。
  顾不上吃饭了,我赶紧掏出手机查这只股,最近一段时间还挺平稳的,总体保持上升,我想了想,决定买入,俗话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想了想,我投进去了奖金的大半,两万元整。
  “你买这支股肯定会赔的。”

  我扭过头,坐在我旁边的中年男人笃定的说,他来的比我晚,要的东西不多,吃饭也细嚼慢咽的。
  这人挺烦的,且不说他偷看了,就这样随随便便发表意见,还一副你不听我的就完蛋,真让人不舒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