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这个,我催促司机师傅快点开,随后我问白子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白子惠抓住我的手,虚弱的说不去医院。
  可是不去医院去哪里,这药劲挺邪乎的,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不知道怎么处理,可等我再问,白子惠睡着了。

  很快,白子惠的手机疯狂的响了起来,不用说,是那个男人打过来的,我找出白子惠的电话,调了静音。
  司机不停的问我去哪里,我只能先让司机瞎绕着开,在此期间,我试着唤醒白子惠,我真怕她一睡不起,那就完蛋了,还好,白子惠迷迷糊糊的说她现在好困,想要找个地方睡一会,我不知道白子惠家住在哪里,没办法,只能带她去酒店。
  到酒店,前台露出了异样的微笑,我知道解释不清。
  扶着白子惠,跌跌撞撞的上了楼,今天晚上我也喝了酒,虽然白子惠身材完美,不算重,可远道无轻债,把我累的不行,气喘吁吁的。
  不过,扶着白子惠的感觉还挺不错的。
  把白子惠平放在床上,替她脱去了鞋子,灯光之下,她的脸仿佛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身而那高低起伏,曲线蜿蜒,让人忍不住一探究竟。
  喝酒之后,那方面的感觉比较强烈,我虽然不想干什么,可是看到白子惠躺在床上的样子,眼睛有些移不开了。
  白子惠这个样子,我要做点什么她应该不会知道吧。
  龌蹉,我在心里骂自己,我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吗?我不是,我是正人君子来的,过过眼瘾就可以了,让我做点什么,我真做不出来。

  白子惠的状态还可以,就是神智有点不清醒,也不知道那男人下的什么药,药力还挺强的。
  突然,白子惠张开小嘴,说:“水,我要水。”
  我拧开一瓶水,喂给白子惠喝,她喝得不老实,打湿了她的衣衫。
  这架势我哪能受得了,本来就强忍着呢,尤其是白子惠颇为可观,我的心脏跳了不停,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
  我跟白子惠说:“那个,白子惠,你睡吧,我先走了。”
  可是白子惠却拉着我,不让我走,她哼哼唧唧起来,双手抱住了我,脸红彤彤的,双眼里面满是渴望。
  我暗自咋舌,这药也太猛了,那孙子从哪里搞来的,白子惠平时多冷冰冰一个人,就喝了那么一杯,现在脸上春意盎然,双眼含情脉脉,如一汪春水。

  只要我想,白子惠非但不会拒绝我,还会主动投怀送抱。
  怪不得那孙子那么自信。
  轻轻的推开白子惠,可白子惠缠得我越来越紧,不行,我必须强硬一些,再继续下去,我怕我把持不住。
  一狠心推开了白子惠,我说:“别闹了,我回家了,你好好休息。”
  白子惠对我嫣然一笑,我呆住了,平时只见到冷冰冰的白子惠,哪见过灿若桃花的白子惠,她这一笑,天地都失去了神采。
  “你还回什么家啊!”

  白子惠轻声说,那低语,萦绕在耳边,似乎有种魔力,让人冲动,沸腾,身体也急不可耐。
  我苦笑一下,说:“咱不逗了,我真的要回家。”
  扭过有些僵硬的身子,白子惠却一下子扑了过来,她身上冒着热气,还有一种混合了香水、荷尔蒙、体香的味道,特别的好闻。
  “别走,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

  白子惠抱着我,乞求着。
  我分开白子惠的手,我说:“拜托,你清醒一点。”
  白子惠的整张脸都贴在我的身上,她的脸好烫,我听到她小声的说:“我现在很清醒的,董宁,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白子惠用力的嗅着,眼睛眯了起来。
  我有些尴尬,身上都是汗臭味,我自己都觉得难闻,
  我说:“别闹了,你会后悔的。”
  白子惠醉眼迷离,笑眯眯的说:“我白子惠从来不会后悔。”

  灯光,昏黄,暧昧。
  白子惠气息紊乱,她伸出手,解我衬衫的扣子,大概因为药劲,她整个人晃晃悠悠的,大半部分靠在我的身上,我阻止她,却又不敢太激烈,怕她失去重心。
  没几秒钟,便弄得我身上汗津津的。
  可那白子惠却乐在其中,一边拉扯我的衣服,一边呢喃,“董宁,抱我,亲我。”
  说这话的时候,她嘟着嘴,那嘴唇温润,仿佛抹了蜜。
  白子惠动手动脚,我难以抵挡了,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我拽着白子惠往厕所走,白子惠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董宁,你个坏东西,想先洗个澡,怪有情调的。”
  白子惠的身子贴着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把她推进了卫生间,喷头之下。
  白子惠扭着身子,叫道:“我还没脱衣服呢!董宁,你给我脱衣服!”

  我拿起了喷头,拧开开关,水流很强,白子惠被喷了一个激灵。
  白子惠,你必须清醒过来,所以,抱歉了。
  我关了开关,白子惠被浇成了落汤鸡,她看起来木木的,有些神志不清,跟刚出饭店的时候一样。
  在网上好像看过类似的,什么失身酒之类的,喝完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现在白子惠大概就是这种状态。
  我拿起浴巾,擦去她身上的水,可她衣服都湿了,一直穿着肯定感冒,刚才我也是傻,应该先让她脱衣服的。
  “那个,你脱一下衣服,别着凉了。”
  白子惠靠在墙上墙上,眼睛半睁半闭,也不说话。

  我心一横,脱去了白子惠的衣服,她穿着的是裙子,料子挺好的,很快便脱了下来,可是我眼睛不知该往哪里看。
  很艰辛的给白子惠擦干了身子,她贴身的我感觉湿的不严重就没管,头发很湿,我用吹风机给她吹干。
  最后,我把白子惠裹成一个粽子,扶着她走出了卫生间,她很听话,乖乖的上了床,我给她盖好了被子,好几层。
  半睁开的眼睛慢慢闭上了,不一会,便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总算没事了。
  我松了一口气,可就在这个时候,有电话的铃声,白子惠的手机被我调静音了,那么现在只能是我的,我掏出自己手机,发现是关珊打过来的电话,对关珊,我现在心里厌恶的很,我挂断了她的电话,可是没想到她又打了过来。
  我去了卫生间,接起了电话。

  我说:“你什么事啊!”
  关珊小声的说:“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心里一声冷笑,关珊故意表现的柔弱,先引起我的恻隐之心,她这一招原来用很好使,对我撒几下娇,我便服服帖帖的了,可是她背叛了我,我不会回心转意的,更加重要的是关珊计划着杀我,虽然我要迷惑关珊,对我放松警惕,但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
  我说:“你不用管我。”

  关珊说:“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害怕。”
  你会害怕?我不在家你更爽才对吧。
  我说:“晚上我不回去了,你自己睡吧。”
  关珊说:“可是...”
  我没给关珊机会,挂了电话。
  背叛真的可以逼疯一个人,虽然我现在心态还不错,但是一想到关珊做得那些事,我便心如刀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