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B哥说理解,然后他说:“小董啊!其实白子惠人还不错,为人严厉一点,但从来不克扣咱们奖金,其实你低个头认个错,这事也就过去了,现在就业形势这么不好,在公司虽然累一点,但待遇是不错的。”
  我端起酒杯,说:“B哥,你知道我这个人,不是随便发火的,白子惠她真的过分了,我只是一个员工,不是她的一只狗,况且我还有特殊情况,B哥,我知道你为我好,但你不用劝我了。”
  B哥叹了一口气,继续喝酒。
  分开之后,我头有些晕,刚才喝的有点猛,我跌跌撞撞的走着,到了墙角哇的一下,吐了,吐完之后,我舒服了一些,准备打车回家睡觉,可冤家路窄,我正好看到了白子惠从一辆跑车上下来,同行的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很挺绅士的,殷勤的为白子惠开车门。
  我连忙往后退了退,白子惠依然明艳动人,可我不想跟她照面。

  我看着男人跟白子惠一起进了一家饭店,刚要走,我的耳边传来了声音。
  “白子惠,老子今天必须得到你,别看你平时冷冰冰的,但今天喝了我为你特制的酒,我就不信你不浪。”
  我愣住了,这是什么声音,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好像是白子惠身边绅士男的声音,他的话很粗俗,但可以理解,白子惠这样的女人,任何男人都渴望得到。
  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我怎么听到了这个声音,男人和白子惠往饭店里面走,并没有说话。
  难道说,我现在可以听到人的心声。

  “老子今天要玩死你,哈哈,摄像机我也准备好了,白子惠,你准备做我一辈子的玩物吧。”
  之后是得意的笑声。
  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白子惠不是一个好上司,严厉严格可以,但她经常侮辱人格,但是,眼睁睁看她落入魔爪,一辈子报销,我于心不忍。
  仅有的一丝正义感让我站出来。
  饭店内,白子惠和男人坐了下来,就坐在窗边,两个人很快的点完餐,等待的时间闲聊起来,白子惠标准化的表情,不喜不悲,男人笑得很开心,他一定觉得自己笑容很有魅力,可相由心生,得知他内心的肮脏,他的笑也变得臭不可闻。
  男人打开了餐前酒,应该是香槟,他给白子惠倒满了,白子惠优雅的端起了杯子,小口喝下,或许是味道不错,白子惠连喝了好几口。
  不能再犹豫了,我直接往餐厅里面走,服务员站在门口,礼貌的问我有没有预定,我没理她,直接闯进去,服务员小碎步跟在我身后,不停的喊着先生等等。
  到了白子惠的面前,白子惠看到我明显一愣。
  “董宁?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也是一愣,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的关系,他尴尬的笑了两声,说:“子惠,你们认识?”

  我也有些发愣,刚才看白子惠喝下酒脑子一热进来了,应该怎么做我没想好,直接说男人下了药,白子惠未必信,还得罪人。
  那么该怎么办,才能让白子惠摆脱这个困境呢。
  有了,我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水,对着白子惠的脸就泼了过去,水把白子惠的头发打湿,一滴滴的往下落,分外的狼狈。
  那男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抓住了我,说:“你他妈想死?”

  白子惠本来就冷峻的脸更加冷了,她站了起来,阻止那个男人对我动手,那男人倒也听话,只是揪着我的脖领子。
  白子惠看着我,说:“董宁,你恨我?”
  我心说,傻逼娘们,你都要人被搞了,我是好心救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呢。
  我点了点头,心想赶快结束,白子惠衣服都湿了,应该会回家换衣服去吧。
  男人松开了手,把自己的西装脱了下来,要给白子惠披上,看他这个不要脸的样子,今天晚上得不到白子惠,他誓不罢休。
  还是要找个机会告诉白子惠真相。
  白子惠缓缓说道:“董宁,你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我对你这个人没有偏见,今天说你完全是因为你工作没有完成好,你因为私事问题有理由生气,你要辞职,这都可以,但我没想到你这么没风度。”

  白子惠说话期间,服务员带着人过来了,先给白子惠递上一条新毛巾,然后询问白子惠需不需要帮助,要不要报警。
  一听到报警,那个男的脸色有点不好,这小子心怀鬼胎,要是报警,等会白子惠出现症状,他脱不了干系。
  我说:“好啊,报警吧!”
  那男的憋不住了,说:“不用报警,子惠,我们走,我送你回家。”

  白子惠没听那男人的话,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董宁,我希望今天能把话说清楚,我不希望以后出现今天这种事情,如果今天我们沟通不好的话,我会考虑走法律程序。”
  男人有些生气,他去拉白子惠的手,白子惠躲开,男人说:“跟这个疯子有什么好说的,我们走吧,子惠。”
  白子惠冷声说道:“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你要先忙你就走吧。”
  男人当然不舍得走,他支支吾吾起来,可是白子惠一旦认准一件事情,哪容易受到其他人的影响。
  我说:“谈就谈吧。”
  说着,我一屁股坐了下来。
  白子惠也坐了下来,男人看了看白子惠,一脸不情愿的坐下。

  必须想个办法,这人在这里我不方便说话。
  我装作不经意碰到了酒杯,香槟溅得男人满身都是,男人跳了起来,我也站了起来,说:“真不好意思。”
  男人骂道:“你他妈的长没长眼睛!”
  说完,怒气冲冲去了厕所。

  见男人走掉,我连忙跟白子惠说:“你酒里面被下药了。”
  白子惠一惊,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你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了,快走吧,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白子惠皱着眉说:“刚才你泼我水,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警示我?”
  我不耐烦的说:“对的,咱俩又没什么仇怨,虽然你说话让人不舒服,但我离你远一点就结了,犯不着过来泼你一脸水。”

  白子惠的脸有些红,不知道是药力发作,还是我的话让她觉得羞愧。
  “下的药是什么你知道吗?”白子惠又问我。
  我说:“我跟那变态又不是一伙的,我哪知道是什么药,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春药。”
  白子惠站了起来,说:“我们走。”
  招来了服务员,白子惠直接掏出了一叠现金甩了过去,说了句不用找了。
  走到门口,白子惠身子突然一晃,差点摔倒,我连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头有点晕,应该是起效果了了。”
  白子惠皱着眉,手点着额头,“董宁,送我回家。”
  我说:“这不好吧。”
  白子惠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帮人帮到底,我现在特别不舒服,你不能见死不救吧。”
  谜一样的逻辑,不过,我还真不能见死不救。
  拦了一辆车,我把白子惠扶了上去,这个时候,白子惠的状态已经不太好了,眼睛半睁半眯,好像快要睡着了。

  我让司机开车,刚起步,我看到那个男人走到靠窗的位置,好像在询问服务员我们去了哪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