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4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着父亲看似无意的话语,楚天齐不禁疑惑:今年春节不太一样。
  平时父亲也经常要自己“先尽忠,再尽孝”,但在春节提起还是第一次,而且父亲也讲到了“志在四方”,似乎意有所指。而且楚天齐觉得,父亲似乎就是专门讲给自己听的。
  “大过年的,别讲你那些高谈阔论,就说过年的事。”尤春梅提出了抗议。
  “好,好,就说过年的。”楚玉良接受了建议,“来,再干一杯。”
  “干杯。”大家齐声响应。
  紧接着,发出酒杯相碰的“呯呯”声。
  去年春节,楚天齐哥俩在给村里长辈拜年的时候,遭遇了尴尬——村民表示不敢承受,因此父亲表态“明年别去了”。因此,今年大年初一,哥俩便没有出去。但在春节前,楚天齐还是去好多长辈家串门,带去小小“心意”,也送上了祝福。
  在等着吃饺子的时候,杨梅打了家里的固定电话,是楚玉良接的。
  杨梅在电话中,专门给“爸”、“妈”、“哥”、“姐”、“姐夫”、“妞妞”拜年,还表示在初五来看大家。开始接电话的是楚玉良,后来就交给了尤春梅,杨梅要专门向“妈”拜年。

  虽然尤春梅平时颇有微词,但当“儿媳妇”在电话那头说拜年话时,尤春梅说话也挺客气,又是向亲家拜年,又是祝亲家全家合家欢乐的。
  等到尤春梅放下电话,妞妞说了话:“姥姥,‘二舅妈’给我拜年了没有?”
  “拜了,都拜了,还专门问了你。”尤春梅一笑“小孩子应该给大人拜年才对。”
  “我当然要给‘二舅妈’拜年,不过不是在电话中,而是要当面才拜,那样就能亲手拿上压岁钱,否则就少了一份。”妞妞叹了口气,“哎,我的舅舅太少了,要是再有几个舅舅、姨姨、舅妈、姨夫就太好了。”

  “你个小财迷。”尤春梅点指外孙女,“我们都给你压岁钱了,还嫌少?”
  “谁会嫌钱多?那不是傻子吗?”妞妞振振有词,“面对现实吧,舅舅是少点,只能期望他俩一年比一年给的多,也不知‘二舅妈’能给多少。主要是大舅太不积极,要是他和‘大舅妈’那时候结了婚,我现在都多拿好向年钱了。‘大舅妈’对我那么好,每次都给我买好多好吃的,压岁钱肯定也少不了。‘大舅妈’那时是乡领导,现在肯定更……”
  “妞妞,就你话多。”楚礼娟端着饺子走进里屋,打断女儿的话,“快吃饭吧。”
  大家都知道,妞妞口中的“大舅妈”,指的是宁俊琦。楚礼娟担心引起大弟弟的伤心事,这才阻止女儿继续说下去。
  妞妞的话,自是勾起了楚天齐的思绪,但并非是伤心,更多的是牵挂,牵挂那个三年多没见的心上人。
  “大舅,你看我妈,连话都不让说。”妞妞嘟着嘴,很委屈。
  “妞妞,你不是还嫌压岁钱少吗?那我就再给一份。”说着话,楚天齐又拿出两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再给我拜个年。”
  妞妞马上“阴转晴”:“大舅……”

  “妞妞,不许再要。”楚礼娟喝斥着,“哪能再要双份?”
  “大姐,至于那么凶吗,小孩子嘛!”说着话,楚天齐把二百元钱塞给外甥女,“别听你妈的。”
  看了看妈妈,见妈妈并没有继续申斥,妞妞抓住了纸币,脸上立刻笑意吟吟:“谢谢大舅。”然后俯到楚天齐耳朵上,“大舅妈过年好。”
  “你这小调皮。”楚天齐在妞妞背上轻拍了一下。

  “咯咯”,妞妞笑着跳开了。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楚家人又欢天喜地吃起了饺子。
  不曾想,今年哥俩没出去,来拜年的人倒是不少,在还没有吃完饺子的时候,就开始有人来了。这些人大多都是村里的后生晚辈,和楚家哥俩年龄差不多或是更小。当然,来人拜年的对象主要是大叔大婶,不过总会和“天齐哥”、“天齐老弟”或是“天齐叔”聊上一会儿。虽然父亲这些年给乡亲治病,在村里人缘很好,但春节专程来拜年的很少,只到自己当官后才多了起来。楚天齐明白,来的这些人大多是冲着自己。可能是今年没有出去的缘故,拜年的人又多了很多。

  在来人拜年期间,手机也几乎一刻没停,一会儿电话,一会儿短信的,当然也有人打了家里的固定电话。
  楚天齐一边与拜年者寒暄,一边要应对电话和短信,显得很是忙碌。
  临近中午时分,手机又响起“嘀嘀”两声短促音乐。
  楚天齐拿过手机,看着上面短信内容:天齐,过年好!祝全家春节愉快、身体健康!
  今天的短信内容,主题都是祝福春节,祝愿身体康健的,这条短信并没什么特别,而且也很平淡。楚天齐随意翻着上面的号码,想要确认是谁发来的。
  手机上并未存储这个号码,号码是陌生的。这几天收到的短信有上百条,陌生号码也不下十多条,有的是自己没有存储对方号码,也有个别是发错的。楚天齐按照接收短信惯例,回了一条内容相近的祝福短信:最美的祝福送给你,祝你心想事成,祝你和家人身体健康。楚天齐发完短信后,又和来访之人继续闲聊起来。

  下午一点多,拜年的人暂时没了踪迹,一家人得以说会儿家长里短的事。
  “嘀嘀”两声短信音乐响起。
  楚天齐拿过手机,发现是江霞发来的,便也给对方发去了真诚祝福。
  发完短信以后,楚天齐随便翻着手机上的信息,准备开始进行删除。在翻动过程中,他又看到了那条平淡的短信,还有那个陌生的号码。再次看到这个号码以及短信,楚天齐不禁疑惑:这是谁的号?
  之所以疑惑,是因为这个陌生号码没有再次回复。其他那些陌生号码,大多会在短信内容中自报家门,都是楚天齐直接或间接下属。那些号码收到楚市长的回复后,会很快再回一条类似“谢谢楚市长”这样的短信,但这个号码没有回复,是所有陌生号码中的独一份,这很反常。陌生号码主动发拜年短信,只能是下属的号码,领导是不会这么做的,那这个号码为什么没有回复?这不符合惯例呀。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一件事,想到了那个“我要出嫁了”的信息。比较之后,他发现这个陌生号并非那个号码。再仔细一看,这也是一个省城雁云市的号。
  莫非是她?楚天齐再次想到了宁俊琦,他不由得心中一阵激动,下意识的看看身旁众人,把屏幕彻底立了起来。
  想了想,楚天齐给这个陌生号码发了一条信息:你是哪位?
  过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回应。
  楚天齐便再次发了一条:你不是发错了吧?我姓楚。
  还是没有回应。
  虽然没有接到短信,没有得到对方的任何回应,但楚天齐的怀疑依然不减。
  收起手机,楚天齐从炕上下来,穿上鞋和外套,走出屋子,穿过院子,到了街上。

  大街上清冽的空气里飘着一股*味,地上则散落着红色的炮屑,清晰的向人们表明今天的日子。
  日期:2017-11-03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