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63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睿,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为什么检察院反贪局的人会跑到家里搜查呀,还从咱们家的车库里搜出了十万块钱,说是你收受的贿赂……”
  李睿听到父亲这些话,惊得如同被一道天雷劈中,当场石化。
  宋朝阳看到他的神色变化,关心的问道:“怎么啦?又发生什么事了?”
  李睿刚要和他述说这个最新情况,但想到老爸还在听着,便先宽慰李建民:“爸,我没事儿,这就是一个误会,是朋友跟我开的玩笑,您放心吧,有不了什么事儿,您等我回去再跟您说吧,我现在忙,先挂了呀。”
  他挂掉电话,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和宋朝阳说了。
  宋朝阳听后又惊又怒,说道:“董卫东这个检察长怎么干的?搜查我秘书家里之前,也不跟我打个招呼?谁给他的权力?他有没有把我这个市委书记放在眼里?”

  : 更快更省流量!
  李睿却已经想明白了一些东西,劝慰道:“老板,这件事儿跟董检察长应该没有关系,这一切都是出自于于和平与冀鹏舅甥二人的安排,他们的目的是,做实我收受贿赂的罪证,所以他们请了检察院的朋友帮忙,但绝对不会让这件事儿通过董检察长操作,因为于和平心里明白,董检察长要是知道这件事和我有关,肯定会先向您请示的,也就是说,跑到我家里搜查的那几个检察官,都是检察院反贪局的一线干部,上层的领导比如董检察长,现在还不知情。”

  宋朝阳此时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愤愤的道:“于和平个老匹夫真是过分!竟然把事情搞得这么大,他这是要快速整掉你的同时,把我的名誉也搞臭!我真是受够他了,恨不得现在就去找省丨党丨委黄书记告状,把于和平在抓捕韩水期间的所作所为都说出来,让他彻底离开青阳市领导岗位。”
  李睿再次劝慰他道:“老板,您千万不要冲动,您要冲动的话就中了他的奸计。没事儿,他不是暗害我吗,那咱们就见招拆招,一招招都打回去,他折了季刚这个手下大将还没有吃到教训,那这次咱们就让他再折进亲外甥去,让他彻底的知道疼,再也不敢招惹咱们。”
  宋朝阳缓缓点头,回到办公桌里,拿起座机话筒,说道:“不管怎样,我先给董卫东去电话,将这件事跟他说一下,让他制止那三个检察官继续发难。”
  李睿点头道:“这样安排好,您这边让检察院反贪局不能发作,纪局长那边儿再仔细调查审问那个举报者,然后将冀鹏挖出来,让他认罪,怎么也要判他一个诽谤罪,判他几年。”说完冷笑道:“于老狐狸自以为这个计划天衣无缝,但是他执行得太过着急,不免就露出了很多破绽,这样还想成功,简直是白日做梦,我们这就打醒他!”
  宋朝阳点了下头,按董卫东的座机号拨了过去。
  李睿也没出去,就留在办公室里,要听董卫东怎么说。
  宋朝阳猜到他的心思,等电话接通后按下了免提键,和董卫东寒暄两句,将李睿这两天遭遇的事情,和他说了。
  董卫东有着很高的政治智慧,表现在站队上,他既不站在市委书记宋朝阳这边,也不站到代市长于和平那边,他只站到了自己那边。当然,作为一府两院里的检察院的头儿,他也是有能力这么做的,不担心遭受到宋朝阳或是于和平的不满或者是报复。不过真要是碰到事情,他还是更倾向于宋朝阳那边,毕竟宋朝阳是市委书记,市里最高领导。
  也因此,他听宋朝阳说完这些情况后,下意识站到宋朝阳的角度上考虑这个问题,也就是一上来就把李睿当成了无辜受害的自己人。当然要说起来,他对李睿本来也有一定程度的好感,一是李睿会做人,每次见到他这个检察长,都是执礼甚恭;二是李睿和他的侄女儿董婕妤关系很不错,这些小细节也会影响他对此事的判断。
  “竟然有这种事?我是一点不知情啊书记,如果知道的话,我肯定要向您汇报的。我现在就去反贪局,找局长问问,这到底怎么回事?是谁下令搜查小睿家的?又是依据的什么线索?调查清楚后,我再向您汇报。”
  董卫东优先表明自己不知情,随后又表明了立场,没说半句废话,体现出了他的老练与沉稳。
  宋朝阳语气严肃的说:“调查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反贪局里面凡是涉及到此案的人,全都给我控制住,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停掉他们的工作,等候审查。一旦发现谁有渎职行为,严惩不贷!”
  董卫东语气柔和的说道:“书记放心吧,我一定会给小睿讨回公道的。”
  放下话筒,宋朝阳对李睿道:“我们先安心工作,等两边的调查结果出来再说。”
  上午下班时分,纪飞下属根据那个举报者提供的信息,找到了那个所谓的曾经送给李睿十万块的“朋友”,带回到市委大楼,对他进行讯问。此时李睿也已下班,没什么事,便和纪飞过去,一起审讯。

  见到纪飞,李睿发现他穿着警服,心头一动,笑道:“老哥咱俩换下衣服好不好?”
  纪飞微微一怔,看到他脸上笑容时,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笑道:“好啊,不过就怕你穿不上,我的衣服比你的小两号。”
  两人找个楼梯间换了上衣,纪飞的制式警用衬衣确实有点小,但李睿也勉强穿上了,不仔细看也看不出什么毛病来。
  换完衣服,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笑起来,随后走向讯问室。
  讯问地点是在一间小会议室里,被带回的那个男子一个人坐在长桌内侧,李睿与纪飞进屋后,与另外两个丨警丨察坐在外侧,虎视眈眈的瞪着他,别说问他什么了,光是这股子氛围,就已经吓得他脸色煞白。
  李睿留意到,自己进屋时,那男子目光扫过自己,并未停留,似乎并不认识自己,心头大定,看来这件警服没白换,过会儿可以立功了。
  纪飞下属先根据那个举报者提供的含糊口供,询问这个男子,哪一天给李睿送的钱?送的钱装在什么容器里?送钱的事又和谁说过?送的钱是从银行现取的还是家里放着的……一口气问了他十来个细节问题。
  这男子四十多岁年纪,长得比较精明,一看就是那种社会阅历特别丰富的人,但他面对这么多细节问题,也是一下就被拍蒙,眼珠滴溜溜乱转,表情有些紧张,嘴巴张了张,却半天没回答。
  李睿与纪飞等人也都不急,都只看着他。
  “说啊,先回答第一个,你哪一天给李睿送的钱?想得起来就说确切日子,想不起来就说个大概时间,但不能说谎,否则就是做伪证,你知道做伪证会有什么后果的。”
  为首讯问警官等了两分钟,有点不耐烦了,敲着桌子说了这番话。

  那男子讪讪的道:“好,我说,我在想,时间有点长了,我得想想……”
  那警官问道:“想不起就给个大概范围,譬如三个月前,五个月前?”
  那男子倒也狡猾,取了个中间值:“差不多是三五个月吧。”
  那警官撇撇嘴,又问:“送的钱是从银行现取的还是家里拿的?”

  日期:2017-11-03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