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205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请柬?”薛曜丞眉心一动,对着键盘又是一番动作之后,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放大的图片,他问陈励东,“是不是这样的?”
  陈励东看了一眼,随即点头:“是这样的,不过,上面并没有那种特殊的花纹。”
  “没有那种花纹?”薛曜丞吃了一惊,“应该不可能啊,这种请柬的样式是我从他们请的印刷厂的电脑顾客备份文件里拷贝过来的,他们印刷的时候肯定都是按照这个样式印刷的。”
  “难道说后来又改了?”宋仕卿也忍不住开始揣测。
  “不可能,我在那个印刷厂的电脑里没有发现其他样式的请柬,而且这图片也没有修改过的痕迹,是一次成型的。”薛曜丞十分肯定的说到。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种花纹并不是印刷上去的,而是后来加盖的。”陆战柯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继续冷静的推断,“所以请柬应该分了两种,一种是普通样式的,发给普通的受邀者,另一种就是加盖了特殊花纹的,发给他们组织的成员,这样,即使不用进行单独的交流沟通,他们也达到了信息传播的目的。”
  “说起来,那种花纹好像的确不是印刷上去的,而是有着凹凸的痕迹。”陈励东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当初看到请柬上花纹时的请景。

  薛曜丞却说到:“这个推理说不通,因为按照你的推理,瀚东收到的应该是普通请柬,那他就不可能看到那个花纹了。除非……”
  除非陈励东也是那个洗钱组织的成员,这后半句薛曜丞没有说出来,在场的其他人却都纷纷猜了出来。
  陈励东没想到自己竟然遭受到了队友的质疑,这让他不禁有点恼火。
  “呵呵,也许是情急之下拿错了也说不定。”他皮笑肉不笑的说到。
  宋仕卿也说到:“瀚东不可能和杨寂染是一伙的,他比谁都希望能够抓到杨寂染。”
  陆战柯说:“如果陈励东和杨寂染有着非法交易,我们也拿不到这么多的证据了。”

  他不是感情用事,只是按照实事说话,因为陈励东的确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关键信息。
  薛曜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要真那么想就不会说出来了。”
  “我看你还是把心思放在那道特殊花纹上吧,说不定能找出新的线索。”至于他和杨寂染的关系,他觉得没必要向薛曜丞解释。
  再说霍殷玉,从医院出来之后回了霍家老宅,霍沥阳接管了霍氏集团正春风得意,所以也没管他们有没有搬走,刚好新买的房子还在重新布置,他们就继续在老宅里住着。
  可是回到家她却看到胡静月正在客厅里大发脾气。
  胡静月叉着腰大骂:“他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让我们搬出去,要不是他用了一些卑鄙的手段,霍氏集团能轮得到他做主?竟然敢对我指手画脚,竟然敢……气死我了!”
  霍正在一旁不咸不淡的劝解着:“这房子是爸留给他的,我们本来就没资格留在这里,人家让我们搬出去也是很正常的。”
  “什么很正常?他就不正常,他那个态度……”胡静月根本什么也听不进去,依旧怒气冲冲的。

  霍殷玉问霍殷容:“是不是霍沥阳来过了?”
  卸任总裁一职之后,霍殷容生活清闲了很多,有了更多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可是……这也意味着他在家待的时间也更多了,就比如今天,他亲眼见证了胡静月和霍沥阳争执的整个过程。
  头疼不已。
  他起身说到:“好了,我看我们还是赶快搬走吧,新房子不是都找好了吗?”
  “什么?”胡静月一想起自己是被人赶出霍家老宅就觉得格外的愤怒,“不行,我们绝对不能这么没尊严的搬走,我们一定要和那个混账斗争到底。”

  “妈,”霍殷玉也开口,“被人赶走没尊严,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更没尊严吧?再说我们又不是要沦落街头,不是已经找好新房子了吗?依我看就今天搬吧,刚好大家都有空。”
  霍正想着只要赶快搬家自己的耳根子就能清净了,于是也非常赞同今天搬家:“就今天搬吧,难得四个人都在。”
  三比一,胡静月就算想反对也没人赞成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同意了。
  “那我先上楼去收拾东西了。”霍殷玉转身上楼去了。
  “爸妈,有件事我要和你们说。”霍殷玉忽然开口。
  “嗯?什么事?”胡静月问。
  霍正说:“那上书房去说吧。”
  霍殷容要说的就是余菀和他们一起搬到新房子去住的事情。
  “什么?你竟然要让那个女人和我们一起搬过去住?”相比霍沥阳的奚落,和余菀继续生活在一起这件事让她更窝火,于是她立刻便拒绝了,“不行,我反对,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的。”
  “可是……”霍殷容想要说明缘由。
  胡静月已经拍了桌子:“说不行就是不行,之前因为有老爷子在,他说让余菀住在这里就住在这里,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可是现在老爷子去了,新房子是我们的,应该由我当家做主,我怎么可能容许你再把那个女人带到我的面前,我有多厌恶她你不知道吗?”
  两个人从见面第一天就一直斗到了现在,之前因为有老爷子压着,胡静月总觉得自己矮人一等,可是现在,她才是真正的霍家女主人,她有权利决定什么人能住进来什么人不能住进来。
  想到这儿,她立刻觉得自己扬眉吐气了,连腰板也挺直了不少。
  “就算厌恶到多看一眼也要吐,还是再忍耐一下吧,我们暂时还有事要请她帮忙。”相对于胡静月的声嘶力竭,霍殷容的态度倒从容很多,他不紧不慢的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她一个破落户能帮上我们什么忙啊?再说我们现在,虽然没了霍氏集团,但怎么说也是a市的名流,能找她帮什么忙?”对此,胡静月表现的很不屑。

  “妈,你忘了,现在她可不是一个人,站在她身后的可是陈司令一家,除了陈家,还有陈家的姻亲权家,权振东他现在可是海关的一把手。”
  “这和陈家就算了,和权家有什么关系?”胡静月有点想不通。
  霍正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早说了让你多留意一点家里的生意,你却只知道购物美容。”
  “额……这……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胡静月不免有点心虚,所以气势也一下子降了下来。
  “我们虽然没了霍氏集团,可是我的荣氏拍卖公司还在我手里。你知道霍沥阳的拍卖公司为什么能在短时间把生意做到这么大吗?就是因为他拿到了海关的特批,这一点,他就比我们领先了很多。”霍殷容耐心的解释着,“而权振东的作风又一直都是冷酷无情不讲情面的,要找他拿到特批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所以……我们需要先和那个女人打好关系然后通过陈家联系上权家?”胡静月终于明白了过来,可是却还是觉得心里十分的膈应。

  “如果妈你还有更好的方法,我也不介意。”霍殷容一副完全不勉强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