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5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海的路上颇有几分周折,不过对于这些事儿,骑鲸者都打点得不错,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操心的,而这几天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陪着父母,陪着闲聊,弥补不能承欢膝下的遗憾。
  经过这两年的海外生活,父母虽然还保持着在老家的淳朴,但眼界却高了许多,跟我讲起在夏威夷的生活,说起他们开荒种地,又聊起学英语,跟老外交流的事情,逗得我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两天后,我们回返了蓬莱岛,虫虫得到消息,赶来迎接,虽然她轻车简行,但依旧有人不断向她行礼,阵势颇大,弄得我母亲挺紧张的。
  她拉着我的手,说你这未过门的媳妇,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我瞧见她一脸忐忑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说她呢,现在是这儿的岛主,可以说这些人都是她的部下,不过你也别多想,在您面前,她就是你媳妇儿,别慌,她人你也见过,挺好相处的。
  母亲砸了咂嘴,说好家伙,人姑娘又漂亮,又有钱,地位还高,到底是怎么看上你的……
  呃?
  我听到这话儿,差点儿摔倒——您是我亲妈么,有这么说您儿子的?
  这才隔没几天,我又回来了,而且还将父母给带回来,虫虫很是开心,对我父母也是十分恭敬,母亲努力地装作见过世面的样子,婆媳俩表面上倒也其乐融融,随后回到了碧游宫中,虫虫将我父母安排在了一处修缮整齐的雅致小院里住着,询问过二老的意见之后,又特地叫人将院子里的花园弄平了,留给他们种地玩儿。
  蓬莱岛的土地肥沃,海水充满灵性,老两口想要种地,估计会颠覆他们大半辈子以来对于农作物的认识。
  随后饮宴,以及拜见宫中长老等事,且不细谈,我当天与虫虫陪着父母在新环境里聊到很晚,待二老困倦之后,方才回住处,一夜缠绵,自不必言。
  至于屈胖三,他留在了山门处,指点洛小北布置法阵的诸多事宜。
  而骑鲸者也获得了蓬莱岛的谅解,虫虫甚至想要让他出来担任巡防营要职,却给他拒绝了。
  骑鲸者说一人不事二主,婉拒了虫虫的委任,不过表示只要蓬莱岛有需要,他都会第一时间站出来的。
  如此又耽搁了一天时间,我待父母差不多适应这儿,便与屈胖三离开。
  这一次我们没有再做耽搁,直接从蓬莱岛往南,抵达了港岛这儿,随后与这儿的地头蛇雪瑞打了一声招呼,都没有怎么聊,又过关回到了国内来。
  其实没有怎么跟雪瑞聊,是怕她问起太多陆左的事情。
  知道我哥的事情之后,我其实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陆左能不能跟我哥一样,既娶了小妖,又别辜负了人雪瑞呢?
  实在不行,就入那什么阿拉伯籍,据说能娶四个呢。
  当然,我也只是这么一想,毕竟陆左到底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
  或许在他的心中,小妖就是他的全世界呢?
  只是,雪瑞这么好的女孩儿,他辜负了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
  过关后,屈胖三去寄了一份信,据说是小龙女拜托他寄给白城子的——那妹子回国,可能还得等一段时间。
  两日后,我们回到了茅山宗。

  在别人的眼中,茅山宗高门大户,顶级道门,是高不可攀的去处,然而对于我和屈胖三来说,却如同自己家后院一样。
  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这外门长老的身份,而屈胖三之所以如此,则是因为那茅山宗的山门,根本就是他监工而成的,出入的手段,都是他教与守门人的,自然用不着费什么心思。
  抵达了茅山宗,进了山门,自然有人前去通知掌教真人杂毛小道。
  所以我们走到清池宫山下的时候,杂毛小道已然在此等候。

  同行的,还有他的师兄符钧。
  两人分别不久,再次见面,却仿佛许久未见一般,主要的原因,则是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的故事。
  大家都是老交情,倒也没有什么客套的,反倒是与屈胖三,少不得热切几分。
  杂毛小道已然知晓屈胖三找回前世的消息。
  屈胖三的前世,便是虎皮猫大人,而此君曾经是杂毛小道在算学和阵法之上的启蒙恩师,后来又一路相随,相当于人生导师的地位,此刻他能够找回自我,杂毛小道自然高兴无比,上前就是一阵热情寒暄,弄得屈胖三直皱眉头。
  屈胖三说你别靠得这么近,弄得跟一基佬似的,你这劲儿还是跟小毒物去腻乎,我媳妇儿呢?
  杂毛小道说在后山,跟我小姑在一起,你要去么?
  屈胖三指着我,说小言子老婆出关了,这小子憋了好久,终于开了荤,可怜我一单身狗,在旁边看得眼热,憋了一身火气——不跟你们谈了,我先去见我媳妇儿……
  他这边打个照面,转身就走,杂毛小道一脸无奈,不过还是再三叮嘱道:“你可得老实点儿,朵朵还小,要真干了什么事儿,别看你是虎皮猫大人,陆左发起火来,真的能够把你给剐了的……”
  已然跑出十几米远的屈胖三挥了挥手,说他且回不来呢。
  屈胖三离开,杂毛小道颇为郁闷,不过也管不了他,只有朝我招手,说阿言,电话里讲不清楚,走,我们去清池宫里,慢慢聊一聊蓬莱岛的事情。
  我与符钧拱手,然后上了山。
  清池宫观星台,三人坐在蒲团之上,然后我聊起了东海蓬莱岛的诸事,讲到了蓬莱岛碧游宫的变故,三十三国王团的阴谋以及我哥的遭遇,当听到我在水牢之中,将中毒的倒吊男给击杀之事时,杂毛小道一拍大腿,说干脆,利落,过瘾得很啊——阿言,你知道那倒吊男在西方世界的名声不?
  我摇头,说知道一些,但具体的也不是很清楚,怎么了?

  杂毛小道说道:“我之前听你们提起,特地找人超过,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家伙何种出身,何种来历,这个都是一个谜团,无人得知,而当世间知晓他这个名号的时候,此人已经成名,他跟卡斯特罗喝过酒,跟切格瓦拉泡过妞,墨西哥的毒贩,有一大帮都出自于他的门下,巴西的原始丛林里面,遍布了他的势力网,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人就是南美洲的地下皇帝……”
  呃……
  听到杂毛小道描述起了倒吊男的诸多事迹,我有点儿心虚,下意识地去摸了一下鼻子。
  说句实话,当初在地牢里面的时候,我之所以毫不犹豫地就将他给弄死,最主要的,是他一直都把我哥陆默当成了对立面,有一种不把他弄死就誓不罢休的状态,让我感觉到了莫大的威胁。
  所以我杀了他,也不管他身后的名声,有多么的大。

  可怜倒吊男一直以为我知道他有多牛逼,笃定我不敢杀他呢,而等到我那一刀子捅下去的时候,我估计他的心里面多少也有几分后悔。
  日期:2017-03-27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