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85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束以后,三人正在商量着应该怎么办时,没想到受到奇耻大辱的谭桂香,为了替爸爸妈妈伸冤,为了还自己清白,竟然要以死来表示她的反抗。趁这三人无防备,谭桂香光着身子纵身跳楼,当场死亡。
  看到谭桂香跳楼自杀以后,秦勇三人当时就吓傻了,可是没多久秦勇就反应过来自己有位县长的老爸,马上就简要地把事情向老爸汇报了。虽然秦成功也很气愤于儿子的事情,但秦勇必竟是他的儿子。他通过对公丨安丨局的暗示,等等一系列的做法,最后认定谭桂香无理大闹公丨安丨局撒泼,然后自杀身亡。
  为了确保万一,让李宾和马龙永远封口,秦家付给两人共五十万元,并且签订了封口协议。李宾和马龙也不傻,他们知道这件事他们两个也犯了法,自然不会讲出真情。现在有了秦家的帮助,不但可以不被判刑,还可以得到一笔巨款,虽说要挨处分被开除,但还是很合算,两人自然同意。
  两人同意后,秦家便利用他们手中的职权,把这件案子办成了天衣无缝的死案。现场有些目击证人看到了谭桂香刺身裸體,并且下身还湿淋淋一片,但他们并非见到強奸她的过程。再说因为秦家人在清田县很有势力,也就没有人敢声张了。

  审完李宾之后,气愤的胡保山歇也没歇马上提审了马龙。其实他刚才扔在李宾面前的马龙口供是假的,是他随意写下了马龙的名子,然后按下了自己的手印,却没想到收到了奇效。李宾为了不担责任,合盘说出。
  审马龙时,这小子很硬气,也很仗义,就一句话:谭桂香是自杀的。不过当胡保山把李宾的口供给他,当他认认真真的把李宾的口供看完时,马龙敲着桌子骂道:“李宾,你小子真他妈的软蛋,你害死我了!”
  骂完之后,马龙为了自保,对胡保山说:“胡书记,我也自首,我比李宾知道的还详细,我敢说谭林也不是自杀的,一定是有人害了他!”
  马龙很聪明,他身为丨警丨察,当然明白这件案子一但有了突然口,那么调查起来就轻松多了。现在李宾已经招了,他就没必要硬撑。最好的办法就是拉出秦家人,因为那才是主犯。接下来,马龙讲了讲他的怀疑。

  虽然马龙没讲出谭局长是被谁害死的,但是他却说出了一个人,他讲出了县公丨安丨局刑侦队的冯队长,他说谭林在拘留所自杀以后是冯队长亲自查的那个案子,听说清查那天,冯队长本来是发现了很多可疑之处,可后来却仍然认定谭林是自杀的。
  这件事马龙是从他刑警队的一个哥们那里听说的,他还听到冯队长办案当天,好像是受到了上面领导的暗示,最后草草收尾。
  有了这两人的口供,虽然还不能断定谭林是被他杀,却可以断定秦勇是谭桂香死亡一案的罪魁祸首。由于秦成功正陪着张清扬,胡保山为了不让秦成功发现,以免他狗急跳墙威胁张清扬的安全。直接下命令缉拿秦勇。之前已经从市局下来了一帮人马,可为了安全起见。胡保山又联系了辽河市武警大队,让他们马上调来一队人保护张书记的安全,以免清田县党政班子做出什么事情。
  让胡保山哭笑不得的是,在一家有賣淫服务的歌厅里抓到的秦勇。当时的场面有些搞笑,光着屁股的秦勇正趴在一个大胸女人身上睡得正香,双手还捏着女人的两个眯眯。女人就是这家歌厅的老板。当丨警丨察把秦勇拉起来时,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的秦勇还大喊道:“他妈的谁敢抓我啊,我爸是秦成功,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
  胡保山微微一笑,很客气地说:“秦公子,我们是辽河市局的。”
  “妈B的,辽河市局怎么管这来了啊,”说到这里,秦勇才反应过来,“你们哪的……市局?你们……”
  “少他妈废话!”辽河市公局局刑警队的大队长上去一脚就把秦勇踢翻在地,然后上了手铐。
  偷偷把秦勇带回去以后,胡保山联系了同样来清田县办案的市纪委书记厉大勇,在这件案子中发现的情况,他觉得有利于厉书记办案,两人在通报案情之前,就要提前勾通一下。

  “秦县长啊,这几年我对你们关心不够,每次下来都是走马观花,我这次走访全市各县,就是为了充分摸你们的底,为辽河今后的长期规划打好基础。其中我发现了很多发展中的问题,让我很受振动,看来这次下来认真的走走,是对的!”宾馆走廊里,张清扬亲热地握着秦成功的手。
  张清扬说得不是客气话,这段时间深入的走访了几个贫困县,更有了切身体会,重新发现了一些经济改革中的问题。过去几年,他只重在发展辽河市区,对其它几县关心的确不够。要说关心,也只是下来随意的听听工作汇报,或者是逢年过节到一些穷县给五保户,孤寡老人送些礼品。有时候上午来,下午就回去了,对一些县的了解比较片面,都是从他们的工作汇报中知道的一些情况。
  第658章
  当然,这也怪不得张清扬,城市的发展自然有先后之分,以城市为中心轴,再向周围农村扩散,这是全世界的经济学者们共同认为的最好的城市发展理论。这也有些像当年一号伟人说先让小部分人富起来的道理一样。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在辽河改革之初,张清扬的精力主要极中在市区,他没有时间和精力认真了解现在各县的情况,只能走秀似的观摩。
  而如今,辽河的改革走向了正轨,各种项目都在平稳中发展,不用张清扬事事操心。同时市财政也有了钱,张清扬也有了空闲,他就有了精力去关心其它下辖的贫困县。他这次下来与以往不同,无论到哪里,都停留好几天。而且是深入田间地头,与乡亲们谈一谈。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而现在就不同了,他的同事们认真协助着他的工作,他只需抓大放小,有了大量的时间了解基层。

  听张清扬讲完,秦成功笑道:“张书记,您说得很对,不说是您吧,就是我这个县长,说起来惭愧,对下面的事也未必事事了解啊。在此我向您表态,一定努力发展农业经济,不给辽河市拖后腿!”
  这一席话,张清扬听起来很舒服,必竟这是现实。不用说一个县长,就是一个镇长对下面各村的实际情况又了解多少呢?他们就真的会天天和农民们打交道吗?大部分领导干部也都是纸上谈兵而已,这也是为什么张清扬在制定辽河长期发展规划之前要充分了解基层情况的原因。在国家执政的大方针下,虽然在严力打击官僚主义,但张清扬明白,就以他自身来说,有时候在做事或者思想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些官僚作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