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52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25 23:41:23
  今天帖子里更新的故事叫做《孤独的老头》,这个故事很短,今天更新上部分,明天就可以完结。
  文学里的大事件《午夜幽灵》也到了最后揭露真相的时候。
  日期:2017-03-25 23:42:13

  和大家讲讲我工作中遇到的两个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人吧。
  这两个人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一男一女,今天我先讲讲关于这个男人的故事。
  我认识的朋友挺多,三教九流的都有。
  “三教九流”这个词算不上褒义,但却是事实,尤其是2012年我们中心正式将心理咨询纳入业务范围之后(2012年之前也偶尔做心理咨询,但不是正式的服务项目,只接待在我们中心做过亲子鉴定的老客户),遇到了许许多多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
  这其中,最值得我尊敬的莫过于一个老人。

  这个老人没有结婚,也没有经历什么狗血事件,认识他是因为一个女孩子,小彭。
  日期:2017-03-25 23:42:29
  小彭大家很熟悉了,我们中心的前台,一个既美丽又端庄的姑娘,和小谢比起来性格完全相反,有点内向,中心这么多男同事可能也就和我话多一点,让我对自己“女性之友”的身份深信不疑。
  小彭在上班之余,最热衷的就是去参加各种各样的公益活动,之前经历的事件《妈妈再爱我一次》就是小彭在养老院做义工的时候遇到的,虽然一直到现在陈大姐和二妞还没有团聚,但至少陈大姐和她的妈妈还有大女儿已经团聚了,团聚的场面也感动了我们中心所有人。

  某天下午,小彭发了一条信息给我,要我下班后在停车场等她。
  居然被性格略显内向的小彭翻了牌子,我如同独居已久的妃子将要接受皇帝的临幸一般兴奋不已。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我先行离开办公室,走到停车坪一屁股坐到小破车的驾驶位就巍然不动,涛哥和我打招呼也没理他。
  和小彭有约的事情当然不能让他知道,否则第二天马上会成为新闻。
  小彭因为工作细心又住在公司宿舍,所以大门钥匙是她掌故的,每天都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离开。
  等到中心员工陆陆续续走完,终于看到小彭施施然走了过来,小彭算不上很漂亮,但温存端庄的性子真的挺招人喜欢,和小谢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小彭上了我的小破车,我突然有点紧张,工作之余我很少有机会单独和小彭在一起,加上小彭略内向的性格,这种紧张感自然而然就产生了。
  小彭看到我的样子“噗嗤”一笑道:“W医生,怎么感觉你今天挺不自在的。”

  我老脸一红,打了个哈哈道:“中午没午睡下午精神不好,不过你一来我就精神了,说吧,找我有啥事。”
  我还没有自恋到认为小彭找我会有超出友谊之外的事情,所以有此一问。
  小彭笑了笑道:“你还记得毛老吗?就是养老院的那个,他生病了,挺严重的,我想叫你一起去看看他。”
  我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个老人慈祥的面容。
  日期:2017-03-25 23:42:49

  毛老今年六十多岁,挺开朗的一个老头,有几次我闲着无聊也去养老院做义工,这老头总是拿我和小彭开玩笑。
  老头身子骨还行,瞅着挺硬朗的,怎么一下子就进医院了?
  “什么病?”
  “挺严重的肺气肿,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救治有向肺癌转化的可能。”
  我吓了一跳:“这么严重,肺气肿不是职业病居多吗,毛老在养老院呆得好好的怎么会得这病?”
  小彭瞅了我一眼,鼻翼微微耸动了一下。
  职业能力告诉我,小彭这是对我不满意了,我很是好奇,想了半天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试探道:“小彭,怎么了?不高兴?”
  小彭略有点伤心道:“就知道你去做义工也是纯粹玩玩,对这些老爷爷老奶奶一点都不用心,毛老可是个名人,上过电视的。”
  我闻言很是惊讶,名人我还真见过几个,甚至还有名人是我们中心的客户(咨抑郁症的,大家不要误会),但毛老这个老头怎么会上电视,而且我毫不知情。
  小谢看着我懵逼的样子,继续道:“毛老从上个世纪开始就资助贫困学生,坚持了半辈子,到现在还单身未婚,原本政府看他年纪大了将他免费送到养老院,结果他闲不住,又出去打了一份工赚钱,赚的钱又资助了两个贫困学生,结果因为他打工的地方粉尘太多,导致了肺气肿,毛老舍不得花钱就强忍着,直到几天前症状太明显坚持不住送到了医院,才发现已经非常严重了,陈大姐(妈妈再爱我一次的主人公,在养老院工作,将小彭视作半个女儿)给我打了电话,要我抽时间去看下,我想着你和他也挺熟,就想叫你一起去。”

  日期:2017-03-25 23:43:18
  “该去啊!”我一拍大腿道:“绝对该去,万万没想到毛老头还是这么一个值得敬佩的人,真是失敬失敬。”
  “叫什么毛老头,多难听。”
  “哈哈,那段时间天天叫毛老头叫习惯了。”我不好意思笑笑,发动了车子,带着小彭去附近超市挑了一些补品,径直开向了医院。
  一个孤寡老头,按照我的想象病床前应该是冷冷清清的,这次过去说不定有机会听听毛老说说他之前经历的故事。

  结果到了医院,见到的情景出乎我意料之外!
  日期:2017-03-25 23:43:34
  我和小彭拎着礼品走到住院部,刚刚开口打听毛老住哪个病床,问讯处的医生瞅了我一眼道:“看毛老的?坐那排队吧。”
  看病人还需要排队,这什么情况?我闻言吃了一惊,顺着医生示意的方向看去,好家伙,走廊休息区密密麻麻坐了几排人,每个人身边都放着一些礼品,看样子不是来看病而是来探视人的。
  难道这都是来探视毛老的?我问了下医生,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有十几岁学生模样的,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还有三四十岁的中年,男男女女足有数十个!
  闲着也是闲着,我和这些人攀谈起来,从他们的讲述中,我知道了毛老如何将平凡人生过得无比伟大。
  毛老最开始资助学生是在1988年,当时的毛老还只是一名走街串巷的手艺人,靠给小孩子画糖画赚点小钱为生。

  糖画很多朋友小时候应该都吃过,就是用熬好的粘稠糖汁在冰凉的石头上画出各种各样的画,等冷却后糖画就成型了,成本很低,当然也卖不了多少钱,但这甜甜又好看的小玩意却陪伴我们走完了童年。
  毛老是农村的,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只有这手父亲留下来的手艺维持着自己的生计,还好他有几个哥哥姐姐,父母无需他赡养,没有太大的生活压力。
  日期:2017-03-25 23:43:54
  在一个偶尔的机会,毛老遇到了一个小孩,可怜兮兮地盯着他的糖画,留着鼻涕咬着脏兮兮的指头看着他就是不说话,毛老可怜这孩子,给他画了一只小糖猪,结果这孩子吃完就不走了,不管毛老走到哪里他都跟着。

  当时的毛老怀疑这是谁家的孩子走失了,便报了警,最后确定是一个孤儿,警方将他送到了孤儿院。
  (有很多小孩子其实并不是孤儿,而是被父母遗弃的,但是因为没有任何线索找不到父母,最后只能被当成孤儿送到孤儿院。)
  毛老自从经历了这个事情,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可怜的群体,比起自己风里来雨里去在城市混生活还要可怜得多,因为他们连父母之爱都从来没有享受过。
  自那之后毛老就经常去看那个孩子,去的次数一多,他的内心就融化了,孤儿院的孩子太可爱也太可怜了,他只是当着他们的面画了一些糖画,就被他们视作了最好的朋友、最亲近的人,让他内心中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责任。
  他觉得自己是这些孩子的朋友,一定要为这些孩子做点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