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85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县长担心地说:“老姚啊,你说张清扬这小子会不会对这事上心?”
  姚书记笑道:“按照你说的他今天的反应,我看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再说了,放在心上能怎么样?姚林和姚桂香全死了,已经烧成了灰,他们能查出什么来?秦勇他们几个也挨了处分,档案上写得明明白白,他们要查就让他们查,我们一定要配合!”
  秦县长点点头,笑道:“老姚啊,怪不得你是书记,我是县长,在这大事面前,我不如你坐得稳啊!”
  “哈哈,老秦,你把心放在肚子里,无论将来怎么样,我们闭上嘴不承认,反正死无对证,看他们能如何!”

  “对,死无对证!天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明天还要陪那小子检查工作呢!”
  “不送了。”姚书记挥挥手。
  秦县长回到家里,发现儿子还没有回来,就骂老婆:“养个儿子也不好好管,快让他回来,我有些话要和他交待一下。老子没准什么时候死在他的手里!”
  老婆见他面色不善,连忙给儿子打电话,却没想到儿子的电话已经关了。
  “妈的,怎么养了这么一个八王儿子!”
  “你怎么骂自己是王八,我又没偷汉!”老婆不乐意了。
  “去他妈的,别烦我!”秦县长气哄哄的回了书房想事情。

  此时的秦勇,正在县里的歌厅里搂着一个女人鬼混。女人嘻笑道:“兄弟,怎么样?”
  “好极了,再让弟弟偿偿你的鲍鱼,哈哈……”
  秦勇舒服地哼出声音,两人推开一扇木质门女人说:“你总来我这里,不怕被抓啊?”
  “我爸是秦成功,我怕谁!”秦勇说着,就扑上去。
  清田县的平安镇以生产优质水稻闻名于世,都说平安镇的大米是双林省最香的大米。第二天,张清扬就来到了平安镇临海村。

  ?“秦县长,我让市局查一查谭家的案子,你们不会有想法吧?”一边望着绿油油的稻田,张清扬一边问道。
  “怎么会呢,这件案子影响这么坏,当初也是我们没有做好工作,这次有胡书记亲自坐阵,也能让我们县里清白啊!”
  “对喽,这么想就对了,我也是这么想的,等查完以后,一定好好做做王大姐的工作,让她不要乱说话了。”
  “是是,还是张书记理解基层工作的苦。”秦成功陪着笑,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张清扬捏了几穗水稻,这才直起腰来说,“这次下来走访了几个县,让我感触很深啊,老实说清田县的落后情况出乎我的意料。当然这不是你们县领导的责任,是市里研究得太少,调查不够深入,在一些大的经济计划上,光顾着市区的发展,忽略了一些县、市。辽河的下一步发展,总的规划上就是要均衡一下,让政策向你们这样的穷县倾斜,扶持你们有特色的地方经济。我大至地分析了一下,你们完全可以搞农家乐旅游,以后也可以把海边的山地收拾一下,搞成海岸风景,当然这要一步步发展……”

  第657章
  听着张清扬涛涛不绝地谈工作,秦成功暂时忘记了谭家的麻烦。
  张清扬没有把案件放在心上,接下来的几天,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在秦县长的带领下,又走访了好几个乡镇。
  案件的调查比想象中还要容易,只用了两天的时间,胡保山利用他多年的刑侦经验就查出了问题。他首先找到了谭桂香跳楼当天,办公室里在场的三位丨警丨察中的一位。
  小伙子名叫李宾,自从那件事以后就被警方开除。胡保山原以为他被警方开除以后,生活一定过得很苦,可是却没想到他在县中心买了栋房子不说,还做起了生意,混得比在警队中可强多了。望着眼前看到的李宾油嘴滑舌,见他好像并没有沉浸于被警队开除的那件事情当中,胡保山心里就有了数。
  胡保山只是象征性地问了一些问题,李宾明显早有准备,回答得和卷宗上的一模一样,就连措辞都一样。胡保山更相信这其中有问题了,他感谢了李宾的合作,随后带着人回到了宾馆。然后按排人去查李宾的银行账户,看看最近有没有大笔资金的注入。一查之下有了惊人的发现,两个月以前,他的账户里莫明其妙多了二十五万元钱。
  胡保山表面上没有声张,又去找另外一位被开除的警员马龙了解情况。马龙所反应的情况与李宾如出一辙,随后,胡保山又去查马龙的账户,发现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段,他和李宾一样,帐户里都多了二十五万元钱。
  胡保山确定了心中的判断,随后又去查了另一位警员秦勇的账号,却发现他的账户里并没有汇入巨款。并且意外地发现,原来秦勇就是县长秦成功的儿子。胡保山基本上已经猜出了案子的情况,现在唯一缺少的就是目击证人。他找到了很多公丨安丨局的当天在场的干警,以及周围的群众,当问到那天都看到了什么时,几乎所有人都不敢乱说话,全部摇头说什么也没看见。
  胡保山只能暂时把李宾还有马龙收押,在得不到证人做证之前,他在李宾和马龙面前演了一场戏。他先提审了李宾,第一句就说:“李宾,你知道我为什么关你吗?”

  李宾摇头表示不知。胡保山微微一笑,坐下说:“你也当过丨警丨察,应该知道,如果没有任何的证据我不敢随便抓人。还是你自己说说吧,是如何害死谭桂香的,嗯?”
  李宾的脸马上就变了,不过他强装振定道:“我知道,谭桂香的死和我有关系,我也很后悔没有救她,可那天她的动作太快了,直接从楼下跳了下去,我也无能为力!”
  “真的是你说的那样?”胡保山玩味地笑了。
  “是!”李宾坚定地说。
  胡保山没说话,向旁边一伸手接下了记录本,扔在李宾的面前说:“好小子,我让你嘴硬,你好好看看,这是马龙的口供!你小子想一个人顶罪吗?我告诉你,你如果不说实话,我就告你涉嫌杀人!”
  李宾没想到胡保山什么都知道了,低头又看到文件夹上有马龙的签名以及红手印,他的心理防线立刻崩溃了,跪在地上呼道:“胡书记,我说,我说,事不是我干的,你别听马龙瞎说,不是我……是秦勇……”
  听着李宾的口供,胡保山气得火冒三丈,他万万没想到一向太平的辽河竟然能出现这种惨绝人寰的案件!原来当天谭林的女儿谭桂香去公丨安丨局理论,是秦勇几人在办公室里接待的她。谭桂香的确是在公丨安丨局大闹了一场,可是丧心病狂的秦勇觉得谭桂香长得漂亮,竟然起了色心。他从小养尊处优惯了,一时间头脑发热,在公丨安丨局的办公室里,通过李宾和马龙的帮助,把谭桂香奸污了。

  尽管那天门外的很多人员都听到了谭桂香的呼喊求救,但是为了自保不惹火烧身,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秦勇那小子也挺聪明,为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把他们二人也拉扯进来,竟然让他们两个輪谭桂香。
  日期:2016-11-21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