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85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告状的女人还有些身份,是县土地局的副局长,她姓王。她的丈夫叫谭林,是县地税局的局长。半年前辽河纪委派出的巡视组在清林县的地税局中发现了问题,随后发现地税局有大笔的税款不翼而飞,与局长谭林有着很大的关系。随后为了体现地方纪委办案的独立性,再说这件案子在辽河市纪委眼中根本不难处理,就把这个案子移交给了清田县纪委。谭林很快被清田县纪委雙规,可是在清田县雙规三天以后竟然上吊自杀。

  后来经清田县公丨安丨局调查取证以后,证明谭林的确是自杀,并非他杀。谭林一死,案子的线索也就断了,那大笔的资金全是经他手消失的,所以清田县纪委认定是他挥霍了那大笔的资金,最后畏罪自杀。此案基本就这么定了,可谭家人不干了,谭林的老婆也就是土地局的王副局长声称老谭是被陷害的,是县委书记和县长联手向谭林要钱,最后事发就害了他。这半年来她多处上訪,去过省里,去过京城,可每次都被清田县的信訪办接回来,后来干脆借助公丨安丨局的力量以扰乱社会治安把她软禁起来。

  第656章
  谭林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外地工作,女儿在外地上大学。今年暑假女儿谭桂香放假回家后才知道爸爸死了,妈妈又被软禁起来,就心有不甘。谭桂香是学法律的大学生,有文化有知识,她一回来就跑去公丨安丨局理论,想讨个说法,?不料没想到踏进公丨安丨局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家。这一走成了她最后一次的呐喊。据官方调查结果上显示,那天谭桂香大闹公丨安丨局,扰得公丨安丨局不能正常上班,再得不到结果的情况下,气急之下竟然从窗户跳了下去,结果头碰地,当场死亡。

  本地人都把这件事称为谭家惨案,爸爸死了,妈妈被关,女儿又跳楼自杀,曾经在清田县也算是很风光的家庭一下子就家破人亡了。女儿谭桂香跳楼自杀以后,王大姐整个人都像是精神失常了。公丨安丨局不敢在关她,就把她放回了家里,但仍然安排人限制她的自然,不让他离开清田县。还把他的儿子谭桂忠叫回来照顾妈妈。
  女儿谭桂香死后,王大姐的确再也不去告状了,只是整天像个疯婆子似地满大街瞎逛,见人就说自己被姚书记和秦县长害得家破人亡。见她不去外地告状了,县里对她也就放松了警惕,只是在听说张清扬要下来调研后,县信訪办的包胖子又把她关了起来。却没想到王大姐听说有大官要来,就跑了出来,这才上演了下午的一幕。
  说到这里,胡保山见张清扬眉头紧锁,一句话不说地闷头吸烟,他也就闭口不说了,叹口气道:“谭家还真是惨啊!”
  张清扬仍然不出声,默默地想了很久,然后终于把烟掐灭,问道:“保山,你怎么看这个案子?”
  胡保山不明白张清扬的看法,实话实说道:“虽然公丨安丨局的卷宗上看不出问题,但我感觉此事有些蹊跷。”
  “为什么?”
  “我刚才忘记说了一个细节。在谭桂香跳楼那天,公丨安丨局内的干警,以及公丨安丨局周边所有的群众都看到了,她是光着身子,好像身上隐隐约约带着伤……”
  “什么!”张清扬吃惊得从床上站了起来,
  胡保山接着说:“可是公丨安丨局的卷宗上只是一笔带过,并没有详细说此事,只是解释称当天谭桂香大闹公丨安丨局治安科,想让他们放了她的母亲,在得不到结果的情况下,就在办公室里撒泼,一边脱衣服一边大骂办案的丨警丨察,还骂他们強奸她,最后又说如果不放她的母亲,她就从楼上跳下来。公丨安丨干警没想到她的动作很快,说到做到,直接跑到了窗口,到干警反应过来想去救她时,一切已经晚了。”

  张清扬愤怒地说:“这些丨警丨察有责任!”
  “您说得没错!”胡保山的表情有些古怪,“事后,县委县政府知道了这件事,不但批评了信仿办和公丨安丨局,当事的三位公丨安丨干警还受到了处分,并且开除出警队。”说到这里,胡保山有意停了一下,然后才说:“从档案上来看,可以说这件案子办得天衣无缝!”
  “办得天衣无缝?”张清扬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听出了胡保山的悬外之音。
  “再查一查吧,怎么说也要还县委县政府一个公正,也要让王大姐死心,在证据面前她就没什么好闹的了,是不是?”张清扬望向胡保山。
  “查个水落石出?恐怕地方上会有抵触情绪!”胡保山有些担忧。
  这阵子辽河天太无事,张清扬没想到清田县会有这么大的问题,一时间尽然有些兴奋。原以为他主政以后,通过一系列改革,以及对干部的教育,下面会有很大变化。却没想到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在他的治下还会出现这样匪夷所思的案件,这让张清扬又重新看到了一些政治中的问题。他终于明白自己所能管得也只是辽河的市区而已,谁又能知道下辖各县市的干部会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两年来他对于自己太过自信,还以为在自己的威严下,底下的干部会言听计从。现在终于明白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很幼稚!

  张清扬握紧拳头说道:“不怕,一定查个水落石出,难道清田县是独立的王国不成,没什么不可以查的!他们地方上如果不配合,你从市局调专案组过来。还有,同时联系纪委厉书记,让他亲自带人下来仔细清查谭林贪污税款的案件,我就不信那么大笔的钱,他再怎么挥霍,也不会全花掉。这件案子根本就没有结案的理由!”
  ?“查贪污税款案?”胡保山微微一笑,“这倒是一个突破口!”
  “还有一个突破口!”张清扬也是微微一笑。
  “您是说当事人的那三位公丨安丨干警吧?”胡保山是老公丨安丨了,自然明白张清扬指的什么。
  “嗯,”张清扬满意地点头。
  胡保山很有信心地说:“提到这个,还有个情况我没告诉您,今天陪我查阅卷宗的警员说露了嘴,我隐约中听到一件事。”
  “什么事?”
  “当天那三位警员当中,有一位好像有些身份背景,只是那个警员反应太快,没说清楚就转移了话题。我觉得有些蹊跷。”
  张清扬更加的吃惊了,可是吃惊过后,他又笑道:“这一点也不奇怪。保山,我感觉这个案子一点也不难查,你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查完,以免夜长梦多,我一会儿就联系厉书记,让他明天也过来,你们两个相互配合,这么个小小的案子,没问题吧?”
  胡保山拍着胸脯说:“没问题!我就是闭上一只眼,用不了三天时间,肯定能查清楚!”
  张清扬明白,其实胡保山心里早就有谱了,要不然才不会这么有信心。这件案子不用说专业人氏,就是人民群众听了都有问题。送走胡保山,张清扬便联系了纪委书记厉大勇,听张清扬介绍完情况。厉大勇发了火,骂道:“当初我还问过这件案子,他们说全部调查清楚了,我也就没太在意,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张书记,我要检讨,是我监察不力啊!”
  “厉书记,下面办得案子,当然不能怪你,你明天带人过来,好好查查就行了。我想应该不难。”

  “正好,这阵子闲得手痒,看谁敢往我枪口手撞!”
  张清扬笑着挂掉电话,这件案子根本就不用他操心。
  在姚书记的家里,就没那么轻松了。姚书记与秦县长一同住在县委院,两人一人一套小二楼,在县委院里很突出。两人面对面地坐在一起,不停地吸着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