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4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是坐着海公主特有的八骏凤銮而去的,所过之处,不断有路人拜服,也有欢呼。
  一时之间,这气氛让人陶醉。

  而临行前,虫虫并没有跟我多说什么,只是跟我整理行装,然后与我紧紧相拥。
  一直到船驶离了港口,走了很远,我都还能够瞧见她矗立在码头的身影。
  她如同送别丈夫出海的妻子,脉脉含情地望着远方。
  这形象让我许久都不能够释怀,一直到离开了蓬莱岛,返回了无相海中时,我都有些走不出来。
  瞧见我一副儿女情长的模样,屈胖三忍不住骂道:“行了行了,瞧你那德性,跟死了爹娘一样,至于么?”
  我一脸郁闷地看着这个煞风景的家伙,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屈胖三一副老司机的样子,说大人我以前可没有少玩过妞儿,也没有像你这样抓心挠肝的。
  我们出了无相海,没多时,前方有船靠近,护送我们的船长很是紧张,在甲板上不断呼喊,让众人做好接战的准备,结果两船一交汇,这才发现并非敌人,而是一直徘徊于外海的骑鲸者欧阳发朝。
  不过他换了一艘船,让我没有能够一下子就认出他来。
  我跟船上的负责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跳了甲板,去与骑鲸者见面,他告诉我,说蓬莱岛的事情,洛飞雨已经出来跟他说过了,不过他这次来,则是专门在等我。
  我说怎么了?

  骑鲸者指着不远处的船,说你让他们回去,我来送你。
  他这话儿很是突兀,不过出于信任,我却没有多说什么,点头说好,然后回到了那边船上,跟负责人说起这事儿来。
  负责人有点儿惶恐,说驸马爷,骑鲸者我们都认识,而且也都是老朋友,按道理说对他都是挺信任的,但一来海公主有交代,二来他离开蓬莱岛多时,人心总是会变的,你还是得小心一些……
  我能够理解他的担心,不过却还是认真跟他解释,说骑鲸者跟我有很深的渊源,交情也不错,他是不会害我的,你们的工作结束了,回去吧。

  负责人再三劝阻,最终还是拧不过我的意愿,让我们离船。
  但他还是警告了一下骑鲸者,说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整个蓬莱岛都不会放过他的。
  听到这话儿,骑鲸者不由得笑了,说老熊,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换了船,骑鲸者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陆言,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之所以在这里等你,是因为黑狗哥有过交代,让我带你去办一件事儿。
  我愣了一下,说我哥?他怎么了?
  骑鲸者说你且不管他,我带你去的地方,是你父母的落脚地,不过现在的问题有一点儿麻烦,那就是除了我们,还有人知道了他们的下落……
  骑鲸者的话语让我大吃一惊,当下的反应并非是追问我父母的情形,若是问起了我哥的情况。
  我哥若没事,我父母自然安全,但如果他除了状况,问题可就严重了。
  听到我坚持询问,骑鲸者知道我不会善罢甘休,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是刚刚得到了消息,然后过来这儿等你的,至于你哥到底怎么样了,我真的没办法跟你说,总之当日三十三国王团从蓬莱岛溃败之后,有人将官司打到了上面去,他肯定是被连累到了的。”
  我说是他让你过来找我,叫我来安排我父母的?

  骑鲸者点头,说对,他也是没办法了——他告诉我,之前曾经借故赶走了一些人,而那些人,才是他真正的心腹,有部分人奉命保护你的父母,而在不久之前他联系到了我,交代了我这事儿,随后就失联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父母现在在哪里?”
  骑鲸者说之前的时候,他们曾经居住在夏威夷的考爱岛,不过前些日子,黑狗哥派人将他们秘密接到了北海道,现在在烧尻岛,据说路上的时候被人伏击过,损失了好几个兄弟,现在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说你们没有联系方式么?
  骑鲸者摇头,说现代的通讯方式,很容易被人跟踪的,我只知道一些暗号和印记,只有到了那儿,才能够知晓更多的消息。
  听完了骑鲸者的话,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向了屈胖三。
  屈胖三知道我在征求他的意见,不由得笑了,说陆左的那事儿,也不急着一时,还是把你老爸老妈安顿好了,再想着别的事情吧——对了,欧阳,你这船上有卫星电话吧?
  骑鲸者说有,我出海之前,特地弄了一条好船,就是不准回去的。
  屈胖三点头,说好,一会儿跟茅山那边联系一下,汇报一下我们现在的情况,你呢,直接开船过去——有问题么?
  骑鲸者说没问题,这一片海域我熟悉得很,至于去日本,我也有办法处理。
  屈胖三说那好,事不宜迟,那出发吧。
  随后我们通过卫星电话,跟茅山那边的联络人取得了联系,没多久,杂毛小道亲自出山来,跟我们进行了通话,屈胖三在电话里,将我在蓬莱岛的所作所为大肆吹嘘了一番,然后告诉他,说以后蓬莱岛就是咱们的第二根据地了,妥妥的。
  紧接着他又将我们此刻面临的状况跟杂毛小道说起。
  听完了屈胖三的介绍,杂毛小道先是对我一阵夸赞,随后告诉我,说让我们不用急,先处理我父母的事情,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打电话给他,茅山宗在日本这儿,也有人员常驻的。
  我说好。
  跟杂毛小道达成了谅解之后,我们便一路向北,朝着日本北海道进发。
  骑鲸者是识途老马,在海上闯荡的岁月多过我的岁数,对于这一点,我很是放心,也知道急也没有用,于是便找了地方休息,养精蓄锐,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挑战。
  我困倦不已,屈胖三也是如此,毕竟昨夜他一直都没有睡,划出了那么多的阵图,也是极为辛苦的。

  两人在船舱里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骑鲸者敲了敲门,说你们躲起来,海上自卫队的人过来检查了。
  啊?
  我迷迷糊糊地醒转过来,说怎么躲?
  骑鲸者指着外面黑漆漆的海,说下水去啊,不然怎么藏?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很是自然地往外面一蹿,紧接着跳进了海里去,显得十分熟练,而我则有点儿懵,不过却也不得不照着去做,这才知道骑鲸者也并不是什么都能够搞定,多少还是有一些麻烦事儿。

  如此折腾一番,应付过了检查之后,我们重新回到了船舱里来,接着又睡。
  海上漂泊,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傍晚时分,骑鲸者又叫醒了我们。
  日期:2017-03-26 07: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